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仲如贵戒酒记

2018年04月13日 09:50:15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杰文津、罗骁兵、白靖利

  仲如贵爱喝两杯,但不酗酒。和云南省元谋县千千万万户农家一样,多年来他以种菜为生。

  得益于独特的气候条件,元谋县成为闻名遐迩的“大菜篮子”,每年有45万吨蔬菜从这里远销全国甚至海外,不少菜农因此脱贫致富。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产销信息不对称等原因,菜农收入容易受到菜价波动的影响。

  仲如贵以前种菜随大流,觉得这样简单、自在。他说:“卖了菜我就拿钱上街喝点小酒,多自在。”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2012年。

  这一年仲如贵“押宝”的洋葱价格暴跌。每斤只卖0.1元,白种了一季不说,自家5亩地每亩至少倒赔1000元。

  种“跟风菜”的这几年每年不过万把元收入,家里有一位老人要赡养,还有两个正读大学的孩子要供,日子怎么过?

  “唉,该听老支书的话。”说到这里他端起杯,又放下,涩口。

  南繁村村支书仲家楷曾多次劝仲如贵加入南繁协会,生产“南繁种子”。

  “南繁种子”是指利用南方一些地方的气候和光热条件繁育的种子。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元谋就是我国南繁种子的重要基地。

  2004年,元谋县南繁种子繁育协会成立,繁育的种子逐渐成为当地农民的“金种子”。

  “一亩南繁地,纯赚三五千(元)。”仲家楷算过,农民跟风种菜,年纯收入一亩地高不过2000元,行情一波动,还可能大亏。但南繁育种,包教、包收,每亩纯利在3000元至7000元之间。

  越来越多农户意识到,参与南繁种植意味着:每亩纯利高、免费学技术、饭碗“泥”变“铁”……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协会会员由成立时的260户,发展到现在的3600余户。

  然而直到2012年,会员名单里始终没有仲如贵的名字。

  “老支书,你那个不是南繁,你那是麻烦哟。”仲如贵每次都笑嘻嘻地拒绝,其实他内心的小算盘是,“种了南繁,我咋个去喝酒嘛。”

  南繁育种是个技术活儿。协会除了为种植户免费配发粮种、农药,进行技术指导,还要求种植户按照规范流程、规范方式进行种植操作。仲如贵心想,一旦种上南繁,就喝不上“自在”酒了。

  仲如贵的这种“自在”,终究难以为继。他踟蹰着蹭到仲家楷家,想加入南繁协会,满脸涨得通红,只挤出三个字:“不喝咯。”

  到2018年4月,仲如贵加入元谋南繁协会已经整5年。现在他共种8亩地,其中4亩种“南繁”,4亩种果蔬。家里的欠债早就还清,两个孩子都已大学毕业,小孙女健康可爱。

  不过,酒,仲如贵还在喝。

  他结交了一群特殊的“酒友”——全国各地来元谋南繁种子基地的农业技术专家。种植之余,仲如贵会请他们到家里,拿出自己爱喝的纯粮酿造小灶酒,一起开怀畅饮。一边喝酒一边向专家们请教市场信息和种植技术。

  仲如贵学得快,现在已经可以给别人传授技术了。

  已没人记得从哪天起,元谋街头小酒馆里少了一名“高阳酒徒”。但每周总有一天,仲如贵家中必定高朋满座,菜酒飘香。夹杂在欢声笑语之间的口音来自天南海北,不时可听到仲如贵自在开怀的大嗓门:“干杯!干杯!”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7108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