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大理︱记忆中的花食
本文来源: 新华网云南频道 2016-11-16 11:23:38 编辑: 赵艳娟
大理人爱花,“家家流水,户户养花”的传统由来已久。

乡愁大理︱记忆中的花食

白色杜鹃花(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理人爱花,“家家流水,户户养花”的传统由来已久,因此大理有很多以美著称的花,比如红山茶,黄杜鹃,也有很多以香闻名的花,比如春兰和秋桂。但花除了可以看,可以闻以外,也是可以吃的。世代种花的大理人不仅懂得如何将菊花泡酒、桃花调羹、玫瑰酿糖,还会就近取材地以当地的新鲜花朵为食材,做成令人垂涎欲滴的佳肴。

白豆花(一种白杜鹃的当地叫法)是大理人最喜欢吃的花之一,大理长大的女孩子,大概都不会忘记春天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每年的清明时节,映山红、马鼻樱和白豆花就会竞相开放,苍山顿时成了花的海洋。有一首少时母亲教会我的大理童谣是这样唱的:

红豆花,白豆花,穿着你的花衣裳,每年春天来看我,一朵更比一朵美。

白豆花喜阴,一般长在山的背面。找白豆花的窍门是到山的背面听着溪水声去找,溪水喧嚷处,悬崖峭壁间,常能瞥见白豆花的身影。白豆花的花形呈漏斗状钟形,数朵并生于枝条顶端,花色明亮纯白,花冠里面有时会有淡绿色或粉红色斑点,清纯中带有几分俏丽。从山上把花采回来以后,母亲会吩咐我把新鲜的白豆花分朵摘下,去掉花蕾洗干净,然后放在热水了煮几分钟。等到白豆花的颜色由亮白变成灰白,再从热水里捞出,放到冷水里浸泡,浸泡两三天等到花一点苦涩味都没有,就可以煮汤。我家的做法是先将豆米,火腿片放入水中煮沸,然后再放入白豆花,等到水涨就捞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保留白豆花的香味。煮好的白豆花汤口感细软,异香扑鼻,是记忆中难得的美味。

春天的菜谱里,金雀花炒蛋是不能被忘的,大概也只有金雀花才能配上新土鸡蛋的鲜香脆软,顾仲就在《养小录餐芳谱》里说道:“金雀花,摘花,汤焯,供茶;糖醋拌,作菜甚精。”金雀花花型小巧,色泽明艳,是一种看着让人欢喜的花。野生和种植均有,不曾见过全株,少时见过的金雀花都已经被洗干净,小小的花瓣上滴着水珠,整齐地放在竹编的篮子里,并排靠着,像一群乖乖等着老师来上课的小学生。每次逛菜市场看见它们,我都会缠着家人买一些回家。回家以后把金雀花的花蕾,萼片去掉,再用沸水烫一分钟,等水干了以后就可以调入鸡蛋。土鸡蛋和金雀花在一起可以炒也可以蒸,金雀花炒蛋是滇黔小炒中的名菜,以清、香、脆著称。云南的厨师将它引入食撰,得到众多食客赞誉,称金雀花炒鸡蛋为"山林姣香"。蒸又是另一种风味,在缓慢氤氲的水汽中,鸡蛋和金雀花的鲜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融合,若能在蒸的时候掺入一点火腿丁,入口不仅有鲜嫩香滑的口感,还有甜咸相交的余味,这使得一贯偏好重口味的我,偏对这道清淡的蒸菜情有独钟。

若是游客春夏时节泛舟洱海,会看见洱海水质最干净的地方往往漂浮着一些轻盈纯白的小花,花瓣呈小碟状,中间有着淡金色的花蕾,和水仙花有几分相似。但不同于水仙花的是,这种花不仅没有毒而且还是大理人最为熟知的食材之一,海菜。清代嘉庆年间的吴其睿在《植物名实图考》记载:“海菜生云南水中,长茎长叶,叶似车前叶而大,皆藏水内。抽序长苞,十数花同一苞。花开则出水面,三瓣、色白……人摘其茎叶食之。”海菜花最经典的做法就是和芋头放在一起煮,将水烧开,待新鲜的白芋头煮至五分熟以后,将洗好的海菜放入水中,不多一会儿,白绿相间的海菜芋头汤就煮好了,入口十分鲜香滑嫩,我每次都能吃上好几碗。或许是饮食习惯的缘故,长大后我去别的地方吃过被很多文人写进文章的莼菜,觉得莼菜并没有海菜好吃。

除了以上几种以外,大理人擅长烹饪的鲜花还有芋头花、苦刺花、棠花、桑花、芭蕉花、饭勺花、马樱花、山韭花、青藤树花、蜜蜂花、羊奶花、木棉花、白木模花、荷花、玉兰花、牡丹花、石榴花、金银花等,“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连屈原都向往的好日子,怎能不令人难忘。(杨弘倩)

相关专题:

乡愁大理︱记忆中的花食


1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