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大理︱千秋无墨画苍山
本文来源: 新华网云南频道 2017-03-15 16:10:55 编辑: 赵艳娟
苍山的雪是终年不化的,即使是在炎炎的盛夏,山腰苍翠欲滴,而峰巅仍萦云载雪。

乡愁大理︱千秋无墨画苍山

大理,又称六诏,曾有五城、八府、四郡及乌、白蛮37部之属。素有“上关风、下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四景之美誉,这四时之景恰恰勾勒了一个“风花雪月”的浪漫之城。

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大理人,在我的记忆里有那片土地上青涩的初恋,那是上关的风,自是一番风华流韵,那是洱海的月,只在彩云追月的夜,半遮半羞的映在水中,纯然素面、皎然无尘;然而让我挥之不去的更是苍山的雪和雪山下神奇的桃花源。

苍山的雪是终年不化的,即使是在炎炎的盛夏,山腰苍翠欲滴,而峰巅仍萦云载雪。一如坚贞的爱情,无论风华绝代还是沧桑迟暮,始终如一的守望那一份高贵和圣洁。

冬日的苍山无墨画千秋,雪舞更风情,银装素裹的山峦在湛蓝的晴空下,犹如端庄的青娥素女,耐受着清冷的寂寞,传诵着不老的神话。

冬日的苍山峰回十九叠玉翠,溪唱十八渐凝咽。皑皑的雪淹没了山间的小径,深浅不一的脚印指引回家的路。到家的那一刻是最轻松的,一脸的疲惫犹如身上掸落的雪花瞬间化成脚下的水,倏忽不见了踪影。因为这里有我久违的乡音,还有喊着我乳名的儿时玩伴;因为这里有淹没在时光里先人的足迹和生生不息的血脉;因为这里有我梦牵魂绕的家人和唇齿间乡愁的味道。条石码就的街,清冷地立着青瓦白墙的老屋;夕阳晚照里,淡淡的炊烟写就直达天堂的语言,冷冷的月光映衬着暖暖的灯火,近在手边又遥不可及的远山哏咽着我无言的诗情。

家中的老母亲已年届古稀,住不惯城里匆忙的时光。鸟恋旧林,鱼思故渊,老宅便是她生命的归依,这里有她人生的一份宁静和从容,她优雅地享受春花的浪漫、夏日的清凉,秋的丰盈、冬的暖阳。陪伴她的还有一畦春韭、半亩茶园,闲暇时光的一份耕耘。庭前的花,开了又落,日光的影子,在天井的回廊里游走,一天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不变的是廊下的母亲的身影,戴着花镜,总有做不完的针线活,脚边依偎着忠实的阿黑,静静地守候着久违的我和家人的回归。让我唏嘘不已的阿黑,在母亲独居的日子里,有它温情默默地陪伴,它也成了我的一份牵挂一并对母亲的思念融进浓浓的乡愁。乡愁是什么?一个诗人这样吟唱着: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故乡的歌确如一首无字的歌,咿呀在我的童年,呢喃在宇梁间。一如清脆而渺远的笛声,那么切近又那么模糊,载着那清辉滿撒的月光,一齐朝心海划来。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模糊而又真切,真切地无法道出一万,模糊地无法道出万一,正如晨间浓浓的雾罩,虽有母亲倚闾而望的身影,那么高大,那么真切,然而,远去的山路,停不下泪水迷蒙的双眼,仿佛是雾里的挥手别离。面对一次次的别离,我不是多愁善感的游子,然而我无法割舍的是苍山下绵绵的乡愁,这是我别一番的乡愁,别一番的吟唱:

乡愁似信风而至的柳絮

轻沾即惹

是一叶不羁舟

寻待停靠的港

乡愁是一声幽怨的萧吟

在清辉漫撒的夜

吹散离人

在游子的轻惋中

憔悴在鬓角

乡愁是慈母手中的线

心系着山长水阔

水阔山长

(陈开麟)

相关专题:

乡愁大理︱千秋无墨画苍山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