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频道

云南非遗·丽江记忆 (2)东巴画| 薪火相传 让纳西古韵焕新彩

2018年04月18日 09:31:20 | 来源:新华网

东巴纸牌画。新华网 李宁 摄

  新华网昆明4月18日电(韩文萍 潘越)从云南丽江古城出发,溯金沙江上行至玉龙纳西族自治县老君山,在老君山深处,坐落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鲁甸乡新主村。村子虽不起眼,却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巴画的重要分布地区。“以前这个村落出过很多著名的大东巴,他们写的经书,画的东巴画,很多已被海内外多个博物馆收藏。”云南省丽江市东巴画市级非遗传承人杨正元说。

  东巴是“智者”的意思,是纳西族原始宗教中的经师或祭司。纳西族东巴在做仪式时,要绘画各种各样的佛神、人物、动植物等形象,并进行膜拜与祭祀。这些绘画被称为“东巴画”。东巴画亦字亦画,因保留了浓郁的象形文字书写特征,被称为研究人类原始绘画艺术的“活化石”。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东巴画的一切渐渐被人们忘记,“活化石”面临消逝的危机。

  幸运的是,仍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辞辛苦,坚持不懈,薪火相传,甘当这些“活化石”的守护者和传承人,只为让东巴画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在现代社会重新焕发生机。

东巴画传承人和嘉龙(右)和杨正元一起上色。新华网 李宁 摄

  责任担当——“弘扬本民族文化,努力学习。”

  据了解,传统上东巴绘画主要以家庭为单位,以父传子、祖传孙的方式在民间自然传承,也有师徒传承。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传承人对东巴画的兴趣最初都源自家庭影响。

  “我是1968年开始跟父亲学习东巴文化,1983年在丽江市东巴文化研究所学习纳西语义表。”出生于新主村东巴世家的云南省丽江市东巴画省级非遗传承人和圣典说。

  “以前我曾祖父是一个著名的大东巴,我的一个姑爷爷也是一个东巴,小时候,他在村里面做祭祀,我经常跑去他旁边,听他念经、诵经。”杨正元告诉记者,耳濡目染之下,他渐渐对东巴文化产生兴趣,大概20岁左右时,正式开始学习东巴画,一学就学了14年。

  像和圣典、杨正元一样的传承人,多年来对东巴画由最初的自发喜爱,到如今的自觉传承,皆源自对保护和传承东巴文化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学习东巴画最初是以爱好画画为主,后来慢慢知道是自己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化。”和圣典说。

  2004年,丽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基地在新主村办了一个培训基地,后来和圣典被聘为培训教师,至今已有八年时间。八年里和圣典一共教了100多位学生,他们有来自宁蒗县的,有来自古城区的,有来自玉龙县的,人们汇集在这里,共同学习东巴文化。

和嘉龙介绍东巴画。新华网 李宁 摄

  甘苦之间——“四处奔波,学到的东西来之不易。”

  “这是象形的山,是美的意思,山美,水美。这一行我用纳西语给你读一下,好言好语传千里,山高水深对家门。”云南省丽江市东巴画市级非遗 传承人和嘉龙指着一幅东巴画为记者讲解道。

  这项亦字亦画的古老艺术并不好学,学习东巴画的过程通常很漫长。“一开始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连一个线条都不会画。老师就让我们写纳西文字,如果连纳西文字都写不好的话,就不能成为一个东巴画传承人。”杨正元介绍,当时他们是五六个人分成一组来完成一幅东巴画,大概画了七八年以后,就可以独立完成一幅作品。去年他画了一幅大鹏神鸟,现在挂在丽江市新主东巴文化传承学校里。

  而且,当时的学习条件也十分艰苦。“我是2003年开始学习东巴文化的,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我们就用录音机录下来,把今天晚上老师教的所有话题、所有内容都录下来。那个录音机不可以充电,一两天就要换一副电池。”和嘉龙说。

  另外,画东巴画所用的原料也十分昂贵,家庭困难的学习者只能用国画原料代替。后来,在丽江市、玉龙县政府的支持下,一些学习者有机会来到丽江市新主东巴文化传承学校。“在这里包吃包住,还给我们发补助,画的原料都是学校提供的。”和嘉龙说。

  除了学习过程本身的困难外,传承人还要面临生活上的困扰。谈及学习东巴画之路,和圣典分享了他的经历:成家之后,和圣典有了两个儿子,但家里就只有夫人下田劳动,家庭也比较贫寒。他四处奔波学习东巴文化,“有时候是老人家上山放牧,有些时候是到田里干活,我都是跑着到地里和山上放牧的地方去跟他们求学,学到的东西来之不易。”

  杨正元也面临类似的问题。他2004年开始跟着师傅和桂生一起学习东巴文化,“学了两年以后,中间有一段时间又不想学,因为我们毕竟是农民,要种地,每一年要在这里学习二三十天,家里面的事就忙不过来了。”杨正元说。

云南省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鲁甸乡新主村非遗传承人。新华网 李宁 摄

  留住文化——“我们已经老去,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尽管困难很多,但和圣典、和嘉龙、杨正元们还是坚持了下来,他们有着最朴素的心愿:让东巴画长久地传承下去,让子孙后辈了解东巴画、热爱东巴画。

  “东巴文化是在丽江三大遗产里面最主要的一个记忆遗产,传承东巴文化,教授东巴文化主要是希望我们本民族的文化永远存活下来。”和圣典说。

  杨正元表示,“我必须要传承纳西族东巴文化,传承给下一代那些没有了解过东巴文化的孩子。”

  对于未来,和圣典还有一个心愿,让这些学生更好地掌握东巴文化全方位的记忆,希望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希望这些学习东巴文化的学生们学得越来越好,因为他们是年轻人,朝气磅礴,我们已经老去,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完)

【纠错】 [责任编辑: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7119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