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政法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行业 专题 服务 州市 云南故事 新媒体

滇池:一座城市“母亲湖”的挣扎与新生

2018年09月13日 10:55:11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昆明9月13日电(记者许万虎、褚怡)73岁的刘凡军记性大不如前,可当他每天散步至滇池湖畔时,仍能一字不差地回忆起儿时母亲教他的童谣——“滇池水儿连着天,漫漫淼淼碧无边;水上船儿摇啊摇,渔民归家又一天。”

  刘凡军家住中国云南省昆明市。他至今心心念念的,是滇池的蓝天碧水和那渐渐模糊的童年。

  绵延300余平方公里的滇池,是云贵高原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世世代代昆明人的“母亲湖”。“水清见底,渔舟唱晚”,这是刘凡军对儿时滇池最深的印象。这份诗意美景,一直延续到他的中年。

  “突然就变了,就像我曾经生活的村庄,慢慢变成了城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受工业粗放发展和城市扩张影响,滇池水质开始富营养化,“水畔有白色泡沫,还有死鱼烂虾。”

  当时,刘凡军在昆明做外贸生意,一年回一次家,一年心痛一回,“孙髯翁(清代文人)口中的‘五百里滇池’被岁月萎缩了,难道那份清澈也要跟着没了?”

  刘凡军的担忧应验了。当年的一项监测数据显示,滇池水质降为劣V类,成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之一。

  为“财富”舍弃“绿色”,还是让“绿色”留住“财富”?一面是高速发展的经济催生钢筋水泥,一面是承载乡愁记忆的母亲湖伤痕累累。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连续在四个“五年规划”中将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纳入重点流域治理规划。云南省先后颁布实施了《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等多项法规和规章,使滇池保护治理向科学化和法制化转变。

  在法律护航下,滇池治理按下“启动键”。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副局长吴朝阳说,起初以点源污染控制为主,治理面不广,这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仅仅是“还旧账”,污染的发展趋势并未得到遏制。

  2015年以来,中国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云南将“争当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定为该省发展的三个定位之一。滇池治理逐渐迈入流域系统治理阶段。

  如今,近百公里的环湖截污干(管)渠,让城市污水“绕道走”;牛栏江补水工程建成通水,每年补水滇池5.66亿立方米;滇池流域内20个集镇、885个村庄生活污水集中处理,不给污水入湖“留机会”。

  “滇池还实施封湖禁渔。”吴朝阳说,期间,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加大打击违法偷捕行为力度,清理取缔违禁渔具;同时强化生态修复,投放鲢、鳙鱼苗以及其他土著鱼类,希望构建滇池良性生态链。

  “治湖先治水,治水先治河。”2008年起,滇池流域实行“河(段)长责任制”,经过数年发展,河道管理已经向乡镇(街道)、村(社区)、村(居)民小组、沿河单位延伸。

  41岁的昆明市福海街道办事处新河社区党委书记杨枫懂水情、知水况,是社区“包河”责任人。他所负责的船房河,是滇池35条入湖河道之一。“虽然只一小段,管的事可不少,要治脏、治乱,还要管绿化。”

  经过科学治理、综合施策,经历了治污阵痛的滇池,水环境日益改善,水质趋稳向好。吴朝阳说,今年一季度滇池全湖水质由V类上升为IV类,富营养化程度逐步缓解,一度消失的国家珍稀鸟类彩鹮及白眉鸭重新出现。

  滇池治理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依然任重道远。为了让滇池水更清,未来两年,昆明市还计划实施市级滇池治理重点项目64个,总投资近76亿元。

  对于治理中的“硬骨头”,当地也有“硬办法”:水质未达到考核目标的滇池流域上游单位须缴纳生态补偿金。去年,昆明市首次收取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金约4亿余元,这笔资金将用于滇池保护治理项目。

  “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吴朝阳说,未来滇池治理的路还很长,但这一理念将贯穿到各项工作中,“目标只有一个,还滇池一汪清澈”。(完)

[责任编辑: 胡安琪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74649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