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政法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行业 专题 服务 州市 云南故事 新媒体

云南白药混改“密码”

2018年10月10日 10:01:55 来源: 云南日报

产品检测

产品下线

装箱待发

自动化生产线

物流中心  

  白药控股系白药集团的控股大股东,此前为省国资委100%股权的全资国企。白药控股混改方案一经公布,立即引起各方关注。有媒体认为,此次白药控股的混改规模之大、推进速度之快、审批效率之高均为行业少有,是行业标杆性事件,称之为国企混改的“白药模式”。社会各界纷纷对白药混改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白药模式”是国资监管真正由“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的有益探索,为未来国企改革提供了可借鉴的重要经验。

  但也有公众疑惑,云南白药不仅是云南省企业中的翘楚,也是全国大健康产业领域的佼佼者,这样优质的企业为何还要混改?也有人质疑,云南白药混改是因为缺钱吗?还有人担心,民企“混”进来后,能否支撑云南白药这家老国企的持续增长?

  日前,记者采访了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汪戎,以探寻云南白药混改“密码”。

  新闻背景

  2016年12月,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控股”)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正式发布,一家来自福建的民企新华都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斥资200多亿元进入白药控股。

  2017年6月,白药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集团”)发布公告,江苏鱼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拟向公司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再次增资50多亿元,增资完成后,将成为第三大股东。至此,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江苏鱼跃分别持有白药控股45%、45%、10%的股权,白药控股实现了混改方案的股权结构调整目标。

  为何混改

  “党的十八大之后,国企混改被党中央列为国企改革的突破口。所以不仅是白药控股混改了,在国内和省内,很多国企都进行了混改。”汪戎认为,省委、省政府推进白药控股混改的试点工作,一是为落实党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战略部署,探索云南国企全面深化改革及国企混改的成功之道;二是将企业做得更大更强更优,引领和推动云南医药制药业的发展,以构建云南大健康产业更强大的制造业支撑。“包括白药控股和白药集团的云南白药是我国制药业的领军企业之一,也是云南省的优质企业。从目前已经进行混改的国企来看,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企业大都是优质的企业,很少有经营不下去的企业。”

  汪戎解释道,国企混改是在股权层面上进行的市场化选择的改革。因为优质国企的国有资产也是优质的,其市场信用和信誉较高,会获得市场充分的价值认同,有利于吸引和选择优质的民营资本进入,实现战略性强强联合,对于促进国企混改具有示范效应。如果选择资产不良的国企,甚至是面临破产的国企进行混改试点,一旦进入市场并购和评估,其国有资产会被严重低估。从现有的国有资产,特别是非充分竞争性行业国有资产并购重组的成功案例中可以看出,非优质的国有资产与优质国有资产在国企内部或国企间进行重组、改造和提升,这既符合国有资产整体布局的需要,也是做强做优国企的有效选择。白药控股身处竞争性行业,面对多种所有制经济实体和国际化的竞争对手,企业为应对市场外部环境和发展格局的变化,提高自身的持续创新和发展的能力,积极地选择了探索混改的道路。

  “中国目前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医药市场。但现实的中国药企是什么样的状况呢?在去年全球排名前50的药企中,没有一家是中国药企,60%左右是欧美药企,而非欧美药企中,日本有10家、印度有两家、南非有一家。”中国医药企业的现状是与中国医药市场的发展不相适应的。汪戎表示,中国优秀的药企应该有将自身打造为国际领先医药企业的使命感和紧迫感。云南白药不但是百年“老字号”企业,也是中国民族品牌的代言人之一,理应代表中国走上国际舞台,成为一家全球性医药企业。白药控股混改完成之后,无论从机制上、实力上都初步奠定了成为一家国际性企业的基础,公司的全体股东和经营管理团队对此都充满了信心。

  当前,传统药品市场增速放缓、竞争加剧,同时,创新科技迅猛发展,正推动产业发生颠覆性变革。面对剧变的外部环境,当云南白药向更高目标冲击,与国际公司展开市场竞争与合作时,体制机制束缚下的深层次矛盾将会凸显出来,靠复制原有模式来谋求突破几乎就是刻舟求剑,而且很可能在一夜之间,云南白药就会从行业领跑者变成传统产业落幕者。因此,利用战略窗口期,尽快完成改革是白药转型升级的重大机遇和转折。

  怎样混改

  “白药控股混改既是改革探索,其进程就并非简单快捷,而是经过反复研究、认真设计、充分比较,并依法依规,通过规范的市场化选择和政府审批程序,历时近两年才正式启动,又经过半年才实现了股权结构调整的目标。”汪戎特别强调,省国资委没有简单地采取出让白药控股国有资产的方式,而是选择了对企业完全现金增资扩股的方式来实施混改,而且对民营企业投入的现金资本锁定了6年。这样,省国资委虽然没有通过混改让政府获得出售国有资产的收入,却为企业进一步的发展引入了大量资金,保障了企业在较长时期内有充足的财务能力,实现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对于“云南白药创始人曲焕章夫人当年把秘方献给国家,云南白药混改后,秘方也就私有化了”这一质疑,汪戎说,曲焕章夫人把秘方献给了国家,不是献给了哪家企业。曲焕章的遗孀缪兰英女士将秘方献给国家后,其处方、技术和工艺都属于国家所有,并列为保密范围,受国家法律保护。云南白药的生产企业拥有白药秘方使用权,而并不拥有秘方的所有权及其相关知识产权,而生产企业的资本所有者,无论是国资或民资,都不可能拥有秘方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目前,白药秘方的使用和生产企业是白药集团,因此,白药控股的股东,包括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均不可能拥有秘方的所有权和使用权。

  “说白药控股已经是私企,更是一种误解。”汪戎认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中企业存在形式之一。国企的混改正在探索的道路上,目前实施混改的企业,无论在股权结构、治理模式、运行机制,还是在管理制度、管控方式上,存在着不同的选择,因此,必然在产权属性上表现出不同的特征,不能简单用“国企”或“私企”来划分。

  白药控股的混改在企业的股权结构和治理模式上进行了大胆的探索,表现出自身的独特性。混改后的白药控股,国资委是大股东,但不控股,新华都也是大股东,但也不控股,它是没有单一大股东的企业,也就是无实际控制人的企业。很显然,白药控股已不是原有的全资国企或控股国企了,但也绝对不是私企。公司董事会由国资委和新华都各委派两名董事,江苏鱼跃委派一名董事,共5人组成。

  于是,受股权结构和董事结构的约束,任一大股东委派的董事长都不能成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这样的股权结构和董事会形成了各股东既要紧密合作,又可相互制衡的效应,使公司在重大投资决策上产生着共同推进的积极作用和控制风险的稳定作用。而经营团队又拥有了在生产和市场上的最大经营决策权,可以在第一线和第一时间快速应对市场的变化,自主地在全球进行经营性的资源配置。同时,股东会和董事会中大股东紧密合作和相互制衡的机制,使更贴近市场和客户的经营团队在企业发展战略和重大决策中,产生着重要的影响力。

  其结果是,经营团队的选择、聘任、激励和考核就成为股东们和董事会重点关注的事务了。白药控股又一重要的探索就是经营团队完全市场化改革。白药控股混改之后,经营管理团队不再拥有原国企领导人的身份及所有的相关待遇,成为完全的职业经理人,总经理由董事会选聘和考核,经营团队由总经理选聘和考核。自此,这支长期持续合作,并推动云南白药20多年高速发展的优秀经营管理团队,又在新的管理和经营机制下,继续为企业创新、突破而服务。他们对国家和社会负责,对市场和用户负责,对企业和员工负责,对全体股东利益负责。

  成效咋样

  众所周知,近20年来,云南白药为传统国企竞争突围、跨越发展提供了鲜活的样板和示范,成为中国中医药文化的典型代表和民族工业的一面旗帜。自1993年上市至今,白药集团营业收入增长了418倍,净利润增长了240倍;1999年至2017年间,营业收入年均增长率达35%,净利润年均增长率达28%,净利润增长了241倍;1999年至2017年间,营业收入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9%,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8%。

  从1999年至今,云南白药实现了从一个地方性企业向全国性企业的转变,企业性质从单一药企向医药全产业链的转变,企业战略从产品层面向产业层面的转变,品牌内涵从抚慰伤痛向呵护健康的转变,商业模式从传统中药制造商向健康服务提供商的转变,保持了远高于行业增长速度的快速发展,成为云南乃至中国大健康产业的领跑者。

  那么,混改一年来,云南白药表现咋样?

  从资本市场来看,混改符合市场和投资者预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积极反馈。云南白药实现了市值“千亿”的突破。2017年,位居中国医药上市公司市值前10强排名第4名,营业收入前10强第7名。福布斯亚洲最佳上市公司TOP50,行业排第二名;2018年,名列中国医药上市公司竞争力20强第7名。中国中药制药上市公司市值第二名,营业收入第二名,被评为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财富中国500强。

  2017年是混改后的第一年,白药控股各项经营指标均实现了全面增长。营业收入244.99亿元,同比增长8.33%;利润总额33.62亿元,同比增长32.21%;净利润28.6亿元,同比增长39.5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28亿元,同比增长213.41%。

  “当前,我国医药行业正面临着新的机遇与挑战,白药持续保持稳步增长,显示了混改后所表现出来的机制优势,以及其内部产业结构的调整到位。”汪戎表示,混改的目的不是单纯地引进民营资本,而是要创新企业的治理机制和运作机制,让企业更好地发挥潜能,把白药做强做优做大。“混改一年来,白药的营收不仅没有下降,还创造了历史最好水平,去年白药的净利润增长高达39%,是历史最高水平,效益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如何突破

  2018年,医改深化、商业模式探索、“互联网+”和科技创新仍将是医药产业的关键词,市场对优质创新药、优质仿制药、优质原料药、优质消费品、优质医疗服务体系日益增长的需求,以及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与医药产业的深度融合,将形成合力推动医药产业转型升级,并加速产业资源整合和新业态涌现。

  面对医药产业内部竞争和分化的愈发激烈,面对中国制药企业与世界级巨头之间存在的显著差距,面对新的产业格局,云南白药该如何突破组织僵局和业务困局?如何转变思维定势和发展方式?而未来健康产业的战略重点又在哪里?

  “当整个医药产业的底层商业逻辑发生变化,原有的管理运营方式和价值创造模式将被彻底改造和颠覆,而此时我们唯有重构价值体系、组织模式、流程机制、产业布局才能把握住转瞬即逝的机遇。”汪戎介绍,未来中医药仍会是云南白药的核心支柱和产业根基,但随着产业边界不断被打破和重新定义,将不再局限于传统中医药范畴,而是要充分理解和适应市场和用户的需求变化,顺应大众生活方式的变化趋势和世界医药产业的发展潮流,聚焦产业未来战略重点,在医疗和医药两个核心领域通过战略合作、开发引进、投资并购、创新服务等多措并举来打造云南白药新的竞争优势和盈利能力。

  “把制药和医疗融合起来将是白药未来的战略选择,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省委、省政府在白药混改时,所明确的做大做强做优的要求,着力将云南白药打造成一流大健康产业集团,让民族品牌为中国的制药产业贡献力量,为全省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及经济社会持续发展贡献力量。”汪戎表示,下一步,云南白药将继续围绕“新白药·大健康”战略,基于既有的资金优势、品牌优势、渠道优势和完全市场化的体制机制优势,巩固和提升药品板块、健康品板块、医药商业板块和药材资源板块等现有业务板块,由点及面地构建从金融端、资本端、产业端、产品端和服务端的完整产业生态圈,以培育云南白药全新的创新能力,努力成为代表中国医药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的国家队。

  “白药控股的混改为公众高度关注,尽管其中包括这样那样的不理解和质疑,却也充分体现了百姓大众对云南白药的关心和热爱。国企的混改正在探索中,白药控股的混改也需要继续深化,混改的探索之路还是艰苦和漫长的。对白药控股混改的种种不理解和质疑,最好的回答只能是来自于企业发展和未来更为成功的实践中。”汪戎说。(记者 李莎/文 张彤/图)

[责任编辑: 韩文萍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5225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