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养老需求旺盛 昆明部分民营社区养老机构却举步维艰

2017年08月28日 09:28:02 来源: 云南网

老人们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看电影 记者 翟剑 摄

7元一顿饭,很多老人光顾。 记者 宋金艳 摄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让不少老年人享受着便利。然而,由于消费水平低、运营成本高等原因,部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陷入困境。如运营两年的昆明观音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目前月亏损近两万元,最赚钱项目竟是一天收费5元的麻将桌。

  现状

  转3趟车去养老中心玩

  家住昆明北市区的郑奶奶每周二、四都会来观音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玩。上周二,老人转了3趟公交车来到中心,花7元饱餐一顿后,麻将室里几十张麻将桌已没有空位。眼看麻将打不成,郑奶奶坐在院子里休息一下后,乘公交车回家。

  “在这打麻将比公园和其他麻将室便宜。”年过八旬的郑奶奶告诉记者,除了小区里的麻将室,昙华寺、世博园、大观公园等昆明能打麻将的公园,她都跑遍了,这里最便宜。

  像郑奶奶一样从昆明各处赶来养老中心的老人很多,不少老人每天都来。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说,很多老人上午10时许就来,聊聊天、打几局麻将后吃饭,之后再打一下午麻将,四五点回家煮饭。

  观音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更多是为本地居民带来便利,观音寺社区主任袁素琼说,该社区生活着8000多户、两万多人,其中超过一半是低保户或低收入群体,老年人也占据相当一部分比例。养老服务中心开业近两年,吃饭不贵、理疗不要钱、麻将打一天5元,这里已经成了老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尴尬

  除了麻将其他项目都亏

  由于居住在这里的老年人大多收入较低,中心服务项目定价一直低于其他居家养老中心,而且很多项目免费。

  “最赚钱的项目是麻将,其实说它赚钱还算不上,毕竟也只够电费,没有亏钱而已。”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每天来中心活动的老人约100多名。两荤两素一汤的午餐售价7元,核算人工、菜钱、水电、房租等固定开支后,每卖出一份亏1.5元。中心爱心超市物价相对于其他超市便宜,尽管看起来收支平衡,但算上人工费也处于亏损。

  这位负责人表示,运营两年后核算下来,每月亏两万元左右,这还不算养老设施设备的折旧费。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他们将人员缩减到最少,并向社区申请补助,虽然努力1年后拿到补助,但这对于前期投入来讲也只是杯水车薪。

  “一边是老年人的实际需求,一边是微利甚至赔本的养老服务,两年下来感觉太难了,养老这块蛋糕难道只是看上去很美?”这位负责人无奈地摇头。

  样本

  发动老人当志愿者自管

  前段时间,盘龙区健和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邀请几百名老人共同庆祝中心4岁生日。说起4年来的一路波折,中心管理方、云南助老之家管理中心负责人姜其军感慨道:“不论国家还是我省,都在大力推动发展养老养生产业,但实实在在做起来才知道这块蛋糕并不那么容易吃。”

  姜其军说,开在江东丽景园小区的健和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运营不到1年就差点关停,原因就是运营成本太高。

  “减房租和省水电费都太难,但人员可以压缩。”姜其军说,为此他们摸索出老人自管的路子,如今志愿服务队伍已有二三十人,他们每天分组打扫中心卫生,有一技之长的老人还自发组织起手工、化妆、唱歌等兴趣班,志愿者们不领取报酬。如今,中心只有4名专职工作人员,负责组织联络各类养老活动。

  据了解,云南助老之家目前在昆明已开办盘龙、安宁和五华3个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惠及1500多名老人。目前,中心正在试点以会员的形式为老人提供服务,每月缴纳会费后,老人可以在中心享受养老服务,还能以远低于市场价的团购价来购买生活用品、参加旅行。

  建议

  政府应该购买服务还要给予运营补贴

  “现在运营补助主要集中在养老院等机构,对社区居家养老中心似乎没有太好的扶持政策。”观音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建议,政府应加大对社区居家养老的扶持力度,尤其要向民办机构倾斜。

  袁素琼则建议,政府应按照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服务的老年人人数及服务质量等考核指标,每年给予3~5万元运营补贴。政府还可以购买服务,为养老中心购买一定的公益岗位,以减轻中心人力成本压力。

  去年9月,我省公布了《云南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社区居家养老,“十三五”期间实现居家养老服务全覆盖,养老服务设施和站点覆盖所有城市社区、90%以上的乡镇和60%以上的农村社区。同时,还要建设养老服务管理平台、居家养老服务信息平台,打造没有围墙的“虚拟养老院”。

  2017年6月25日,《昆明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补助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实施。明确要支持通过购买服务、公建民营、民办公助、股权合作等方式,鼓励社会力量管理运营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培育和打造一批品牌化、连锁化、规模化的龙头社会组织或机构、企业,使社会力量成为提供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的主体。

  “我们不排斥居家养老盈利,但相对于公建公营、公建民营来讲,民有民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运营压力确实很大。”省老龄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省级层面还没有相应的支持政策,但昆明、玉溪等州市已经先行先试,对民办养老机构出台了相应的扶持政策。下一步,我省可能会出台相应政策,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支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 胡安琪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6561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