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云南省委省政府现场办公会里的新希望④守护绿水青山 建设美丽之滇

2021年09月19日 10:15:07 |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昆明9月19日电(冯雨钐)今年3至6月,云南省委、省政府先后在16个州市召开现场办公会,为各州市发展“把脉定向”。

  “生态文明建设”是现场办公会中提及的一个高频词汇。围绕努力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的战略定位,云南省各州市担起生态重任,努力走出一条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为构筑国家西南生态安全屏障作出贡献。

  守护生命“血脉” 确保“一江清水出云南”

  “如果说青藏高原是‘亚洲水塔’,那么云南毫无疑问是亚洲的‘水管’。”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创院院长、云南省生态文明建设智库首席专家段昌群表示,云南位于多条大江大河的上游,金沙江、珠江等国内大河在云南穿行或起源,亚洲多条国际大河在云南通行。生物多样性丰富、生态区位重要的天赐禀赋,使云南成为我国生物资源战略地位重要区域、中国生态环境保护的关键地带,国家西南生态安全屏障前沿,这正是云南努力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的要义之所在。

  为担起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责任,现场办公会中,丽江市、昭通市、迪庆藏族自治州等州市被委以重任。

丽江市石鼓镇金沙江边绿柳成林(2020年4月21日摄)。新华网 赵普凡 摄

  长江上游金沙江流经丽江615公里,流域面积占丽江市国土面积的98%,生态环境保护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在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石鼓镇,“长江第一湾”的壮观景色吸引着众多游客前往,同样引人赞叹的,还有沿岸“杨柳两行绿,水天一色清”的美丽生态画卷。

  石鼓镇林业工作站站长和朝明说:“以前,在金沙江边走,满天都是风沙,现在,到金沙江边的柳林里去走走,连空气都是甜的。”过去数十年,沿岸群众自发在金沙江边种树,累计种下数百万株柳苗,打造出金沙江两岸绵延数百里的柳林,构筑起金沙江这道绿色屏障。

  “生态美是丽江最美的底色,生态优是丽江最大的发展优势。”丽江市委书记浦虹表示,对丽江来说,保护自然生态就是“国之大者”,必须树立“第一是保护,第二是保护,第三仍然是保护”的理念,把保护当底线,底线问题不能商量,不能逾越。

  面对仍然艰巨的生态环境保护任务,丽江誓将进一步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强化生态环境监管执法,强化生物多样性保护举措,以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为目标,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推进节能降碳工作,构建和持续完善生态环境的“社会共治”,不断增强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的满意度、获得感和幸福感。

赤水河源头(2021年5月2日摄)。新华网发(李东旭 摄)

  赤水河为长江上游右岸一级支流,发源地在昭通市镇雄县,涉及昭通市镇雄县、威信县共17个乡镇152个村(社区)104.2万人口。

  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镇雄土法炼硫开始盛行,粗放的生产方式对地表水、地下水以及土壤等造成破坏。

  为解决好流域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昭通市聚焦保护治理和减压修复两大重点,深入实施小水电站拆除清退、城乡生活垃圾处理设施补短板、污水处理设施补短板等“九大攻坚行动”,扎实推进赤水河流域(云南段)生态环境保护治理。截至目前,赤水河流域17座小水电站全部拆除,完成硫磺矿渣污染治理490万吨。

  昭通现场办公会根据昭通实际“把脉问诊”,确定了昭通要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安全屏障,建设“生态保护修复排头兵”的定位。

  为找准靶向,精准发力,近日,《昭通市生态保护修复排头兵规划(2021-2035年)》(讨论稿)的意见建议专题会议已经召开,有支撑、能落地、好操作、见成效的规划正加快走入现实。

白马雪山(2021年5月3日摄)。新华网发(田维星 摄)

  地处横断山脉腹地的迪庆州雪山巍巍、草木葱茏,是长江、澜沧江中上游主要的水土涵养带。到2019年,迪庆州森林覆盖率已达76.58%,居全省首位。为进一步守护好雪域高原生态环境,迪庆州生态环境局局长和雪涛表示,迪庆州将以实施生态环境保护“六大行动”为契机,以改善环境质量为主线,从加快“三线一单”成果发布与实施工作,落实好主体功能区规划,谋划实施一批大气、水、土壤污染治理项目,加强生物安全防护能力建设。

  “云南将再不仅仅是西南远疆边境之地,还将是中国生态健康发展的战略高地。”段昌群表示,随着我国开启生态文明建设新时代,国家启动了保护优先的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云南又处在长江经济带的生态首发区。作为一个生态经济的复合体,长江经济带的经济“龙头”在长三角地区,而生态“龙头”则在包括云南在内的长江上游各省市,只有“双龙共舞”,才能使长江经济带成为中国生态环境和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全兴区域,并借此辐射和带动全国高质量发展。

  擦亮高原“珍珠链” 呵护大地深邃“眼眸”

  除了纵横的河川,云岭大地上还有星罗棋布的湖泊,其中,九大高原湖泊像一颗颗璀璨的珍珠镶嵌在祖国西南边陲。

  近年来,九大高原湖泊一度面临诸多保护难题,且相关工作备受外界关注,因此,云南把九大高原湖泊保护治理作为压倒性任务,深入开展“湖泊革命”。在昆明市、玉溪市、大理白族自治州等州市现场办公会中,湖泊治理工作被频频提及。

滇池畔捞鱼河湿地公园(2020年1月19日摄)。新华网 赵普凡 摄

  在昆明,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强调,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滇池,让“高原明珠”早日重放光彩。

  “十三五”以来,昆明市持续实施对滇池污染的治理,2018年滇池全湖水质提升为IV类,为近30年来最好水平。2020年,滇池主要污染物指标大幅下降,与2015年相比,化学需氧量下降36.7%、总氮下降26.2%、总磷下降44.6%,建成草海片区生态湿地2442亩,提升滇池外海湿地3656亩,滇池湖滨生物多样性加快恢复。

  “十四五”期间,昆明市将实施碧水行动,切实推进以滇池、阳宗海为重点的流域水环境治理,开展控源截污工程、水资源管理工程、水生态保护修复工程等,重点推进滇池流域治理,并持续做好其他流域治理。

航拍镜头下的洱海一隅(2020年12月9日摄)。新华网 赵普凡 摄

  近年来,被视为“水质风向标”的海菜花重现洱海、129公里的洱海环湖生态廊道全线贯通、连续三年实现7个月Ⅱ类水质的新纪录等好消息,证明了洱海治理成效显著。

  围绕治理任务,日前,大理州邀请国内湖泊治理和水生态修复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召开第二次洱海水质藻情专家分析会,再次为洱海保护治理工作“把脉开方”。

航拍抚仙湖(2020年7月29日摄)。新华网 赵普凡 摄

  抚仙湖、杞麓湖、星云湖养育了世世代代的玉溪人。近日,抚仙湖、星云湖、杞麓湖“两线”(生态廊道线和环湖公路线)划定方案通过专家评审。“生态廊道线和环湖公路线”确定后,将成为湖泊保护的重要屏障,永久固定住湖泊保护范围,倒逼流域经济社会转型升级和绿色发展。

  此前,在云南省湖泊保护治理工作会议上,阮成发曾强调,要紧紧围绕水质改善、水环境改善、水生态改善三位一体核心目标,“退、减、调、治、管”多管齐下,以革命性举措抓好高原湖泊保护治理。玉溪市将紧紧围绕目标要求,在“十四五”期间有序开展“三湖”保护治理工作。

  守护生物多样性“宝库” 描绘万物和谐图景

  云南素有“植物王国”“动物王国”“世界花园”“生物基因宝库”之称。段昌群介绍,云南地处青藏高原和中南半岛的过渡地带,以及东南季风和西南季风的交汇区,特殊的地理、地质、气候条件,使云南成为我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区之一。

  在这样的背景下,现场办公会对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等生物多样性较为集中的州市提出要求,其中怒江州要建设成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示范基地、国际生物多样性保护核心示范区;西双版纳州要把保护雨林、保护森林、保护珍稀动植物作为各级领导干部的政治责任和基本工作要求。

  怒江州地处滇藏结合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和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腹地,辖区内有大面积保存完整的原始森林分布,植被类型、物种丰富度和特有化程度居世界大陆区系首位。

高黎贡山(2019年12月17日)。新华网发(范南丹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怒江州委、州政府先后制定出台多项文件,完善权责清晰、多元参与、激励约束并重、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建设机制体系,并坚持系统治理,驰而不息加强生态保护与修复,坚持从严管护,保护好生物多样性。

  怒江金丝猴从2011年发现时的100只左右增加至230只左右;2017年,发现中国兽类新记录物种红鬣羚;2019年,首次发现我国境内最大滇桐物种种群,狼、水鹿、水獭等动物的踪迹重现怒江……如今,怒江州野生动植物种群数量不断增加,彰显了当地生态文明建设的成果。

生活在高黎贡山的菲氏叶猴(2019年8月15日摄)。新华网发(毛三 摄)

  怒江州委书记纳云德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怒江州将坚持保护第一,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强化生物多样性研究实践,加快高黎贡山国家公园创建,把西南生态安全屏障的保护责任牢牢扛住。

  今年,一群北上的亚洲象成为了“网红”,人们在关注象群“萌态百出”的有趣细节时,也对它们的生存环境——热带雨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在云南省最南端的西双版纳境内,有着中国唯一的热带雨林自然保护区。“十三五”时期,西双版纳州推进保护区“4185”工程建设,开展西双版纳物种“零灭绝”行动,全州现有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10个,面积622.8万亩,占全州国土面积的22.2%。亚洲象数量增加到300头左右,望天树、鼷鹿、云南蓝果树等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绿海”(2019年12月25日摄)。新华网发(望天树景区 供图)

  “打造以热带雨林为依托、康养旅居为特色的世界旅游名城,是发挥西双版纳独有优势的必由之路。”阮成发强调,西双版纳要实施雨林保护行动、雨林修复行动、雨林回归行动、林城融合行动、环境治理行动,全域打造闻名世界的森林公园,保护美丽中国雨林胜地。

  西双版纳州委书记郑艺表示,西双版纳将推进“一城两区”建设。其中,西双版纳将重点推进西双版纳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项目,抓紧实施雨林和亚洲象保护、雨林修复、雨林回归项目,持续增加天然林面积、提升森林品质、促进人象和谐,全域打造闻名世界的森林公园,持续擦亮西双版纳生态文明底色。

  实施绿色转型 释放绿水青山生态红利

  阮成发强调,推动绿色低碳发展是国际潮流所向、大势所趋,绿色经济已经成为全球产业竞争制高点。为此,现场办公会为这些州市指明了“风向标”:普洱市要建成绿色经济示范区,临沧市要努力成为国家可持续发展示范区,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及保山市则要努力成为世界一流“三张牌”示范区。

  普洱市生态环境优越,自然资源丰富,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绿色经济试验示范区,建成18个自然保护区、3个国家森林公园、1个湿地公园,全市森林覆盖率达74.59%。

普洱倚象山半山酒店(2020年7月21日摄)。新华网发(邵鸿雁 摄)

  近年来,普洱市以国家绿色经济试验示范区建设为总平台,以打造世界一流“三张牌”为引领,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绿色发展的动能越来越强劲,已建成全国最大的云茯苓、白及、林下有机三七种植基地,现代茶园面积和茶产业综合产值全省第一,咖啡种植面积和产量全国第一,有机茶认证面积数、企业数、证书数领跑全省。

  当前,普洱正推动国家绿色经济试验示范区由“试验”迈向“示范”,下一步,普洱将把“碳达峰碳中和”作为经济高质量发展重要目标,同时提升优化绿色产业,全力打造现代林产业、旅游康养、高原特色农业3个“千亿级产业”,普洱茶、生物医药、现代制造3个“五百亿级产业”,拓展“两山”转化路径,探索市场化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临沧大地上不仅有澜沧江奔流而过,境内还有大小河流一千余条,水能资源丰富,是全国重要的水电基地。2020年,澜沧江流经临沧境内流域内的小湾、漫湾和大朝山三大水电站发电量达330亿千瓦时,此外临沧建成光伏电站11座、总装机容量13.7万千瓦,在建风电站1个、装机规模4.76万千瓦,电力总装机达890万千瓦。

临沧境内澜沧江上建有漫湾、大朝山和小湾三座百万千瓦级电站(2013年10月30日)。新华网发(临沧市政府新闻办 供图)

  “十四五”期间,临沧将继续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做优做强绿色能源产业、提高水电资源利用效率、科学有序发展新能源,并构建清洁载能加工产业体系。

保山青华海国家湿地公园(2019年8月20日摄)。新华网发(毛三 摄)

  文山和保山一同被赋予建设世界一流“三张牌”示范区的重任。

  依托大滇西旅游环线建设的重要契机,保山提出高标准打造高黎贡山国际生态旅游度假区、腾冲国际康养度假区和滇西抗战文化体验区“三张名片”,志在打响“世界高黎贡山·世界自然遗产——云南保山”旅游品牌。

文山普者黑风光(2021年4月1日摄)。新华网 赵普凡 摄

  文山州推动以水电为主的绿色能源与铝产业深度融合,正在砚山、文山、富宁等三县市打造世界一流“中国铝谷”核心区,在打造世界一流“绿色食品牌”“健康生活目的地牌”方面,正依托当地优势资源,打造世界“三七之都”,不断开发新产品,延伸产业链。

  云南的良好生态是发展的本钱与优势,加强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坚持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相统一。实现绿色发展,云南未来应如何探索,有何可为?

  在段昌群看来,云南生态环境地高位重,先天的生态资源禀赋突出,但另一方面经济社会发育水平较低,需要保护的对象很多,且不少保护的区域同资源开发空间重叠,保护与发展存在一定的矛盾和冲突。

  “在这样的省情条件下,云南的经济发展必定要秉持一些基本的原则。” 他表示,云南的发展在不同程度上都要以资源与环境为基本的支撑条件,因此必须以保护为基础;同时,产业选择需要向生态化、绿色化、节约型的方向发展;此外,云南的传统产业,都需尽快往绿色化的方向进行转型和突破;未来,云南还需大力发展第四产业——以生态产业、绿色经济为内涵的新经济。

  段昌群进一步强调,云南清洁能源基础、气候气象条件以及绿色产业发展基础皆颇具优势,因此,在我国全面落实“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的大背景下,未来云南转型发展和跨越突破要往绿色生态化方向进行全面推进,在实现自身“破茧成蝶”的同时,更要为国家实现“双碳”目标作出云南贡献。(完)

【纠错】 [责任编辑: 范芳钰]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10196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