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云南生物多样性数字化百科图谱】被子植物·绵参:99%的人见到它,都只会“哇!”

2021年05月31日 15:13:13 | 来源:云南发布

今天

要带大家了解的是

被子植物·绵参

Eriophyton wallichii

  绵参,隶属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管状花目,唇形科,绵参属。生长于海拔3400-5000米的高山流石滩,国内主要分布于云南、西藏、青海、四川。照片摄于白马雪山。

  绵参是多年生草本,外貌十分好认。整个植株高约5-20厘米,层层叠叠的叶片披着绵毛,好似上好的貂绒大衣,小巧的花朵也瑟缩地藏在叶片中间,如果不趴在地上观察,那么很有可能错过盛放的花朵。

  绵参的整个造型,好像都在诉说一个事实,那就是冷。科学研究表明,作为高山流石滩的特有种之一,绵参在第四纪冰期及间冰期始终分布在喜马拉雅—横断山区的高山流石滩。

  所谓高山流石滩,也被称为高山冰缘带,是位于永久雪线和高山草甸之间海拔最高的陆地生态系统,也是高山生命带最前沿的区域。

  想要在高山流石滩健康成长,绵参就必须面对低温、低气压、强紫外线、强风、频繁的霜冻、暴雨以及较短的生长季和稀少的传粉者等等一系列挑战。

  而这,需要智慧。

  比如叶片,如果你以为厚实的绒毛只是为了御寒,那就“too young too naive”了。

  升温作用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可以防水,从而加速生长和发育。因为它们短暂的生长期不仅低温,刚好还碰上了喜马拉雅—横断山区的雨季。此外,绵参叶片还有气孔结构,有利于吸收和存储光合作用气体,以适应高山低气压。

  另外,由于生存艰难,绵参会把每一分力都用在“钢刃”上,比如绵参上半部的叶片明显比下半部的叶片厚实,自然是因为下面的叶片无论在御寒或是防水上,发挥的作用要更小。

  讲完叶片,我们再来说说花朵。

  前期我们发布过绿绒蒿,其花朵又大又艳丽,令无数生态摄影为其折腰。不过绿绒蒿表示,它开那么漂亮的花,不是为了取悦摄影师或任何人,而是为了取悦授粉昆虫。

  与绿绒蒿相比,绵参的花朵就有点平平无奇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嘛绵参要把花朵藏在叶片之间,难道它不怕“无虫问津”吗?它就不怕“绝后”吗?

  关于这一点,绵参的唯一授粉昆虫——熊蜂,更有发言权。

  与热带、温带地区不同,高山植物的授粉昆虫无论是数量还是品类,都是断崖式下降。在相对稀少的高山植物授粉昆虫中,熊蜂绝对是最受欢迎的昆虫之一。这是因为熊蜂具有稳定的热调节系统,不仅能在低温环境中自由飞行,而且在逆境中的飞行能力也很强。因此随着海拔的升高,熊蜂逐渐成为主要的高效传粉者。

  熊蜂热衷于关顾绵参隐藏的花朵,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报酬足够动人。

  阳光下,重叠叶片能让被遮住的花朵处于温暖而稳定的温度环境,因此来探访的熊蜂可以获得“热量回报”,更重要的是,除了花粉还有丰富的花蜜作福利,对熊蜂来说,这可是个划算的买卖,毕竟绿绒蒿可是没有多少花蜜呀!

  这就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了,那么想象一下,如果把绵参叶片取掉,直接露出花朵,会更吸引熊蜂吗?科研人员经过试验发现,并没有!

  再看下面这张图片,一定会有人好奇,为什么长在同一片区域,绵参把自己包裹得那么厚实,旁边的暗绿紫堇(蓝色花朵)、灰岩紫堇(稍远处紫色花朵)就那么光秃秃地开着花?

  “物种之间没法比,它们对寒冷的耐受能力不一样,也跟它们的祖先选择的演化路径有关系,不同的物种选择了不同的策略。”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植物学博士牛洋说,好比同样的天气下,有人穿羽绒服,也有人选择穿短袖。

  无数的未知之谜,或许正是高山植物乃至生物多样性的魅力所在。

  统筹:赵娟 连惠玲

  文字整理:连惠玲

  海报设计:郑弼尹

【纠错】 [责任编辑: 范芳钰]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13481310036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