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激流中永生——追记云南省耿马县消防战士田正军

2017年11月27日 16:46:06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昆明11月27日电 题:激流中永生——追记云南省耿马县消防战士田正军

  新华社记者许万虎

  滇西南小城孟定镇,天还没亮,53岁的王桂芳拾掇好锅碗瓢盆,上街支起早点摊。这些年岁数大了,手脚不利索,赶早场是为了多揽几个客人。

  早年和丈夫离婚,女儿远嫁外省,平日里生活拮据,原以为自己老来孤单,谁知前几年学车时认了个“弟弟”,两人亲得很,从此她心里宽慰不少。

  王桂芳的“弟弟”叫田正军,是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消防中队战士。每次来镇上执行任务,他得空就找王桂芳拉家常,上回临别还往早点摊茶壶下悄悄藏了几百块钱。

  算起日子,再过几天,“弟弟”又要来看她了。王桂芳心里盼,却不急,她知道“弟弟”是当兵的,忙起来十天半月不照面也是常事。

  孟定镇高山深谷阴晴不定,常落急雨,南汀河水也不平静。就在十月底田正军告别王桂芳三天后,中队接到报警:贺海村三名傣族青年河中遇险。

  那天,村民们聚在河两岸田地里收辣椒,隔壁村的岩冷和村邻赶来串亲戚,看着河面平静,便趟河抄近道,不料刚到河中央,双腿卷进漩涡动不得。

  南汀河暗流密布,村民站在河岸干着急。死神面前,一刻也不敢等。接警赶来的田正军和战友迅速确定救援方案,穿戴好防护装备,攥着绳索下水。

  天色暗沉,河水刺骨,被困三人中一人体力不支被河水冲走,两人扑腾着死命挣扎。田正军带领两名战士,深一脚浅一脚迎着浪头挪步。

  终于,接近漩涡。战士们浑身浸满河水,双臂像挂了秤砣。顾不上喘息,田正军一声令下,两套备用救生衣精准投向被困村民,“快穿上,站稳了!”说着,嘴唇直哆嗦。

  上游河水狠命往下灌,气垫船难以控制。战士合力扯起绳索稳定船身,呼喊着让被困村民爬上船。

  “快,先把人带上岸!”田正军嘶吼着命令战士拽着村民朝岸边撤,双腿被冻得失去知觉,丝毫觉察不到脚下渔网和电线正悄悄蚕食。

  河岸人头攒动,晃动的手电筒光束四射,岩冷两人得救了。村民们扯破喉咙喊田正军的名字,硬是没回音。

  离别就在刹那。是夜凌晨,昔日开朗爽直的田正军,只留下冰冷的身体。精疲力竭的战士们瘫在地上,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田正军爱笑。27岁的他是陕西汉中人,典型的西北汉子,性子耿直、遇事果决。自从三年前他来到耿马,河洪抢险、洞穴营救,与死神周旋的事儿数不过来。

  去年七月,四盘山乡陡峭山林里,一名上山采药的妇女跌入20米的深穴,亲属闻讯赶来,救人不成反困洞中。

  洞口山石锋利、洞身峭壁湿滑。接警后,田正军带队火速抵达,消防车停在山脚,由不得多想,扛起装备疾步登山,好几次差点跌下陡坡。

  到达现场,测量洞深,排查有害气体。几分钟后,他带领战士一寸寸向洞底的未知滑去。村民得救了,他乐得像个孩子,临别又严肃起来,“生命不能大意!”

  “他是农村孩子,对老百姓感情深。”耿马县消防大队大队长王何海说,在田正军心里,为老百姓冲锋陷阵不光是职责,更是本能。

  “我是党员,我先上。”耿马县勐永镇香竹林村是消防战士们的挂钩扶贫点,一有为村民做事的机会,谁也抢不过他。

  “山路再难走,他也要挨家挨户宣讲国家政策。”战友范勇回想起与田正军下乡的日子,面色凝重,垂首低语,“村民土地、收入他都清楚,支招创业点子也多。”

  告别是心痛的,尤其对于年轻的战士。田正军走后,耿马县消防大队里,曾经活泼的战士们大多寡言沉默。

  去年春节,田正军带着新婚妻子来部队,战友们准备的《猪八戒背媳妇儿》的俏皮音乐还在部队电脑里,大家舍不得删除。

  前几天,战士们终于聚在一起,回忆与田正军一起度过的快乐而艰辛的时光。每人一张彩纸,写下与田正军的告别:“消防战士,险境里的希望之光”……

  该是回家的日子了。从云南到陕西有多远?只有田正军的战友说得清。千里路途,战友们将田正军的灵柩贴近胸口,舍不得旁人碰。

  “欢迎消防英雄回家!”汉中市镇巴县殡仪馆人潮涌动。追悼会后,当地革命老区数万群众自发护送灵车前往烈士陵园。

  英雄无言,正气长存。公安部批准田正军为烈士,云南省公安厅为他追记一等功,云南省公安消防总队追授他“优秀共产党员”……

  转眼,田正军离开快一个月了。傣乡孟定一如往昔般热闹,没人敢和王桂芳提起田正军离去的消息。她照例守着早点摊,却再也不见“弟弟”回来。(完)

[责任编辑: 石光良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31367826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