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边疆文艺工作者杨忠寿:出人出戏走正路 民族文化代代传

2020年01月06日 17:39:12 | 来源:新华网

杨忠寿早年剧照。新华社发

  新华网昆明1月6日电(记者 严勇)2019年的最后一天,云南省临沧市的耿马文艺演出团队结束了2019年度业务考核。根据动作完成程度,学员们分数有高有低,可72岁的杨忠寿认为他们个个都是满分。

  这是一支原本快要散伙的舞蹈队,短短几年间,整个团队有了空前的凝聚力,还凭借过硬实力获得了不少省级和国家级荣誉。耿马文艺演出团队负责人王峰说,所有成绩都离不开一个人:杨忠寿。

  耿马位于中缅边境,境内居住着傣族、佤族、拉祜族等民族,孕育了独特而多元的少数民族文化。2015年,年过六旬的杨忠寿来到这个边陲小城,担任技术技巧指导教师,开始了他真正意义上的执教生涯。

  但走进所谓的练功厅后,杨忠寿傻了眼——整个演出团队不到10人,挤在一个简陋的三楼小房间,坚硬的水泥地便是排练场所。第二年,他们搬去了原来的老法院,学员们有了宽敞的练功场所,旁边一栋楼就是休息和睡觉的地方。

  和艰苦的教学条件相比,让他更为担忧的是团队的基本功水平。“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基本功,糊里糊涂就上台表演了。”杨忠寿只好从零抓起,编制好日常基本功训练计划,尽快补齐团队短板。他把基训比喻成“开生荒”:地挖好了,才好种菜;基本功扎实了,舞蹈才有质感和冲击力。

  在练功厅的一面墙上,有一幅标语:走向精彩艺术人生,绽放耿马文化魅力。杨忠寿说,前半句是实现个人价值,后半句则凸显了一个文艺工作者身上的社会价值。

  压软开、练力量、做倒立和俯卧撑……每天早上8点钟不到,练功厅里就传来摩擦地板的声音,男女各成一队,按照标准的技术技巧,或压腿,或侧踢,或甩肩,一练便是8个多小时。王峰说,夏天耿马天气热,练功厅没有空调,学员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早年坚持练功的杨忠寿。新华社发

  “台上显贵,台下受罪”——这是杨忠寿从艺一生的箴言,也是他反复告诫学员的一句话。刚进团的小孩吃不了苦,初练软开时直喊疼,他也不会轻易喊停。

  “演员不练功,坐吃山会空。”杨忠寿说,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再好看的舞蹈也撑不起来,充其量只是一个唱唱跳跳的演员罢了。团队每年有近七十场文化下乡活动。即便如此,练功也从没落下。进团5年多的杨涛,早年便是杨忠寿的学生,如今担任了舞蹈队队长。他说,基本功又成了师徒二人绕不开的话题。

杨忠寿早年剧照。新华社发

  有人说,舞蹈演员是吃青春饭;杨忠寿反问道,我这么大岁数了,难道也是在吃青春饭吗?

  50岁那年,杨忠寿编排了一台戏,叫作《情系拉祜乡》,讲的是电力工人与少数民族群众亲如一家的故事。他在戏中担任男主角,还完成了多个高难度动作,博得台下阵阵掌声。

  杨忠寿说,这正应了老师傅当年口口相传的那句话:“学不好吃气饭,学好了吃戏饭”。1960年,12岁的杨忠寿为了讨口饭吃开始拜师学艺,成了一名重武功演员,刀枪棍棒的武打戏每年都要出演很多场次。

  1995年,从当时的临沧地区民族艺术团退休后,他也没闲着,抽时间到各地帮忙编排节目,还花了近十年时间来培养年轻演员。但杨忠寿坦言,真正把基本功训练作为一项教学事业是在来到耿马以后。

  “耿马的舞蹈团不可能跳芭蕾。”杨忠寿说,边疆少数民族地区需要立足本土培养人才,储备年轻力量,把遗落在民间的民族文化以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展现出来。

  师傅领进门,学艺在个人。今年,耿马文艺演出团队参演的舞蹈节目《女创拳》在郑州举行的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获得金奖。从此,这支32人的团队在当地小有名气。面对赞誉,杨忠寿说,“我们的树长大了,反而更要把根扎深”。

  从艺六十载,杨忠寿始终秉持“出人出戏走正路”的原则,他的很多学生因为基本功扎实而广受好评。“文艺事业养活了我的一家,趁现在还能动,我得继续出点力。”杨忠寿说。(完)

【纠错】 [责任编辑: 潘越]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86825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