乡愁大理︱最是大理风的温柔
本文来源: 新华网云南频道 2017-03-09 09:27:33 编辑: 赵艳娟
去年金秋时节,我们冲着苍山洱海间的诗情画意,从昆明乘上晚间的火车去大理。

乡愁大理︱最是大理风的温柔

去年金秋时节,我们冲着苍山洱海间的诗情画意,从昆明乘上晚间的火车去大理。待一觉醒来时,就已是大理的早晨。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土生土长的白族姑娘,她微笑着说:“我的名字就不用记了,就叫我金花吧。白族的姑娘都叫金花。”

站在阳光和煦的月台上,没想迎接我的就是一阵热情的风。举目站台前的广场,明明洒满了暖暖的霞光,可吹到身上的风还是那么率真直爽,令人受宠若惊不知所措。

领我们走向汽车的当儿,金花介绍说,这就是大理的魅力之一:下关风。

查手机地图发现,火车站距离城郊的下关镇不远,难怪有这样热情的风来拥抱我们了。对于下关风的风采,早就如雷贯耳。查阅过《大理县志》,上面记载,“由于平阳地面恒热气涨上升,而十八溪涧冷空气时来扑之,又有西南方四十里箐之多数冷空气至下关,为东山所阻,亦时时输入此平阳地面,亦复四周皆山,诸空气旋转其中,一时不能腾空而散,互相博击,其狂如虎,拔木倾舟,有自来也。”现在身临其境,方知其言真也。

金花脚步轻盈地走在前面,带我们来到高原湖泊洱海。站在洱海公园的风花雪月亭举目眺望,只见雄峻的苍山如有力的胳膊,将洱海环抱在怀里。碧蓝的湖面一望无涯空阔无边,恰似一匹柔曼的绸缎铺展在苍山脚下。此时山巅之风还是很大,但比起火车站台上的风,却又逊色多了,吹在身上也体贴了许多。

载我们游湖的游轮叫“茶花号”。我知道茶花大理的茶花很美很有名,是大理的市花。金花善解人意道:“只是你们来得不是时候,见不着大理的茶花。”

一起来的同伴逗小姑娘说:“见着了啊,你不就是一朵茶花吗?”

金花可谓见过世面的,回敬道:“看上我没有啊,看上了就留下来呗。”

这下翻到把同伴噎住了。

同伴的话提醒了我,我不由注意起这朵白族的金花来,圆圆的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身着白族服装,活泼水灵,亭亭玉立,恰如一支含苞待放的山茶花,是挺招人喜爱的。特别是一对飘着流苏的穗子,在腮边轻轻晃动,更增添了一种姑娘无穷的风韵。我向她讨教衣着的讲究,特别是耳边的穗子的蕴含。她只简洁地告诉我:“耳边的穗子就代表下关风啊。长穗子表示未婚,短穗子代表已婚。”用飘动的穗子代表风?这是何等的诗情画意!

游船缓缓驶入洱海的万重碧波之中,湖光山色在眼前徐徐展开。徐徐的湖风吹拂着平阔的湖面,也吹拂着我们的脸颊,让我感受了苍山洱海的温柔多情。从湖面仰视矗立在云贵高原上苍山,显得更加高峻雄浑,气势逼人。苍山脚下是大片的田野和白族村寨,一些农人在庄稼地里辛勤劳作,三两牛羊在湖边的草滩上悠闲放牧,充满浓郁的田园牧歌气息。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不少柳叶似的打渔船在撒网捕捞,写意着一支优美的高原《渔光曲》。

在桃花渡登岸,来到著名景点蝴蝶泉。没有见到成群飞舞色彩缤纷的蝴蝶,却看见了乐山老乡郭沫若手书的“蝴蝶泉”三个字,清晰倒映在一砖砌小池平静清澈的水面上;见到了树林里一长溜白族妇女,在精心加工、销售蜡染,也兜售着当地的药材、工艺品和风味食品,望去色彩艳丽花团锦簇,如欢聚在一起的蝴蝶。白族女子的美丽聪慧我是早有耳闻的,她们招待客人的“三道茶”充满人生哲理,她们敢于用对歌的方式把心中的爱恋表达出来。我留意她们耳边的穗子,果然有长有短,不禁为白族人美丽而淳朴的民风所感动。

折返的路上,金花带我们走进一个白族村子。宁静地坐落在洱海之滨,有一些道路通向湖边的码头,是一座典型的傍湖而居的水村。以粉墙青瓦为基调的村子布局严谨,道路两旁的民居、商店、酒楼、作坊错落有致,一派古朴的乡村风貌。柔柔的湖风在村子里穿行,轻轻摇曳着垂柳和花朵,使古村落静中有动。据朋友介绍,典型的白族民居一般为“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即每户院内均有一正房、两厢房,正房对面是一面照壁,每当下午至傍晚阳光照耀在这一墙壁上再反光到院内,把整个院落都照得明亮。为避偶尔的偏西大风,正房多坐西朝东。同时四面都是房子,四个角交接处分别有四个小大井,加上院中央的大天井,共五个天井。装饰是白族民居建筑的又一特点,十分注重门楼,飞檐翘角,斗拱彩画,颇具特色,门窗、照壁多用剑川木雕,以及大理石、彩绘和水墨画装饰,工艺精致,清新典雅,在西南民居建筑中堪称一流。穿行在村子中,仔细品味这里的建筑样式和风格,我深深感叹到:连村子的建筑朝向设计也与大理的风有关,白族是一个聪明智慧、珍重科学的民族。

走出古风扑面的白族村子,汽车沿洱海继续前行。车窗外忽然闪过一处颇具规模的建筑群落,金花介绍说:那就是有名的大理三月街。据史书记载:远在唐代南诏时期,佛教已传入南诏国。白族先民对佛教传说中的观音菩萨十分崇拜。相传观音娘娘曾经制服了盘踞大理的恶魔罗刹。为报答观音菩萨的功德,“年年三月十五日,众皆聚焦,以蔬食祭之,名曰祭观音处。后人于此交易,传为祭观音街。”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中的记录可以佐证,“十五日,是为街子之始,盖榆城(即大理)有观音街子之聚,设于城西演武场中……十三省物无不至,滇中诸蛮物亦无不至。”据说大理马“尤善驰骤”,不仅远销到中原地区,还远销到缅甸、波斯等古国,马匹的交易影响广泛,偏远的苍山洱海不仅自己吹拂着下关风,也迎接着中原和东南亚的八面来风。我家乡的老祖宗、宋朝峨眉县进士杨佐著有《云南买马记》一文,记述了他担负使命到云南买马的曲折经历,我想所买之马一定就是大理马了。可惜我们没有踏准时间,无缘目睹三月街八方汇聚、人头攒动的盛况,也无缘领略骏马奔腾卷起的阵阵狂飙之风。

而最具画面感的,还是崇圣寺三塔。三座白塔西对应乐峰,东临洱海,南邻桃溪,北伴梅溪,如白族少女一般亭亭玉立,楚楚动人。虽然在昆明云南民族村已经见过它的倩影,但此时面对置身于苍山洱海之中的秀美塔影,还是被深深震撼。崇圣寺三塔由一大二小三阁组成。大塔又名千寻塔,凡十六级,为典型的密檐式空心四方形砖塔。南北小塔均为十级,为八角形密檐式空心砖塔。三座宝塔鼎足而立,相互辉映,与湖光山色浑然一体,成为大理风光的精美封面。我想考考金花:“为什么三座塔上没有风铃啊?”

她摇晃着腮边的穗子想了想,说:“也许怕惊扰这方山水的宁静吧。”

我不禁为她的聪慧机敏而欢呼叫好。

太阳偏西十分,我们终于来到了大理古城。古城东临碧蓝洱海,西倚黛色苍山,真有“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风貌,恍如人间仙境 。站在大理城外举头仰望,又见郭老手书的“大理”二字,镶嵌在古城门上;其上门楼高筑,飞檐展翼,气宇轩昂,气象庄严。我们穿过拱顶的古城南门,走在直通南北的复兴路上。整个古城成棋盘式布局,结构严谨,街巷纵横。繁华的街市上,店铺比肩而设,出售着大理石、扎染等民族工艺品及珠宝玉石。街巷间一些老宅,也仍可寻昔日风貌,庭院里花木扶疏,鸟鸣声声,户外溪渠流水淙淙。我曾见相关资料介绍古城风貌,用了“三家一眼井,一户几盆花”来概括,确实名不虚传。也许是高高城墙守护的原因吧,走在大理古城,却少有城外风的惊扰,一派宁静安详的气息。

古城内有条“洋人街”,却劲吹着令人心醉神迷的“酒旗风”。这里一家接一家的中西餐馆、咖啡馆、茶馆及工艺品商店,吸引着来自五大洲的“老外”。抬头望去,熙熙攘攘的护国路上,店招琳琅,酒旗相望,霓虹闪烁,色彩斑斓,一片繁华。朋友带我们走进其中的一家酒店,店面不算宽大,却装饰得古色古香,清雅宜人。入座不久,店员便将大理乃至云南特色食品一一端上,什么烤饵块、漾濞米粉、烤乳扇,什么砂锅鱼、炒螺肉和木瓜鸡等等,望去琳琅满目,令我食欲大振。酒是当地历史悠久的鹤庆乾酒,据说乾隆下江南时品尝了大理的西龙潭酒后,龙颜大悦,封为贡品。至今还有民谚曰:“丽江粑粑鹤庆酒,剑川木匠到处有。”每年三月春风送暖的时节,还要举办别具风情的“桃花酒会”。

我们兴致高涨地推杯换盏,开怀畅饮,大快朵颐。酒至半酣时,金花站起来敬酒,她将我们面前的杯子一一斟满后,开口唱到:“亲亲热热来这里,亲亲热热做朋友,亲亲热热唱起来,亲亲热热来喝酒……”一轮酒喝下后,金花换了情歌:“伸手摘下芦苇尖啊波,摘得芦苇花这朵。想着阿哥哥啊咿哟,早上随我不少想啊咿哟,晚上随我想得多……”金花的歌声如大理三月的杨柳风,散发着山野露珠的芬芳。早就风闻白族能歌善舞,唐朝时南诏歌舞即已流行到中原并列为宫廷乐。白族人站在山野间唱,站在湖风中唱,也在举起酒杯时唱。自古以来“酒旗风”就已吹拂在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使这片多情的土地洋溢着浓浓的酒香。

告别大理时,金花站在下关的风中,向我们久久挥手。以致离开大理许久许久了,一想起苍山洱海,眼前就出现金花的笑容,金花的歌声,似乎金花的美丽和大理的美丽是不可分的,就像大理的风花雪月是不可分的一样。尤其是她腮边轻轻摇动的穗子,不断在梦里荡起缕缕温柔的风......(朱仲祥)

相关专题:

乡愁大理︱最是大理风的温柔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