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云南喜洲:大本曲的“掌灯人”

2019年11月26日 10:05:05 | 来源:新华社

赵福坤和“金花”们一起进校园,为孩子们演唱《金花唱消防》,表演结束后,赵福坤被孩子们围起来。赵福坤供图

  新华社昆明11月26日电(记者 彭韵佳)“木梁木柱木椽子,木门木窗木楼面,木头房子嘛最怕火,房主人家莫大意……”三弦伴奏,配以传统大本曲调,身着白族传统服装的赵福坤和他的“金花”们唱起以消防安全为主题的《金花唱消防》。

  这是被赵福坤创新改编的大本曲曲目之一。他将时新内容与大本曲调相结合,探索传承大本曲的新出路。

  “大本曲是白族传统的说唱曲艺。”赵福坤告诉记者,传统大本曲更像“说书”, “说”的部分 “汉字白读”, “唱”的部分用白族语言。大本曲有“三腔九板十八调”,一个人可以唱多个角色来讲述一个完整故事。

  “我会改编大本曲是受我父亲的影响。”赵福坤一边说,一边引记者见到了他的父亲——赵丕鼎。

  眼前的老者皮肤黝黑,瘦削的脸上满布皱纹,一双眼睛深邃明亮。个头不高,背部微微伛偻,因小儿麻痹,77岁的赵丕鼎腿脚不便,走路需要借助拐棍。

  16岁就开始唱大本曲的赵丕鼎也说不清大本曲的历史,只说在他出生时,大本曲就已经存在很久。赵丕鼎告诉记者,以前每到夏天农闲时,他便出去唱大本曲,一唱就是两三个月。“那时候身体不好,农活也做不多,出去唱大本曲能挣口饭吃,也能养活家里五六口人。”

赵丕鼎在校园中演唱大本曲,宣传民族文化。赵福坤供图

  堂屋里摆上八仙桌,桌上摆唱本、惊堂木,唱者配以折扇坐左侧,弹者斜跨三弦琴坐右侧,一唱一弹,娓娓吟唱。这是传统大本曲演绎方式。

  “一听弦堂三弦响,百姓脚底直发痒。”大本曲是白族人耳熟能详的曲调,很多人时不时还能哼上一两句。“后来家家都有电视,大家伙儿都喜欢看电视,不太愿意出来听曲了。”

  电视、网络等新兴媒体对大本曲产生了巨大冲击,赵丕鼎和儿子开始琢磨大本曲的出路。

  偶然间,赵丕鼎发现村里政策、新鲜信息的传递经常用念文件、读报纸的方式,因为语言习惯的问题,大家常一知半解。“当时就想,要不把这些政策都谱上大本曲,唱给他们听。”保留大本曲吟诗、道白、行腔的基本形式,配以传统曲调,赵丕鼎与儿子开始把政策用老乡们耳熟能详的方式唱给他们听,听大本曲的人又开始多了起来。

  “这是一举两得好事儿,用大家熟悉的曲调,既能让村里人知道党的政策,我们也能继续唱大本曲给大家伙儿听。”赵丕鼎说出了他的“私心”,他想用这种方式让大本曲继续被传唱。

赵丕鼎和赵福坤在校园中同台演唱大本曲。赵福坤供图

  2016年大理治理洱海时,赵丕鼎还新谱了《昔日洱海》《保护洱海》等大本曲曲目,被广为传唱。“保护洱海是每一个大理人的责任,这种观念要让乡里乡亲都知道。”赵丕鼎谈起创作初衷。

  即便有过对大本曲未来发展的困惑,毕业后的赵福坤依然坚持唱大本曲,“爸爸一直都喜欢大本曲,也想让它传承下去,那我就把对他孝心都放在唱大本曲上。”说话间,赵福坤的手一直搭在父亲肩上,腼腆地笑了。

  白族绕三灵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绕三灵的标志之一就是弹唱大本曲。2008年,赵丕鼎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白族绕三灵代表性传承人。

  “我就想把大本曲一直唱下去,不能让白族人丢了自己的东西。”唱了61年大本曲的赵丕鼎说。(完)

【纠错】 [责任编辑: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3138583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