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海口一城管队员为棚改每日奔走 因过度劳累去世

2017年06月09日 11:27:29 来源: 南海网

南国都市报记者 敖坤 翻拍

  人物简介

  陈正堂,男,中共党员,今年49岁,部队转业干部,美兰区城管执法大队队员。2015年12月28日下洋瓦灶片区棚户区改造工作正式启动后,抽调到指挥部复核组工作,负责下洋村5个小组的房屋以及附属物复核认定工作。2016年3月6日晚因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领导,我昨晚左下肢突然完全失去知觉……正在检查治疗,向您请假。”10日,海口下洋瓦灶片区棚改项目复核组组长吴儒忠打开手机,再次翻开这条短信,不禁流下泪来。

  这是复核组一小组长陈正堂第一次向吴儒忠请假。吴儒忠叮嘱:“先治疗,别麻痹。”可没想到,当晚陈正堂便永远离开,离开了那令人疲惫的工作,离开了亲人、朋友。

  “下洋瓦灶片区棚改区,陈正堂负责350多户,平均一天要走5到6户。” 下洋社区居委会主任林亚和说,不停的爬楼,陈正堂总是走在最前面。

  哪怕在复核过程中,与他有过误会的群众也为之惋惜,因为陈正堂“是好干部,按规则办事,也为我们群众着想。我们心底里佩服。”

  南国都市报记者 敖坤 孙学新/文

  生命最后一刻他还想着工作

  3月6日,陈正堂生命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他第一次请假,第一次在工作日躺在床上休息。相伴了21年的妻子邢文波格外心痛的是,病危时刻,甚至是生命的最后一秒,丈夫“还在惦记着工作的事”。

  6日凌晨,陈正堂身体突然出现不适,“当时他浑身剧痛。”情急之下,邢文波连夜找来邻居帮忙,将身高近1米8、身材壮实的陈正堂送进了医院。

  因迟迟未查出病因,陈正堂选择回家休息。这一天,身体疼痛已无法下地行走的他,“破天荒”的选择了请假。

  “都病成这样了,还不愿请假。”当时,在一旁的邢文波心里埋怨。可她知道,这是几个月以来他第一次请假。其实一个多月前,陈正堂的身体已经开始频繁出现颈部、腰部酸痛,胸闷等症状。妻子多次劝他请假休息,到医院检查身体,陈正堂都没答应。

  即使承受着剧痛,陈正堂仍放心不下工作,在家中也多次打电话给同事安排和交接工作事宜。当晚9时许,陈正堂的电话再一次响起,看着来电显示是同事的号码,已痛到发抖的他坚持要接听。

  “那时他手机都拿不稳了,但还担心是有工作上的事要找他,坚持让我帮他接通放在他耳朵边,可接通后他一句话都没说完整,就倒了下去……”邢文波说。

  随后,120医护人员赶到家中抢救无效,49岁的陈正堂永远离开了。

  经初步诊断,夺去他生命的,是过度劳累引起的心肌梗塞。

  每天都在房屋及附属物复核认定的路上

  2015年12月,陈正堂从海口美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新埠中队借调到下洋瓦灶片区棚户区改造工作,负责下洋村5个小组的房屋以及附属物复核认定工作。

  “他是下洋村项目复核组的组长,一个人负责下洋村350多户被征收户的房屋和附属物的复核工作,工作量很大。”下洋社区居委会主任林亚和解释说,“有的一户就有好几层楼,楼上楼下、围墙都要走到。要在60天内完成,平均一天就得走5到6户。每户都要爬楼、测量……”

  持续3个月的工作,陈正堂每天早上7点多出门,晚上8点后才回到家,有时还加班到深夜11点多。妻子邢文波说:“即使周末,他也在一线加班。”

  “好几个月不见他的人影。”战友老邹约陈正堂一起小聚。可每次打电话过去,陈正堂都说在忙,“我在看群众家里的房子,这是大事。”此刻,老邹不知道,陈正堂气喘吁吁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化,更无法想到的是,这是陈正堂生命最后的日子。

  复核组的同事郑祥勇记得,3月初,他和陈正堂一同在群众家里复核查看情况。两人一起爬上了八层楼,查看完毕后下来,郑祥勇发现陈正堂似乎有点头晕,用手扶着墙。可陈正堂说:“没事,我身体好。当过兵的,不怕。”

  按规则办事,也为我们群众着想

  唐国强既是下洋社区居委会干部,也是这次被征收的对象。两个多月以来,他几乎天天陪着陈正堂走家串户。

  唐国强说,陈正堂身体较胖,每天都在居民家里一层一层地上楼下楼,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但是不管有多累,只要被征收户有需要,他就会立马赶过去。

  下洋村被征收户吴玉荣平时很少在家里。为了完成房屋及附属物的复核工作,她只好晚上给复核组打电话。

  吴玉荣说:“不论是晚上,还是周末,前后弄了好几次,陈正堂都来。”

  “如果没有他,可能现在我还没办法弄好复核手续呢。”谈起陈正堂的离世,吴玉荣难受:“多么可惜啊,人还那么年轻。”

  下洋村被征收户王桂琼就曾经与陈正堂有过激烈交锋。王桂琼说,当时陈正堂来她家复核认定土地、房屋和附属物,她想多量一点,就私下跟陈正堂商量,但是陈正堂死活不肯,她气不过就把陈正堂大骂了一顿。

  可最终,在陈正堂心平气和地跟她讲政策,讲纪律,说去找居委会的干部来确认一下。这弄得王桂琼不知如何是好,“他很认真,脾气好,耐心解释,就是你怎么也跟他闹不起来的那种。”

  村民瞿德成有着类似的经历,由于房屋走廊核算不清,他想陈正堂能为他多算一点。可陈正堂前后3次来到他家,一点点认认真真量。最让瞿德成感动的是:“到最后,他主动提醒我,是不是有些地方遗漏的,帮我找出来。”瞿德成说:“这就是好干部,按规则办事,也为我们群众着想。我们心底里佩服。”

  他太累了 这次,他能好好休息了

  3月9日,陈正堂的遗体在海口火化。当天下午,在妻子、儿子的陪同下,被送往湖南老家。家里的父母已经80多岁,正等待儿子回家。

  陈正堂从1983年来到海南当兵,便一直在海南工作。美兰区副区长刘慧义和陈正堂是战友,“我们相处30多年,我了解这个人。”

  正是看中了陈正堂正直、能吃苦的品行,在下洋瓦灶片区棚改项目启动后,刘慧义推荐了陈正堂。

  其实此时,陈正堂的身体已经不好。美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同事李中朝知道,“由于多年从事城市管理工作,在街道上,2014年,陈正堂的身体已经有些毛病了。”

  可刚到棚改项目部后,陈正堂仿佛迸发了新的活力,他主动申请到一线去,“到棚改项目最困难的复核组去,跟群众打交道。”

  长期的劳累,埋下了病根。妻子邢文波依然记得,有一晚,陈正堂忙完回到家,满脸疲惫,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饭,坐在椅子上休息仅几分钟,他已睡着打起了呼噜。

  看着陈正堂的遗照,回想起那些被他或忍着或忽略掉的病情征兆,邢文波红了眼眶:“如果换做是我不舒服,他就是硬扛也会把我扛去医院的,但我为什么就救不了他……”

  如今,这一切都成了令人心酸的回忆。

  3月9日的追悼会上,陈正堂的儿子陈宇舟哭着说:“爸爸奔波一生,辛苦一生,从不倦怠,从不停歇,他太累了。这次,他能好好休息了……”

  印象中,那个总是保持着军人的作风,每次出门之前都会把制服整理得很笔挺,把皮鞋擦得裎亮的父亲不在了。

  如今,剩下的就是家里存放的几大叠厚厚的工作材料。材料上工整的笔迹,记录着下洋瓦灶棚户区几百户民房的现状。

  这些便是陈正堂生命最后的那段时光,一直牵挂着的事。

[责任编辑: 旷丰英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07135178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