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美是什么?从王阳明的一朵花谈起

2018年03月29日 22:50:20 | 来源:云报客户端

  美是什么?这似乎是个感性的哲学问题。古往今来,从西方到东方,一直在探寻美的本源。但正如“美”意象迥异捉摸不定的本身一般,对“美”的解释见仁见智,多元多样。如黑格尔说:“美是理念的感性体现”;康德说:“美是道德的象征”;圣奥古斯丁说:“美是造物无尚的荣耀与光辉”;德尔斐神谕说:“美即正义”;朱光潜说:“美是心物婚媾后所生的婴儿”……从客观到主观,从道德到信仰,从一元到融合,不一而具又各成体系,这亦印证了两千多年前著名的柏拉图之问,柏拉图在《大希庇阿斯》以苏格拉底和希庇阿斯对话的方式提出了“美是什么”?但这轮对美的伟大智慧交锋,最终让智者柏拉图也不得不感叹:“美是难的”。这四个字,也许是对“美”最婉转含蓄但又客观辩证的描绘了。

  翻阅中国传统文化的宝库,不难发现一个恒定的规律,但凡具备“难的” 特征的事物,似乎都可以在古圣先贤的智慧中寻求到答案。老子是东方最早系统论述美学概念的思想家之一,叶朗先生认为:“老子美学是中国美学史的起点”。“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老子的美学思想玄妙精伦而又自然质朴,空灵虚静不失豁达飘逸。“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亦把对审美的认知提升到无我无执、离相离欲、不恃不居“道”的境界。汲取西方智者的哲思,乘一叶东方文化之舟,在时间的长河溯流而上,孜孜以求追寻着“美”的答案。蓦然间,暗香浮动,光华明澈,五百年前一朵开悟的花如同划过夜空的流星,带来了一束光亮的指引。

  美是心灵的当下映照。五百多年前,面对一朵在深山中自开自落的花,王阳明与友人有一段著名的对话,他说:“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这朵花,美的客体,在映射进一颗当下观照的心灵之前,美是归于尘封寂静的。它不是思维的结果,而是心灵此刻自然的映照。人们常讲“美让人怦然心动”,这个“心动”就是内心中美的夲源启动能量的一瞬,是客观美被激活赋予生命的一瞬,是沉寂美被唤醒散发光芒的一瞬,也就是王阳明所说的“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了。

  还是王阳明的这朵花,在一千个心灵中却一定有一千个美的镜像,美的感知,美的联想,这些元素交织构成了美之所以成为美的意象,它既是心灵当下的映照,又水到渠成地源于每个生命的独特经历、文化修养、价值取向等等。虽每个人审美情趣独特迥异,但所有心灵对美的映照功能是平等的,就象东坡在《前赤壁赋》中所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这种“共适”就是人类所共通的对美的映照天赋,是人类所共有的映照美的心灵源泉。当然,在美泉静谧的波影中,不同的心灵会映照出千姿百态、迥然各异的镜像,就像东坡的江上明月天工清新,李白的花间明月缥缈率真,杜甫的长安明月怅然悠远,昌龄的边关明月苍茫深沉。明月清风如是,宇宙万物亦如是,欣赏美的过程如是,创造美的过程亦如是。

  美是流畅的高频能量。再回到王阳明的这朵花,回到“颜色一时明亮起来”的那个瞬间,从物理学的角度,从灭到亮、从寂到明的过程中一定有着能量的流动,这是美夲身作为一种能量形式的存在。正如苏格拉底若有所思地问到,“美的东西之所以美,是由于美?” 若以“映照论”和“能量论”去审视这句话,就能够看到这句看似模糊不定的先哲问话,其实已经以极高的心智接近着美的本质。这句问话的第一个美,是美的本体,第二个美,是美在心灵中产生的映照镜像,第三个美,就是一种流畅的高频能量,我们暂且称它为“美能”吧。

  这种“美能”,在美的主客体间自由流动,畅通传导,让人如同沉浸在充满矿物能量的温泉水流中,专注愉悦的高频能量流自然贯通并注入身体的每一根经络,每一条血脉,每一个细胞,每一次呼吸,持续提升着审美者自身的生命频率,成为强大的身心青春态、修复性和治愈系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从事美与艺术职业的人在耄耋之年依然保持旺盛创造力和生命力的原因。事实上,每个人内在都拥有这把开启“美的能量”的钥匙,它让你联结宇宙中一切“美的”高频事物并汲取无穷尽的滋养,这是上天对人类生命仁慈、慷慨、公平和奇妙的恩賜。只是太多人,早已把这把钥匙丢弃在世俗欲望深陷的泥沼,或遗失在人生荆棘丛生的旅程,从而锁住了夲可以源源注入的生命能量。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和握紧这把钥匙,打开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与伦比的“美能”宇宙,让身心无限融入和接近美的夲质,用生生不息的能量拥抱生命的丰盛和自由。

  美是无极的强大磁场。依然是王阳明和友人的这朵花,苍茫深山,旷远空谷,它夲只是天地间微不足道的一抹色彩,但却能把“古今第一流人物”王阳明牢牢地吸引在当下,为之心驰,为之神往,为之思深。这种吸引力,就是源于美夲身所拥有和发散的强大磁场。这个磁场无阴无阳,无极无象,以“一叶而知秋至,一花而通万宇”的精妙深微,与宇宙万物的能量合而为一,与生命本体的磁场高频共振,提升着审美者意识层次的振动频率和能量级数。

  按照大卫·霍金斯的意识分级理论,在金字塔最顶端的意识层级分别是开悟、宁静、喜悦和无条件的爱。而凡具有“美的”特征的事物,无不能予人愉悦、予人平和、予人爱的光芒,甚至予人达到无我忘我之境,可见审美体验是人类通向意识金字塔塔尖的重要通道,在人类意识进化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现代量子物理学已证明所有物体都是由不同频率振动的能量形成的。如果可以随时随地映照出周围美的人、事、物、境,专注地进入它们的磁场,自体的振动频率自然会随之扬升。而当你能量扬升,双方频率愈加接近后,就愈能感受到更强大的共振磁场。这是美的洗礼和修持,也是能量源泉注入流动的美好循环。人与物如此,如灵山法会伽叶尊者的拈花一笑。人与人亦如此,如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千古知音。哪怕只是惊鸿一暼的短暂,但只要你曾轻轻掠过这意识金字塔的塔尖,就一定会被一种美妙绝伦的感受所征服。它不需要一种特别的仪式和殿堂,若能在每一天努力保持对美的正念和觉照,在阴晴圆缺的无常中看到美的常在,在悲欢离合的世相里感受美的真相,专心潜行,日益精进,终有一天,美的夲客体连结无碍,你的身心将涤尽尘埃,消散群阴,散发出无瑕无垢的真性光芒,成为美和审美融合为一的光明磁体。

  美是人性的夲然回归。再看王阳明与这朵花的对话,从“同归于寂”到“不在心外”,物我互见光彩时,便知美的居所本在人的心中,是人的夲性使然。在婴儿清澈的眼晴和专柔的呼吸中,你不难发现这颗夲性宝珠的纯净光彩。“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含德之厚,比于赤子”,婴儿返樸自然、归真纯一的状态正是美最高境界的表达。

  向婴儿学习,只有内境净洁无瑕,才可能做到“涤除玄鉴”,以清风之眼观照大道至简,以明月之心涵养天下至柔,以林泉之源泽被万物至美,美的宝珠就不会随时间流逝而褪色蒙尘,更能护佑你的内境春回大地,光华彻生,绵延不息。但若任由内境藏污纳垢而不勤于清扫,便如同朱熹所说,“秽浊为主,芳润入不得也”,无论初心本性如何光彩无加,这颗宝珠也会在俗尘丛生中渐失光芒,在欲网百结中耗尽能量,遗憾地成为一块顽石。

  初心如冰轮,夲性自皎洁。这个内境不仅仅是“此心光明”的心境,“饮冰澡雪”的胸境亦或“澄怀味象”的意境,自然也包括一种“如玉如琢”的身境。“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洁净健康、清气充盈的身体既是长期美感氤氲中自然结出的果实,又以其流畅的能量与无处不在的天地之美高频同振,在美美相长中采精撷华,在美美互映中宝彩自生,在美美与共中天人合一,春生冬藏,夏长秋育,日浸夜润,循环善久,终会焕然新生如初升旭阳般光彩照人。也许这个过程会伴随着各种破碎重生,但化茧成蝶达至此境时,身体将冲破以往惯性陋习的束缚,生出远离所有低频事物的智性,唤醒涤除浊毒的自洁系统,重启精密妙微的自愈能力,点燃生生不息的生命圣火,守护灵性宝珠的栖居殿堂,以天地间的“无尽藏”涵养出生命之花的“无尽美”。(作者 李茜)

【纠错】 [责任编辑: 潘越]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10137075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