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频道
  • 体彩广告
  • 体彩广告

风味云南,“醉倒”在糯米的香甜里

2020年08月26日 11:36:53 | 来源:新华网

 

甜白酒(8月12日摄)。新华网发(李丹 摄)

  对于云南人来说,品上一碗冰镇的玉溪甜白酒,是让心情愉悦起来的特殊方式之一。舀一勺入口,丝丝凉意伴着浓浓的酒香,穿过牙缝,缓缓流入喉咙,甜甜糯糯,沁人心脾。这,就是“醉人”的甜白酒的味道!

  甜白酒,又称酒酿、醪糟,主要原料是糯米,口味香甜醇美,深受人们喜爱。云南玉溪的甜白酒主要采用糯米制作而成,营养丰富,色泽金黄,清凉透明,口感醇甜。能“醉倒”在这糯米的香甜里,是幸福的。

  十二分用心焐出妈妈做的味道

  在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区,要说在哪儿能吃上一口让人怀念的甜白酒,当地人必定会想到九溪镇鸡窝村“姊妹糍粑”店的史自芬酿制的、饱含“妈妈味道”的甜白酒。

饱含“妈妈味道”的甜白酒(8月12日摄)。新华网发(李丹 摄)

  从“姊妹糍粑”的招牌便能看出糍粑是史自芬主营的卖品,而甜白酒这个副业却渐渐抢了糍粑的“风头”,给史自芬带来了大批忠实的顾客。

  “我家做糍耙是季节性的,每年从农历五月后就做不了,要等到新米上市才可以做。空出来的这两个月总要找点什么事情做才行。我去镇上的集市发现没有人做甜白酒,所以就想着做甜白酒来卖。”说干就干,史自芬开始寻着妈妈做的那种感觉焐起甜白酒来。

史自芬蒸糯米饭(8月12日摄)。新华网发(李丹 摄)

  酿制甜白酒,看起来比较简单,但要焐出妈妈做的味道来,需要十二分用心。史自芬坚持用传统的土灶、木柴火,把浸泡透的糯米蒸透,然后倒在桌子上,撒上适量的凉开水,不停地用手把富有粘性的糯米分散开。持续的忙碌,汗珠布满了史自芬的额头,她顾不上擦,“想起小时候吃妈妈焐的甜白酒,我很怀念,因为妈妈做的味道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变,所以我也坚信我能找寻到那个味道。”史自芬说。

  说话间,糯米拌得差不多了,也凉到了合适的温度,史自芬撕开几包甜酒曲撒在糯米上,又开始用力地拌起来。“要焐熟甜白酒,甜酒曲放的量是关键,焐的时间也要控制好。三天的时间焐出来是最好吃的,提前熟了会酸,焐过头了甜白酒会变辣,口感差。为了寻找妈妈做的味道我试验了一个月呢。”说到这,史自芬有些难为情地笑了起来,“我们小时候是用瓦盆和青松毛焐,现在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不摘青松毛,想来想去,决定用空调来控制温度。”

史自芬检查甜白酒有没有焐熟(8月12日摄)。新华网发(李丹 摄)

  史自芬熟练地把拌匀的糯米一瓢一瓢地舀进盆里,搬到身后房间的柜子上,盖上保鲜膜,调好空调温度,关上了门。要多少度温度能焐得熟?焐几天的时间才最好吃?带着这些问题史自芬反复地试验,终于摸索出了成功经验。“现在顾客吃了我做的甜白酒都说这种口味是他们小时候吃到的,大家都爱吃这个味,很多顾客吃过后又特意回来买。”

  困境中寻找生活的甘甜

顾客品尝甜白酒(8月12日摄)。新华网发(李丹 摄)

  走进九溪镇农贸市场,一眼便能看见史自芬卖甜白酒的摊位前站满了人,有的顾客甚至站在摊位前就开吃起来。这些人都是她的常客,交易间还透着生活中的点滴关怀:“小女儿生了吧?是小孙女还是小孙子?”一整天,买甜白酒的人都很多,史自芬的脸上一直挂着“醉人”的笑容。旁边摊位的一位大姐介绍道,她是一个独立自强的人,面对不完美的人生,虽然难受过、失败过,但是从来没有退缩过。

史自芬从农贸市场收摊回家(8月12日摄)。新华网发(李丹 摄)

  “自从丈夫出车祸以后,家庭收入就少了,我一个人撑着这个家,所以一门心思地想着再做点生意多挣些钱。”说到这,史自芬勉强挤出笑容,眼泪却不听使唤地流下来。史自芬说,她是2019年4月下旬开始酿制甜白酒卖的,每逢双日(偶数日期)都会骑着三轮车到10公里外的九溪镇农贸市场摆摊,因为卖甜白酒的时间还不长,史自芬一直坚持去到人更多但路途更远的集市上卖,每个月单算甜白酒的收入约有3000多元,也能贴补些家用。“丈夫是残障人士,我们还有一对女儿,我不能让她们受苦受罪,不管有多难,我都要坚持下去。好在现在成功了,不管吃了多少苦都是值得的” 史自芬说。

  凭借着自立自强的冲劲,史自芬始终坚守着那份执着,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去战胜困难与挫折,把爱拌进糯米粒间,用心经营着“妈妈的味道”,让每一个人铭记着这份乡愁,感受着这份“醉人”的甜蜜。(完)(徐华陵 李丹)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云]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071393074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