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大理︱且听风吟
本文来源: 新华网云南频道 2017-03-03 15:50:17 编辑: 赵艳娟
有一座城市,从来不乏“风景”。

乡愁大理︱且听风吟

有一座城市,从来不乏“风景”。

较于点苍飞白的浓淡相宜,洱海初夜的清峻空灵,“风”太单薄,太抽象。

风是这座城市的呼吸和脉搏。这是一座不会让人失却新鲜感的城市,居住在这里,推开木门看见古城滴着雨水的青砖瓦;打开玻璃窗是新城在风中颤颤的广告牌。两点之间的传统与现代,分不清谁是谁的起点,谁又是谁的终点,有的只是一种在调和中凸显的韵致。

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来说,清晨是浅尝辄止的短暂闲适,只有傍晚才是一天中最惬意的。走在洱海边,天空漾着水色的光泽,通透的,伸手可及的,是摔破的玻璃,被风吹散的流云是细细的裂痕,橙色的晚霞细细地勾填着裂痕,多余的霞光从缝隙间渗透下来,落在海面上,荡开层层光渍。而就在瞬息之间,一阵风涉水而过,海面原本是一张平展的宣纸,不慎掉在水里,被水浸泡得软软的,拿出来后总有一些熨不平的褶皱。夕阳下,远处的群山只剩下淡红色的、模糊的痕迹,风一吹就散了,淡淡的夜色随之倾倒下来。这些风景看得久了,竟然有些单调了。忽然,半空中多了一团奇异的色彩。是一支硕大的风筝,被风拽着的风筝线牵着小孩稚嫩的手,紧随其后的父母细心捡拾着孩子掉落的笑声。傍晚时分,总有一些人选择用歌声与这座城市对话。海边的空地上,歌手略显凌乱的的长发在风中是撕碎的棉絮。他的手指在吉他琴弦上游走,弹出低沉暗哑的曲调,口中唱的却是欢快的、有着浓重乡土气息的歌。歌手溺于这种“混搭”音乐中,以一种“行吟诗人”的姿态沉醉着。歌手与来往的行人都是彼此的观众。又一阵风吹过,一位老太太的头发被吹乱了,她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拿出发夹,小心翼翼地夹压在头发上;负手径直向前的老先生放慢了步子,不时回头“抱怨”着老伴。已经夕阳西下了,两位老人沿着这条路不知不觉就在一起走了这么远。且听风吟,那是一座城市与风的相濡以沫。

对于离家在外的人来说,风也蜕变成了乡思的一部分。偶然在报刊亭看到一本知名杂志的封面写着“小城之春——中国十座宜居小城”,心中竟是一种对自己直觉前所未有的自信,虽然没有看到内容,但我知道所列的“宜居小城”中一定有这座城市,这座我生长的城市。很小的时候,家中的老人宠溺地指着我们说:“娃娃都是风一吹就大了。”总以为是妈妈不希望我长大,出门的时候她总会用毛茸茸的风兜把我裹得严严实实。再大一些,喜欢把风偷偷藏在白色的棉布裙下面,鼓鼓的让自己变成一朵小小的百合花。

原来,童年记忆的碎片,与风如此亲昵。(杨亦頔)

相关专题:

乡愁大理︱且听风吟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