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云南昆明“滇池卫士”陈嘉佳:“宁愿得罪人也不能得罪滇池”

2019年06月20日 10:35:45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陈嘉佳在滇池永昌湿地巡河,桨板上的竹篮用来装垃圾。汤洪伟摄

  轻盈的桨板划开碧蓝河面,溅起片片水花。河水清凉,微风习习,两岸披翠,长空如洗,从河道上看风景,别有一番韵致——桨板上的陈嘉佳和队友,也成了岸上人眼里的风景……

  原来,陈嘉佳他们不只是玩桨板,还是“市民河长”,正在巡河呢!挥桨前进,陈嘉佳说:“划着桨板也能护河,河里有些情况在水面看得更清楚。”

  陈嘉佳从2012年开始玩皮划艇,划遍了滇池和出入河道。今年初,云南省昆明市启动新一轮“滇池卫士”志愿服务,聘任了百名“市民河长”,陈嘉佳名列其中。他们一般周末休息时巡河,一月两次。

  巡河要留意“水底下、桥底下和树底下”

  早上9点多,吃上两个“烧饵块”,陈嘉佳就和队友高瑞辰、伏肖下河了。

  陈嘉佳和昆明一帮水上运动爱好者成立了“大风俱乐部”,“大风”本来是疯玩的意思。俱乐部里有冲浪艇、皮划艇和充气桨板,陈嘉佳跟记者聊起活饵救援、滚水坝和上岸风、离岸风,专业词汇一套一套的。

  爬上桨板,陈嘉佳告诉记者,巡河要留意“水底下、桥底下和树底下”。水底下可能有“地笼”,桥底下会暗藏抽水机,树底下藏着非法捕捞设备。

  陈嘉佳说起他的“巡河经”:这段河道主要问题是钓鱼的人多;下一段河道经过小吃店、饭店多,要注意河道里洗餐具或者拖把的;再往下两边是居民区,会有人非法抽水洗车或浇灌庭院花木……

  桨板来到小区边河里,因为没有地笼,钓鱼的人少,鱼儿成群自在游弋,时而跃出水面。陈嘉佳指给记者看:鱼儿多食量大,你看水草就长不起来,省了雇人打捞水草的钱。他还说,评价河道治理效果,光看水清不清不够,还应加上水生动植物这条。

  开门治河,才是长久之道

  正午时分,高原的阳光火辣辣直扑下来,突然,前面出现了情况——水面呈一团乳白色,桨板加快了速度。

  果不其然,这片水域散发出一股刺鼻味道,像是刚被人倾倒了什么。陈嘉佳很是气愤,他指着岸上的一道暗门说,“门道就在那里”。岸上的小区被铁丝网隔离,有人却开了个角门。“我们以前就发现举报过,但这个角门一直没封上”,陈嘉佳说着掏出手机拍照记录定位,向“网格滇池志愿者”平台举报。一路下来,他已举报过两次:河道里还有“地笼”,桥下的建筑垃圾没清理干净。

  “网格滇池志愿者”平台是专门为市民举报开辟的,涉及危害滇池的行为都管。陈嘉佳说,你看我手机上的举报记录,基本都是“已办理”。不过他也跟记者聊起困惑:如今铁腕治污,一些地方似乎走过了——不许市民亲近水,把河道之治变成部门之治。一次有执法人员问他:志愿者有什么权力到河面查看“地笼”?

  滇池连着昆明人的记忆和情感,自然是大家的。陈嘉佳他们常在水里运动,经历了好多河道从黑臭到清新的转变。经过20多年不懈治理,滇池水2018年恢复到Ⅳ类水质。陈嘉佳说,真正发动市民“开门治河”,由政府的事变成“社会共治”,才是长久之道。“有千万双眼睛盯着,有千万个脑子想着,河道的问题不难解决”,他说。

  长年在水上漂,对水有感情

  夕阳洒落永昌湿地,远处的西山睡美人披上金边。陈嘉佳和队友们来到了永昌湿地。他们眼光向下,仔细探寻水底——他们在找“地笼”。

  原来,永昌湿地许多地方以前是鱼塘,附近村民祖辈也是渔民。随着滇池治理不断推进,鱼塘被改造成湿地,也不允许捕鱼了。但有人半夜偷偷把一二十米长的“地笼”沉入水底,大小鱼儿只要钻进去,保证有去无回,故又称“绝户笼”。这些“地笼”借助水草“掩护”,岸上不易发现,站在桨板上就一目了然了。

  4月25日,昆明市滇池管理局等部门,在永昌湿地、船房河、西坝河集中整治,一天打捞起近百个违禁渔具。这次行动,源自志愿者们的举报,让“网格滇池志愿者”名声大噪。这次巡河,陈嘉佳又到永昌湿地,看“地笼”反弹没,他说这是发扬“钉钉子精神”。

  “长年在水上漂,对水太有感情了”,陈嘉佳说,“当了市民河长,就要胆大心细盯住不放,宁愿得罪人也不能得罪滇池!”(记者徐元锋)

 

[责任编辑: 胡安琪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20138158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