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高考故事】2001年高考考生刘希:高考让我真正体会“迎难而上”的含义

2017年06月05日 14:06:22 | 来源:新华网

刘希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新华网 罗春明 摄

  新华网昆明6月5日电(詹晶晶 罗春明)今年是高考恢复40周年,在不同的人心中,高考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2001年参加高考的刘希日前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高考让我体会到了一个迎难而上的过程,让我知道将来遇到问题怎么处理和面对。”

  刘希是2001年参加的高考,并顺利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随后又进入云南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目前是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提起高考,许多细节刘希至今记忆犹新。

  高考养成“精准化操作”的习惯延续至今

  刘希说,高考给他带来最深的影响之一就是“学会精细化的操作和精准化的判断”。

  “我们那年报考的规则是要先估分,然后根据估分填报志愿。当时监考的老师会发一张单独的草稿纸,这张草稿纸可以带回家,就根据这张草稿纸和评分标准来估计每一科的分数,最终得出总分。”刘希说,估分关系到报考的成功与否,因此也更像是另一场“考试”,“此前也有师兄师姐考得很好,但是由于估分没有估好,最终影响报考。”

  刘希是文科生,政治和历史等学科都有大量的主观题,要想得到一个相对准确的估分,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刘希的估分最终和实际成绩相差2分,这也为刘希填报志愿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么精准的估分,得益于刘希前期所做的大量准备。

  刘希说,在高考复习到一定的程度时,他把政治、历史中容易出简答题、论述题的重点知识点进行整理,并反复背诵,最终刘希发现,在一些政治、历史的主观题中,他能够答得基本符合标准答案。

  “我的精准化做得很高,有的题目甚至精准到标点符号,比如说这整个句子前半段是个分号,第二个是个逗号,后面又是分号,连这些我都记住了,当这样的题目出现后,我估分就很简单。”

  刘希说,小的时候老师和家长都说他是一个粗心的人,但是高考估分这件事让他学会了精准化的操作,这种影响延续至今。

  “我现在从事法官职业,我们审查证据、审查法律条文,也需要精细化的操作和判断。通过高考这样的一个磨练,逐渐把我养成一个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都善于观察细节、能够细心处理某些问题的人。”刘希说。

刘希保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高考只是人生的一段历程

  回忆起高考前一天晚上,刘希说紧张感肯定是有的,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他认为无论是高中的学习生活还是高考,都只是人生一个阶段而已。

  “在刚进入高中的时候我就是那种很顺其自然的学生,我很爱参加课外活动,高中时期我还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诗歌朗诵会,我很爱参加课外活动。”刘希说,“但我在高考备考这一年半很刻苦,后来整理复习资料,我原来做了这么多的习题,摞起来有很高。”

  刘希说,如果没有高考,他也没机会进入中国政法大学这样的高等学府学习,更谈不上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并最终成为一名法官。但他认为,高考给他带来更深的影响是真正体会“迎难而上”这个词的含义。

  “迎难而上这个词大家都不陌生,其实从小的时候应该从幼儿园开始,老师就跟小朋友说,遇到困难不要怕,自己来解决它,但是从小到大,很少有机会给我们一个完整的事件来让我们体会,遇到困难和事情怎么解决它。”刘希说,“经过了这么久,尽管当时觉得很困难的事情,现在看并不能称其为困难,但是高考的这个经历教会了我们如何去面对它。”

  刘希认为,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学会迎难而上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遇到困难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无论从个人的角度、社会、民族的角度来说都是必须的,高考确实是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历练的机会,这个机会是很难得的。”刘希说。

大学时期的刘希。受访者供图

  给考生的话:高考是一份生命的礼物

  提起高考对社会的影响,刘希回忆起他在云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的见闻。

  “2007年我读博士的时候,我到怒江州的一个村去做调查, 当时那个村子不通柏油路和自来水,没有电,更不要说什么手机信号和网络了。”刘希说,在他们临时住所旁边有一个希望小学,后来他了解到,当地一些孩子考上了云南中医学院后,就自发的参加学校的支教活动,并筹集了一些社会善款,返回家乡建设了一个希望小学。“对于山区的孩子而言,高考让他们有了走出大山,接触外面的世界的途径,甚至以后可以有能力后返回家乡,反哺家乡,改变家乡。”

  2017年高考即将到来,作为一位“过来人”,刘希给高考考生两点建议。

  首先,在临近考试前半个月,不建议铺天盖地的复习,可以在劳逸结合的情况下,对自己不熟练的知识点进行精准化的整理和诵读,“也许到了高考考场上你会发现,这半个月做的精准化的工作,可能会给你达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其次,建议考生放松心情,认真准备的同时,到考场上正常发挥即可,不要有太多的负担。(完)

【纠错】 [责任编辑: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3136341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