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网视 图片 思想汇 财经 舆情 热点 健康 家居 旅游 东盟 专题 汽车 娱乐 服务

昆明小剧场演出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2017年06月26日 09:20:09 来源: 云南网

  莲花池庭院剧场的庭院戏曲 ■ 都市时报记者 张悦

  在马家大院演出的《雷雨》场场爆满

  工作人员在实验剧场合影

  实验剧场外观

  南强街88号庭院剧场的演出

  实验剧场颇具先锋气息 本版图片 除署名外■ 都市时报记者曲鸣飞

  灯光亮起来,层高约6米的剧变昆明实验剧场开始进入“戈多”的世界。荒诞话剧《等待戈多》正在排练,7月8日正式演出。

  今年夏至后的第一个周末,老昆明格局的四合院——南强街88号庭院剧场被一波又一波的笑浪淹没,原创话剧《老爷太太,小姐回来了》以及《相声大会》等剧目在此上演,观众笑得前仰后合。

  与此相隔不远,马家大院的第二轮《雷雨》再次“降落”。

  ……

  包括马家大院、南强街剧场、莲花池庭院剧场、剧变昆明实验剧场等在内的昆明小剧场群于去年初步成型,今年初具规模、葳蕤生长。这些分布在昆明不同角落的小剧场,蛰伏了一个冬天、酝酿了一个春天,用各具特色的演出,让繁忙的都市人穿越到有趣的戏剧乌托邦,在这个夏季,在春城次第开出颜色姿态各异的繁花。

  耕耘 昆明小剧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一棵树旁,戴着黑色礼帽、身穿皮衣的戈戈正费力地脱靴子……一句昆明“马普”伴着哀叹声响起:“毫无办法!”荒诞话剧《等待戈多》开场,就让大家感受到了浓郁的本土气息。《等待戈多》是爱尔兰现代主义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的悲喜剧,将人类在悲惨处境中对希望的执着追求极致呈现。“我们想传递给观众一种思考,很多时候,等待就是希望本身。”剧变昆明演出季出品人陈斯琦是这部剧的导演,对于他来说,通过一场场演出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是很幸福的事情。

  2016年,如雨后春笋般,昆明陆续冒出了几家小剧场,包括马家大院庭院剧场、剧变昆明实验剧场,加上之前亮相的南强街88号庭院剧场、莲花池庭院剧场,形成了闪亮的昆明小剧场群。其中颇具先锋气息的剧变昆明实验剧场位于昆明市佴家湾十号当代艺术中心,是个由老厂房改造的小黑匣子剧场,能容纳150人观看。与周边的老居民楼相比,这里很像跳脱现实生活的小世界。

  剧变昆明系列演出在2016年共呈现了数十场,包括话剧、舞剧、京剧、越剧等,备受观众好评。让陈斯琦惊喜的是,演出在第一年就达到收支平衡,甚至略有盈余,舞剧《观自在》等几部收益不错的演出拥有超过六成的上座率。高品质且有深刻寓意的演出及新颖的推广模式,加上观众对这个新剧场的好奇与关注,让剧变昆明一炮打响。今年,剧变昆明还将带来哈罗德·品特话剧《情人》、田汉话剧《南归》、越剧《梁祝》、独角戏《小王子》、经典话剧《阮玲玉》等20多部作品。

  这个夏天,许多昆明人都被昆明老街马家大院的一场“雷雨”刷屏了。在马家大院负责人范奕的筹划之下,导演、国家一级编剧杨耀红携廖宇耕、洪军、于丽红、王娟、刘伟等几位云南文艺界名家,打造了云南首部实景体验话剧《雷雨》。在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昆明院落中,方形天井和迂回走廊,院中的青石板与透着暖黄色灯光的灯笼,踩上去吱呀作响的木楼梯……都成为这部剧的天然道具,坐在天井中的观众与演员零距离接触,同时推动着剧情发展。

  更好玩的还有演出尾声的彩蛋,马家大院的天井中下起一场“雨”,呈现出了4D话剧效果。身穿雨衣的观众起身激动地鼓掌。专程从北京来昆明看《雷雨》的著名导演张进战感叹不虚此行:“知道它好,不知道它会这么好。”国家一级编剧杨军称赞该剧无论从编剧、导演到表演都代表了云南话剧表演艺术的最高水平:“今年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雷雨》是云南送上的一份最好的礼物。”

  今年5月底的首轮演出,《雷雨》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在马家大院门口,出现了久违的排队买票的人群。马家大院负责人范奕从去年开始,在这个百年庭院打造演出,从2016年6月的《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到昆明老腔演出,直至如今的《雷雨》,他们逐步找到了小剧场演出“正确的打开方式”。范奕表示,该剧有望长期在马家大院演出,“希望它能演足100场!”如果今后演出运营得好,范奕说可能摒弃其它业务,让马家大院成为专一的小剧场。

  收获 开创演出新模式,观众获得新体验

  观众散场,与众多专家研讨之后,常常已到凌晨。夏日朗朗夜空下,范奕才有空坐下来喝杯茶,回顾每场演出。体验感!这三个字是《雷雨》的成功带给范奕最切身的感受。“只是正襟危坐地看演出,已经不能很好地吸引观众了,需要让他们参与其中。”《雷雨》利用了马家大院的环境,因地制宜,让观众身临其境。演员从你身边走过的体验感,看《雷雨》天上下起“雷雨”的体验感……在经典的剧本与优秀表演之外,这些玩法刺激着大家的观看欲。

  剧变昆明实验剧场的成功之道则在于创新。除了演出,他们还开展“抖草”文艺讲堂,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让广大观众在轻松氛围中享受艺术熏陶。观众还可以在专家的指导下走上舞台进行表演,用肢体与语言,用欢乐与哀愁表达自己。

  好的原创剧本对于剧场很关键,前段时间,剧变昆明实验剧场推出了原创剧本大赛,最终选出10个获奖剧本,其中一些剧本经过打磨排练即将呈现在舞台上。出品人陈斯琦还在某场演出中尝试过“先上车后买票”的“打赏”买票模式。与去年密集型的演出不同,今年,陈斯琦计划用少而精、可以复制的演出推动市场,“提高艺术性的同时也注重商业运作,让剧场良好生存。”

  “谁谓今日非昔日,端知城市有山林。”在昆明,想寻得苏州园林般的所在,那一定是莲花池。作为陈圆圆故地,这里有小桥流水与亭台楼阁。与陈圆圆同样来自江苏的云南中威民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邵筱萍,6年前在此打造了莲花池庭院剧场,推出了庭院戏曲《圆圆曲》。莲花池庭院剧场可谓昆明小剧场的鼻祖。最近,这里与云南省花灯剧院联合上演红歌会。今年夏天,《圆圆曲》、茶庭剧《兰羽恋》等剧目将亮相。

  运营6年来,莲花池庭院剧场举行了130多场演出,主要以原创戏曲为主,以《圆圆曲》为代表的众多戏曲让观众领略了在小桥流水畔赏戏的唯美意境。遗憾的是,演出有七八成为送票,买票的比例不多,虽然叫好但并未带来票房收益。邵筱萍介绍,近期云南省演出公司计划对莲花池庭院剧场进行扶持,建立原创戏剧实验基地,推出更多优秀作品。

  借鉴 文化发达地区的小剧场演出已然成熟

  欢笑、惊喜、忧伤、思索……不同人群观剧时的不同神情定格,加上众多观众的留言,共同组成数字3。今年4月,北京鼓楼西剧场迎来了3周岁生日。

  每次到北京,云南省话剧院院长马捷都会去鼓楼西剧场看剧,他喜欢这里的氛围。从踏入剧场的那一刻起,艺术气息就扑面而来。此处除了剧场,还有一个书吧,充盈着各种文艺书籍。能容纳200多人的这个小剧场最引以为傲的是它的独特风格:专注于西方经典戏剧,先后推出《早餐之前》《丽南山的美人》《审查者》等颇具影响力的作品,借他山之石攻玉。马捷赞叹鼓楼西在运营方面也做得非常好,它尝试众筹,吸收社会力量,扩大影响的同时分担了风险。如今著名影视编剧史航也加入鼓楼西成为合伙人。

  除了以鼓楼西为代表的北京小剧场,乌镇的“江南风”小剧场也做得风生水起。万家灯火倒映于水中,从一个小院子出来,迈入另一个院子,耳边回荡的是抑扬顿挫的念白。马家大院负责人范奕早早在网上订好票,准备参加今年10月中旬的乌镇戏剧节,“那一个个小院子太有玩场了。我们缺少那样的氛围。”

  乌镇戏剧节已成为中国小剧场演出的一个标杆。5年来,其热闹程度不亚于十一黄金周。乌镇戏剧节由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共同发起,乌镇大剧院率12个小剧场和6个户外剧场组成了独特的表演空间群,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戏剧人士与观众。每年此时,乌镇变身戏剧天堂。这些小剧场各具特色,有怡人的江南美景,更有别出心裁的舞台设计与品质演出。去年,秀水廊剧场所有演出开票49秒就被抢光,令人咋舌。

  为什么乌镇戏剧节如此受追捧?发起人黄磊说:“戏剧最早起源就是田头艺术,放下锄头就演戏,演了戏接着刨地,老百姓看戏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另一位发起人陈向宏表示,乌镇戏剧节的魅力所在,是它让戏剧生活化、生活戏剧化。

  浓郁的氛围与规模效应,让戏剧逐渐深入乌镇的肌理,同时小剧场也推动着乌镇旅游。大家在此看剧逛街品美食,为乌镇的亭台水榭增添了多彩光影。

  思考 昆明小剧场群初具规模但仍需精心培育

  虽然没有鼓楼西剧场的后现代品质,达不到乌镇戏剧节的市场效应,但不可否认,2017年初的首届昆明戏剧节还是让许多剧迷嗨了一把。

  首届昆明戏剧节由昆明市委宣传部、昆明市文产办等单位主办,与第十届昆明海鸥文化节同时开启。今年1月,在莲花池庭院剧场、南强街庭院剧场、昆明老街马家大院庭院剧场等地,市民欣赏到了14台优秀剧目共计40场演出。这也是昆明的各家小剧场首次联手,以集群的形式展现在大众面前。

  在这些有老昆明印迹的院落中,古典情境与现代戏剧时空交错,庭院之美与戏剧之美相融,为观者带来别致的观剧感受。戏剧节发起人之一、云南中威民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邵筱萍认为,戏剧文化可以作为昆明历史文化名城的承载,与旅游结合起来,打造新的城市文化品牌。她的这一理念,与乌镇戏剧节“文化+旅游”的模式不谋而合。今年,第二届昆明戏剧节将全新起航。

  和红燕是昆明飞花越剧团的成员,除了自己演越剧,闲暇她也喜欢看演出,昆明的几家小剧场她几乎都去过:“在小剧场看演出有种不一样的体验,演员就在你身边,很真切、很震撼。”对于这些剧迷来说,100多元的演出票并不贵,而且演出给予了他们莫大乐趣。

  有剧评人认为,昆明的小剧场目前在起步阶段,发展态势良好,但理念有些滞后,整体氛围不够浓郁,除一些现象级演出外,其它演出的票房还不太理想,市场需要继续培育。以庭院小剧场为例,它有明显的优势和劣势,由于场地所限,有些剧并不能做简单移植,需要因地制宜进行改编裁剪。南强街庭院剧场负责人姚骅表示,目前票房虽然差强人意,但大家观剧热情挺高,只有坚持做演出且做出特色才能培育市场,从而带动昆明的戏剧文化氛围。

   都市时报记者 闫钰

[责任编辑: 张琦 ]
010070210080000000000000011120191363948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