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阿者科计划”:百年古村的哈尼梯田保护实验

2019年04月18日 09:34:59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云雾中的阿者科村。杨兵 摄

  3月8日,是哈尼族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盛大节日昂玛突节。今年这天,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新街镇阿者科村举行了第一次旅游分红大会:66户人家分别获得640元至1600元不等的红利。

  编制“阿者科计划”

  海拔1800多米的哈尼族村寨阿者科,云雾缭绕的村子下面是依山而下的梯田,游客喜欢把阿者科称为“云上梯田人家”,而在哈尼语中,阿者科的意思是:“一个吉祥的小地方”。

  在元阳,19万亩绵延不断的梯田,从山脚一直到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之巅。1300多年来,哈尼族创造了“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田有多高”的奇迹。2013年6月,气势磅礴的元阳哈尼梯田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一个以民族名称命名的世界遗产。

  有160余年历史的阿者科,是哈尼梯田遗产区5个申遗重点村落之一。村里60余栋茅草屋顶的蘑菇房,被专家们认为是元阳县保存最为完好的哈尼族建筑群。

  电影《无问西东》中,黄晓明饰演的角色带着章子怡饰演的角色回到的“家乡”就是阿者科。后来,越来越多的游客跟着黄晓明来了。村民高烟苗算了算说:“每年约有两万人次吧”。

  但是,每年两万名游客并没有改变阿者科村民的生活。据中山大学一个研究团队的调查,由于人均年收入较低,阿者科还属于贫困型传统村落,且正在“空心化”。全村66户430余人中,有60多人在外打工,约占全村劳动力总数的一半;有的村民将传统民居出租给外地经营者,自己搬出村寨。研究人员在调研报告中写道:“如果不尽快改善该村经济状况,未来有很大的弃耕可能:劳动力外出打工,下一代进城读书”。

  高烟苗认为,很多村民没有实质性参与旅游产业,没有从中获益,一方面,村里有人向游客索要拍照费用和问路费,让游客反感;另一方面,游客对村民生活的干扰和留下的垃圾,让村民产生了抵触情绪。

  2018年1月,元阳县委县政府邀请中山大学旅游学院院长保继刚教授团队,为元阳哈尼梯田旅游发展作战略规划,规划完成之后,团队专门为阿者科单独编制了“阿者科计划”。

  这个计划借鉴了云南省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翁丁村发展村落旅游的成功经验,实行一种被称为“内源式村集体企业主导”的旅游开发模式,对村寨进行整体改造并统一向游客收取费用,收入归全体村民所有。

  “没有外来的公司争夺利益,村民才会真正去保护村寨和梯田”。在研究团队看来,村民就是梯田的一部分,是森林的一部分,是资源的拥有者和保护者。“没有他们的合作,外来的专家和管理人员连一棵树、一只鸟都保护不了”。

  但是,由于许多村民不会说普通话,文化水平较低,缺乏相关经验,如没有专业人员的援助,仅靠村民自身的能力,也很难使旅游产业良性发展。

  为此,中山大学保继刚教授团队和元阳县委县政府,分别派出博士杨兵和团元阳县委副书记王然玄,到阿者科驻村,指导村民执行“阿者科计划”。

  村民把这两名90后青年叫做“村长”,而曾在矿山上打工七八年的高烟苗, 因“见识广”,被村民推选为旅游公司的总经理。

  保护蘑菇房和梯田的4条底线

  按照“阿者科计划”,公司70%的股份属于阿者科村民。运营总收入扣除运营成本外,三成归村集体旅游公司,七成归村民。

  为让村民接受公司管理,“阿者科计划”用村规民约来约束村民的一些行为,比如“村民不得私自以拍照问路等名义向游客收费”,“村内儿童不得纠缠游客索要财物”,“村民不得协助游客逃票”等。

  同时,公司为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了管理、织布技师、售票、检票、清洁、向导等9个就业岗位,其余农户则经营农家乐餐馆、织染布艺体验、野菜采摘、哈尼家访、梯田捉鱼、哈尼婚俗表演、红米酒品尝等旅游项目。

  为保护蘑菇房和梯田,“阿者科计划”划定了4条底线:不租不售、不引进社会资本、不放任本村农户无序经营、不破坏传统。

  在公司与村民签订的旅游合作协议中,梯田的维护管理作为一条重要内容写了进去:村民负责景区内梯田的正常维护,并按季节耕种、管理、收割;崩塌的梯田要及时维修,保持梯田原有景观;不得随意撂荒梯田,不得随意在梯田种植水稻以外的作物。

  而给村民分红方面,也强调了对传统民居的保护和对梯田的种植维护。其中,根据对传统民居的保护和对梯田的种植维护情况,给予70%的分红;根据是否在村里居住及是否保留户籍,给予30%的分红。

  王然玄介绍说,去年10月开始,公司用国家文物局和世界遗产哈尼梯田管理委员会提供的资金,对全村的蘑菇房进行修缮,目前已经完成了23栋危房的改造。

  此外,公司还恢复修建了水碾房、织布机等传统生产工具与设施,不仅村民可使用,游客来了可体验,还使传统技艺得到传承与保护。

  “整个计划都是为了鼓励村民居住在村里,继续种田,保留村籍,自主创业就业,保留阿者科的核心人文景观。”他说。

  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今年2月投入运营后的第一个月,公司获得155700元的总收入。经过计算,公司将8万余元进行了分红:其中44户1600元,1户1280元,16户960元,3户640元。

  已经在阿者科生活了10个月的杨兵发现,公司成立后,村民对游客热情了,越来越积极地参与旅游接待。今年有3户人家留在了村里,不再外出打工。

  这个被村民称为“村长”,被孩子叫做“小杨哥哥”的博士,每天和王然玄除了帮助公司管理村中的旅游事宜,还喜欢拍照片和视频,发到自己开的抖音号上。为了这些拍摄,他飞丢了两架无人机。这些视频的点击率极高,有的甚至达到几百万的观看量。有的游客按照抖音上的定位,找到了阿者科村。

  他们还通过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向外界招募志愿者。先后有两批4名年轻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到村里做志愿者,一待就是一个月。他们帮助打理公司的日常事务,给外国游客当翻译,带着村里的孩子开展捡垃圾等公益活动。

  在杨兵看来,“阿者科计划”就是把阿者科作为一块社会科学的试验田,不靠外来资本的介入,通过技术支援和当地政府的配合,激发村民的主动保护意识,为乡村复兴、传统村落保护,找到一条可持续的旅游发展之路。(何易泽 张文凌)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21137987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