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网群

乡愁大理︱闲聊耐冬

2017年04月07日 10:52:14 来源: 新华网云南频道

  “劳山下清宫,耐冬高二丈,大数十围,牡丹高丈余,花时璀璨似锦。胶州黄生,舍读其中……”这是蒲松龄先生《聊斋志异·香玉》的开篇妙笔。早些时候看此文,只顾着去看后面的花魂情幻,对这“耐冬”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植物,倒真没细究过。

  在青岛工作、生活有一些日子了,偶然得知耐冬是山茶花的一个类型,也称山茶花。说到山茶花,那就不陌生了!在老家云南,漫山遍野开得到处都是。云南的花一旦开疯了,不能用朵、用株或盆来计算,也不能用片、块或园来估量,要一公里一公里地丈量,要一山一山地来计算。那是真正的漫山遍野,这样壮观的景象里自然少不了山茶花。

  每逢花开时节,有人便去山上采花来卖,枝枝叶叶、花花朵朵稍作整理,用几根青草一扎,花红叶绿,甚是好看。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提着篮子、挑着担子卖花的人,上街买菜的市民多会顺便再捎上一两把山茶花,回家插在花瓶里或是送给亲朋好友。在大理,至今还流传着“家家山茶,户户报春”的民间谚语。云南人对花的情感其实很简单,不在乎它是否名贵,不在乎它是否美得不可方物,只在乎它能否常伴左右,能否给自己带来对幸福生活的怀想。有了这点怀想,再苦的日子,过着都觉得甜丝丝的。

  融入百姓居家生活的茶花当中也不乏珍品,要论茶花,有个名叫段誉的人侃得那真是头头是道,也蛮有些意思。他说:“大理有一种名种茶花,叫做‘十八学士’,那是天下的极品,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红的就是全红,紫的便是全紫,决无半分混杂。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处,开时齐开,谢时齐谢。比之‘十八学士’次一等的‘十三太保’是十三朵不同颜色的花生于一株,‘八仙过海’是八朵异色同株,‘七仙女’是七朵,‘风尘三侠’是三朵,‘二乔’是一红一白的两朵。这些茶花必须纯色,若是红中加白,白中带紫,便是下品了。”这还应该归功于金庸先生,是他把山茶花写得那么神奇。《天龙八部》里的“为谁开,茶花满路”一回,讲的就是这位侃侃而谈的段誉被姑苏曼陀山庄的王夫人捉到后,只因懂得种植茶花,才没有被王夫人处死,反而被设宴款待。席间,段誉提到一种茶花,白瓣而有一条红丝,名作“美人抓破脸”。有些忘乎所以的段誉说:“凡是美人,自当娴静温雅,偶尔抓破一条血丝,倒也无妨。倘若老是和人打架,满脸都抓破了,还有何美可言?”不想,这句话却触怒了王夫人,险些就此杀了他。这些虽是武侠小说的情节,但也流露出爱花而及人的情意。

  故事归故事,花与人的情感总是能捕捉到几分真实存在。公元1849年,时任云贵总督的林则徐到昆明东郊万寿寺踏青,不经意间走到了号称“树大十围花万朵”的茶花树下,诗兴大发。他写下一首长诗,其中一句最是深情:“迸开新瓣浓于染,擎出高枝烂欲然”。除了令人赏心悦目,一树茶花有时还能养活一所学校。清朝末年,云南状元袁嘉谷在《三泊学校茶花有序》中记下一桩趣事:“安宁古泊一古寺设小学,校岁费由春售茶花供之而有余,花盛开可知。”又说:“吾尝谓国有国花,省有省花,滇之茶花谓之省花可也。”若干年后,不知是袁状元的这番话起了作用,还是因了人们寄予茶花的那份切切之情,山茶花真的被定为昆明的市花。

  说来有些巧,1988年3月8日,耐冬被评为青岛市花。昆明四季如春,山茶花能自由自在地绽放,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可是,生于南方的山茶花能够在北方严寒的气候中生存下来可就有些不一般了,单从耐冬的花名就可见一隅。寒冬腊月,万木凋零,绿叶已不多见,红花更加难寻。在一片肃杀萧瑟中,山茶花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迎寒绽放。

  明朝以前,崂山乃至青岛地区都没有山茶树,传说是著名风尘侠道张三丰从海岛上移植过来的。明永乐二年,张三丰第三次到崂山。这期间他经常独自泛舟到海上诸岛采药,见山茶可爱,便移植在山民苏现的庭院中,后又移植到太清宫。山茶自此逐渐繁衍,成为崂山各道庙冬季观花的主要树种。现在,崂山太清宫有8株耐冬,最大的一株已有600岁了,树高6米,胸径57厘米。明霞沟、白云洞、华岩寺、明道观等寺庙,都有数百年生的耐冬大树。这些古木大树,有的枝丫茁壮、叶丰花肥,有的老态龙钟、花果累累。每当隆冬季节,山茶千花怒放,整棵树就像落了一层厚厚的红色的雪。

  据说蒲松龄在崂山居住时,看到花开的美景,灵感油然而生,写下了《香玉》。文中所写红衣女子绛雪,就是宫中耐冬化身。只是,前些年那棵600多岁的山茶树不知什么原因枯死了,如今看到的那株山茶并非蒲松龄老先生笔下的绛雪。耐冬却因崂山太清宫的“绛雪”被写入聊斋故事而家喻户晓。花与人的情感并不只在故事里,也与百姓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另有民间传说认为耐冬是海神娘娘的吉祥花,可以保佑渔民出海平安、鱼虾满仓,所以渔民在春节有燃香请回耐冬枝条供奉的习俗。

  北方的气候本不适宜山茶花生长,崂山是个例外,这也算是大自然对“海上名山第一”的格外垂青吧。立春后,闲情所至,我独自到崂山太清宫去看北山茶“耐冬”,只见高高的枝头不过开着两三朵。遇问道士,才得知自己错过了花期。踮起脚,伸长胳膊,我对着最近的一朵估摸着用相机连拍了几张,花影妖娆,似梦似幻。有道是:“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虽未能见那漫山遍野的山茶花,得观此一朵耐冬也足矣。(廖敏)

  相关专题:

乡愁大理︱南涧,用樱花藏着一个春天
[责任编辑: 赵艳娟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161361897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