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州市 教育 社会 图片 经济 服务 云南故事 云南青年说融媒报道

探访中国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

2021年09月09日 10:17:31 来源: 云南日报

  ​探访中国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

  26年筑起一道绿色屏障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斑羚 供图

  游客参观高黎贡山宣教中心 供图

  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菲氏叶猴 通讯员 李家华 摄

  科研团队在高黎贡山开展科研工作 通讯员 余跃江 摄

  9月的高黎贡山,满目叠翠,生机盎然。

  位于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东坡下的隆阳区芒宽乡百花岭村,地处怒江大峡谷之中,森林覆盖率为93.7%。全村有8个村民小组600户2525人,村内居住着汉、傣、傈僳、彝等民族,其中傈僳族群众占全村总人口的60%以上。

  26年前,为缓解保护区与社区冲突,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引入 “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开展社区调查,推行参与式管理,支持周边社区经济发展,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应运而生,开启了社区农民融入保护事业的先河。

  如今,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不断发展壮大,会员由成立当年的65名发展到151名,并带动高黎贡山周边社区建立了46个社区共管组织,宣传保护法律法规、参与保护共管、发展社区经济,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保护持续向好,当地绿色产业不断发展,农民收入节节攀升。

  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可持续发展并驾齐驱

  大树杜鹃、明星鸟、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沿着光滑的水泥路步入隆阳区芒宽乡百花岭村鱼塘村民小组,道路两旁的民居墙体上,一幅幅反映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的墙体画格外显眼。

  近日,在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的帮助和支持下,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办公地点从芒岗文化大院迁到了大鱼塘村民小组,工人们正在对新的办公地点进行装修和布展。

  “协会属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发展的环境保护公益组织,我们建立了协会章程,规范了财务管理,让协会活动步入了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轨道。”2007年接任协会理事长的侯兴忠告诉记者,协会成立26年来,在协调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可持续发展矛盾,开展社区可持续发展项目、活动及交流,学习和传授有关自然资源利用和保护知识,促进农村社区经济社会发展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

  1995年12月8日,中国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在百花岭村诞生。围绕“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建设”“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和实用技术培训”“农业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典型农户示范与推广”3个项目开展活动,取得了显著成效。

  “协会每年举办不少于两次的农村实用技术和生态保护培训。”侯兴忠自豪地说,协会自成立以来,大力宣传保护高黎贡山生态的重要意义,不断增强村民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20多年来在辖区内没有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

  这几天,鱼塘村民小组格外热闹,收购甜柿、板栗的客商纷至沓来。

  “早在1998年,协会就组织会员到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县考察柑橘种植,并在百花岭村发展柑橘种植,目前已有7个柑橘品种。”侯兴忠高兴地说,“我们百花岭一年中有8个月可以吃到橘子。”

  多年来,协会牵头聘请经济林木和自然保护专家,先后对协会会员和当地村民进行了培训,通过开展生物多样性知识和板栗、甜柿、柑橘、核桃、咖啡等经济作物的种植、修剪、嫁接、病虫害防治等技术培训,村民们的农业科学技术显著提高,不少村民还成为“土专家”。

  村民生态保护意识增强、收入不断增加

  坐落于百花岭村旱龙村民小组的高黎贡山宣教中心自2016年10月13日正式投入使用。近年来,中心接待参观人数逐年增加,每年达两三万人次。

  走进展厅,高黎贡山举世罕见的生物多样性便呈现在观众眼前。

  “9个展区利用本土元素,结合现代设计理念和高科技手段,将大量科学研究成果,利用多媒体、声、光、电技术和手段,以直观、形象的文字和图像展示出来,让参观者更直观了解和认知高黎贡山,领会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参观中,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百花岭科研监测站站长蔺汝肃介绍,宣教中心的运用既提高了当地村民、参观者对大自然的认识水平,又增强了大家的保护意识,更能直观地分享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果。

  作为首批享受到高黎贡山“生态红利”的“鸟导”侯体国,如今也在为保护好当地生态、平衡生态系统而积极建言献策。他的女婿葛宝智正通过开展自然教育,讲授动植物知识,宣传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保护。

  大地的缝合线、生命的避难所、人类的双面书架、世界物种基因库……这些都是高黎贡山的靓丽名片。位于云南西部的高黎贡山于1983年经省政府批准建立省级自然保护区,1986年经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范围实行严格的封闭式管理,禁止村民到保护区活动。

  20世纪70年代,刀耕火种、广种薄收是高黎贡山脚村寨最典型的耕作方式,直到90年代初期还存在。背靠高黎贡山的百花岭村,祖祖辈辈靠山吃山,砍木料、放牧、狩猎、养蜂、挖药、采集野菜等生产生活方式,都是依靠高黎贡山的供给。

  “我年轻时也是一名好猎手,那时候打猎越打越穷,家里人反对,自己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1998年,蔡芝洪决定加入高黎贡山的护林员队伍,成为百花岭管理站的一名护林员。

  凭借对山形、地形的熟悉,蔡芝洪的护林工作干得游刃有余。“我们除了日常巡护外,还负责带领相关专家采集标本、设置红外线相机。”蔡芝洪说,通过跟专家的长期接触,他知道了许多野生动物的知识,如今他也可以通过动物的脚印、叫声、粪便来判断它们的名字。

  如今,高黎贡山已经初步建立起保护宣传教育的长效机制,采取多途径、多形式开展自然保护宣传教育工作,不断提高大家的自然保护意识。

  “像保护母亲一样保护高黎贡山。”这是采访多位护林员时,大家的共同心声。为了加大保护宣传力度,百花岭管理站的34名护林员集思广益,利用各自所在的微信群、当地红白喜事现场等发布相关保护知识,不定期走进学校宣传野生动植物保护,力争在辖区实现全民参与保护,管护好辖区17万亩森林。

  为了开展自然教育,传播生态文明,2012年11月28日,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引入国际先进的自然教育理念,在高黎贡山建立了中国大陆第一所自然学校——高黎贡山自然学校,为大家提供自然体验机会,充分发挥高黎贡山生态文明教育的功能。

  目前,百花岭村民的生态保护意识越来越强,进山砍伐、打猎来讨生活的日子已然成为历史,村民们由猎鸟人变成了护鸟员。

  据介绍,2020年百花岭村经济收入3480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600多元,比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成立前人均800余元增长了15倍。

  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保护高黎贡山的行动中。26年来,在协会的影响带动下,高黎贡山周边社区群众的思想观念发生了从“要我维护”到“我要维护”的根本性转变,高黎贡山的“绿水青山”成了社区群众的“金山银山”,实现了生态保护和社区发展的双赢。(记者 杨艳鹏 李建国 赵丽槐)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211310176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