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州市 教育 社会 图片 经济 服务 云南故事 云南青年说融媒报道
  • 体彩广告
  • 体彩广告

靠1.5%的占比怎样影响世界——云南咖啡精品化之路观察

2020年08月27日 15:19:03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现在不少人知道云南产咖啡,但却不知道云南产高品质咖啡。”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总经理舒洋认为,精品化是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云南咖啡的必然选择。

  根据云南省农科院相关数据,目前国内98%的咖啡产自云南,主要分布在普洱、保山、德宏、临沧和西双版纳等产区。2019年,云南省咖啡种植面积达158.92万亩,产量14.62万吨。即便如此,云南咖啡在全球咖啡总产量中的占比也仅为1.5%左右,对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影响有限。要想更多人知道云南产好豆子,在整体产量变化较小的情况下,走提升品质、打造品牌的精品化之路势在必行。

  转变:生态庄园式的咖啡种植

  叶萍在普洱市孟连县富岩镇经营着孟连天宇咖啡农民专业合作社,在业内小有名气。除了800亩咖啡之外,这个合作社还种了1900亩茶叶。

  叶萍种咖啡可以追溯到2011年。“一开始种茶叶,看到别人种咖啡,我也想试试。”谈到刚开始种植咖啡的经历,叶萍说起最初的想法。

  2014年,咖啡挂果后,和身边大多数村民一样,叶萍把加工后的咖啡生豆卖给雀巢和星巴克。“那时产量不大,每年卖出30吨左右,也卖不上价。”叶萍坦言,一段时间内,基本上都靠茶叶生意来补贴咖啡。

  直到2017年,叶萍碰到一次机会。县里的茶咖局到村里宣传精品咖啡,在喝了叶萍的咖啡后,直言“你们家的咖啡豆很不错,为什么不去参赛呢?”

  “既然这样,那就去试试!”叶萍拿着带壳咖啡豆就去比赛,由于初次参赛不熟悉规则,豆子不符合比赛规定,被尴尬地退了回来。2018年,在第三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上,天宇咖啡选出参赛的豆子按照美国精品咖啡协会(SCAA)的标准体系,获得了85.2625分的优异成绩,一举夺魁。叶萍信心大增,并开始谋划做自己的豆子。

  据她介绍,2020年,天宇咖啡出产的100吨咖啡豆在杯测中均能打到80分以上,超过半数的豆子可以打到83分。相较于一般品质大宗豆每公斤20元不到的收购价格,这里的豆子普遍卖到40元以上,品质极佳的可以卖到80元。“除去增加的人工选果、基础设施投入、加工工艺改进等费用,还是有钱可赚。”叶萍说,做品牌投入巨大,但如果一直卖质量一般的大宗豆,没有话语权和定价权,自己很难接受。

  在孟连,叶萍并不是第一个走高质量精品化道路的人。岩烂经营的孟连班安咖啡加工厂产出的豆子,在2017年的云南咖啡生豆大赛上获得了85.5455的高分。岩烂说,还是需要做的比较好的几家,给其他村民带个头,让大家认识到做高质量精品咖啡的潜力。

  愿景:打造“一站式”交易平台

  作为云南咖啡生豆大赛的承办单位,位于普洱的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云南咖啡走向世界舞台。据总经理舒洋介绍,经过四年多的建设,该交易中心已建立起亚洲最专业的质检中心、杯品中心和培训中心,采用现代电子信息技术提供的信息、展示、拍卖、结算、仓储、物流融资等服务,实现了“一站式”交易配套服务。

  舒洋坦言,云南咖啡产业目前面临诸多问题。咖啡作为舶来品,相比巴西、哥伦比亚等传统的、成熟的咖啡产区,云南咖啡产业根基不牢。产业结构以小农户、合作社为主,呈现小散弱的特点,结果就是产业缺乏标准,产品缺乏稳定性和一致性,在商业和贸易领域缺乏定价权和话语权。

  据介绍,虽然自然条件优越的云南适合种植咖啡,但由于地形限制,类似巴西平原的大规模机械化种植模式在云南行不通,相比之下,云南更合适选择“小而精”的路子。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云南启动农业技术协助服务项目、开辟示范农场以来,雀巢公司向云南咖啡产区提供技术支撑,带动当地农户发展咖啡种植产业。

  雀巢咖啡中心总经理王海表示,云南的咖啡要想与其他国际竞品同台竞争,质量和产量两个条件必须满足其一。要么质量特别好,好过别的国家的豆子很多。“从云南采购的咖啡豆,目前在全球市场处于中上等水平。”要么就是走量,但云南地区的产量和巴西、越南等主产区相比还是偏小。

  “要想形成云南咖啡自身的产业竞争力,靠1.5%的占比怎么影响世界?只有通过品质解决这个问题。”舒洋说,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想通过发展精品咖啡,推动精品咖啡的加工、管理模式升级,进而带动云南作为国内重要咖啡主产区整体品质的提升。

  通过在云南咖啡原产地打造“以咖啡交易为核心,以金融服务为支撑,以产业上下游为重点,实现咖啡产业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为目标”的全产业链服务平台,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正努力打造面向内地、港澳台地区、亚洲及欧美消费市场的主要交易平台和构建全球咖啡产区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的重要渠道。

  提升:走向精品的云南咖啡

  要想产出高质量的云南咖啡,品种至关重要。

  据云南省农科院介绍,目前,云南咖啡主产区种植小粒咖啡面积最大的为卡蒂姆系列杂交品种,部分地区有其他品种,“抗病不优质,优质不抗病”的问题较为突出。

  爱伲咖啡作为云南较为有影响力的咖啡品牌之一,是云南较早进行规模种植的企业。该公司副总经理朱志宏介绍,爱伲咖啡从2011年起开始打造自己的精品咖啡品牌,目前,所产精品咖啡豆、挂耳咖啡等产品受到了国内外消费者的认可。

  近年来,为选育出优质咖啡品种,提供优质、抗病、高产的咖啡良种,爱伲咖啡在位于普洱市思茅区的种植基地打造了咖啡良种基因库,其中试种着包括瑰夏在内的34个来自世界各咖啡产地的当家品种。

  “2014年我们带着咖啡去上海参加展会,人问我,你们普洱还产咖啡?普洱茶还可以做成咖啡?”朱志宏回想起当年的场景,哭笑不得。

  从默默无闻到在国内闯出名堂,云南咖啡走过了一段漫长的道路。现如今,一位来自上海的小伙放弃了在上海的咖啡事业,来到云南普洱,致力于提升云南咖啡品质,打造属于云南本土的精品咖啡社群。

  他叫陈单奇,圈内熟悉他的人都叫他“阿奇”。“2015年我第一次来云南产区看咖啡,当时对这个产区不太熟悉,但考察以后,发现有不少可以改善的地方,也非常有潜力。”阿奇说。

  据他介绍,之前在云南主要是给当地咖农提供一些初加工方面的培训,以此来提升咖啡的整体品质。“但这个事情是有天花板的,因为种植、初加工、烘焙、冲煮是个密不可分过程。”陈单奇说,只提升加工工艺,“就像你做菜一样,厨艺再好,原料不行,也是白费功夫。”

  去年,阿奇开始跟挪威等地的肥料公司合作,致力于在云南培育优良品种、提升种植工艺。“云南99%以上是卡蒂姆种,这个树种有罗布斯塔(咖啡品种)的少量基因,抗虫抗病能力强,风味比阿拉比卡豆略逊,但行业里强调的唯品种论也是太过于极端了。”

  “国内咖啡的产量也大,消费量也大,未来市场很可观!”阿奇说,他对云南咖啡的未来充满信心。(记者 吴寒 杨静 孟佳 安晓萌)

[责任编辑: 刘东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121393220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