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网群

86块金镶玉奖牌能否助产业再迎春天

2017年04月17日 09:22:53 来源: 云南日报

  亚乒赛上的“金镶玉”奖牌

  获天工奖银奖的作品梦呓

  黄龙玉从业人员逐年增加

  黄龙玉奖牌

  每天早上的黄龙玉早市

  4月11日,在亚乒赛首场决赛中,中国女乒以3:0完胜日本队,实现六连冠。当中国女团主教练孔令辉带着丁宁和刘诗雯等弟子登上领奖台,戴上由龙陵承制的黄龙玉“金镶玉”奖牌的消息传到龙陵后,这个不到30万人口的小县城沸腾了,“世界冠军戴上黄龙玉奖牌”刷爆朋友圈。

  黄龙玉作为珠宝界的新玉种,10多年来在历经问世发展、受到热捧和陷入低谷回归理性消费的过程后,在本届亚乒赛中“横空出世”,让它再次受到业界热捧和瞩目。用珠宝界一位资深人士的话来说,这在国人心中引发了对黄龙玉的重新认识,也或将再次引发珠宝市场的冲击波。

  风光背后鲜为人知的是,为保证向组委会如期交付86块高品质奖牌,龙陵专门组建了制作团队,30天内圆满完成任务,在业界创造出一个奇迹。“奖牌背后不仅有成功的喜悦,更多的是眼泪和汗水。”团队的领头羊龙陵黄龙玉协会副会长、云南本厚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本达说。

  不能砸了牌子

  虽然有承制保山市第四届市运会金牌的经历,但面对如此高规格的体育赛事,接到任务之初,杨本达却心存顾虑。

  “我差点就推辞了。”杨本达说,2016年,他承接保山市运会奖牌任务,花了近5个月时间制作300多枚“金镶玉”金牌,这是他入行黄龙玉后首次进行跨界经营尝试。

  “虽然那次成功了,但和这次有着本质区别。”杨本达说,这次从承接任务到交付仅有30天时间,这期间要完成组建团队、核定成本、设计定稿、选料、赌料、制作、定型、包装等程序。“开始之所以打退堂鼓,就是担心不能按期交付高标准的成品。”

  杨本达说,龙陵官方多次找到他,形成一个共识——将此次承接制作黄龙玉“金镶玉”奖牌作为契机,将龙陵黄龙玉品牌打出去,掀起助推黄龙玉产业发展的高潮。

  “时间紧任务重,一开始我就绷紧一股弦,不能砸了我们黄龙玉的牌子。”杨本达说,从3月7日接受任务起,他短时间内组建了工匠队伍,确定了从毛料加工到成品定制的32道主工序,与筹备组工作人员一起通过20多次交流,组委会最终通过设计定稿,“这期间仅用了4天时间。”

  3月11日,第一批奖牌雏形制作出,接着又经过打磨、抛光、镶嵌等32道主工序后,4月6日凌晨3时,86块奖牌问世。

  在确认每一块奖牌都能达到要求后,开始进行穿线和包装。4月7日凌晨2时,全部活计完成。经过3个多小时的勘验,7日上午11时左右,筹备组人员带着86块奖牌踏上前往无锡的旅程。

  “从3月7日到4月7日,我每天几乎都只睡3个小时左右。现在看到奖牌能在亚乒赛上光芒闪耀,感觉自己的辛苦值了。”杨本达说,4月7日这天是他此生中最难忘的日子,不仅取得亚乒赛奖牌制作的成功,也收获了人生中的另一个大礼——妻子为他生下了二女儿。“我给二女儿起名杨亚宁,亚既有第二的意思,也是纪念黄龙玉奖牌首次与亚乒赛结缘。”

  张继科的粉丝

  今年52岁的黄舜益和30岁的黄俐萍父女来自福建,之前在老家经营珠宝生意并掌握了电脑加工技术。3年前黄舜益一家迁到龙陵,从事以黄龙玉为主的加工工作。在杨本达组建的团队中,这对父女搭档工匠是核心成员。在32道主工序中,黄家父女完成了从开料到成型的7道工序,这些都是第一组主工序。

  “我从事珠宝加工10多年,加工奖牌还是首次。” 黄舜益说,刚开始接活并不知道是奖牌,根据设计要求只知道要做成圆弧形的环状。“看似很简单,但其实要求很高。” 黄舜益说,以前不管料是翡翠、玛瑙还是黄龙玉,无论是手镯还是挂件,都可以根据料的情况,尽最大可能去使用原料,很少舍得丢料,成品可大可小,不会很精确。但此次做的活却很精细,有严格的尺寸比例要求,不能大也不能小。

  “环状的东西很废料,不符合我们加工的常规。黄舜益说,他和女儿每天要工作10多个小时,每一道工序他都亲自上手,确保不出废品。”黄舜益说,他们打磨出200多块备选雏形产品,最终筛选出最好的86块交付。

  “我也是张继科的粉丝,现在看到他挂的金牌也是出自我的手加工出来的,心情别提多美了。”黄俐萍说:“希望中国队的乒乓健儿多拿金牌,为国争光,也希望黄龙玉品牌打响后,让我们的生意进一步好起来。”

  镶嵌到手抽筋

  来自广西的龙正健和妻子覃海玲做玉石抛光已5年,在龙陵业界无人不知。

  龙正健告诉记者,因为黄龙玉奖牌内外都有弧度,对抛光的要求很高,虽说只是一道抛光程序,但其中包含着十余道小工序。首先是清洗,其次是修边,将粗糙的部分磨掉,这里要使用至少4种型号的工具小心翼翼加工,随后是毛刷,再洗净、上冷光机,最后再清洗干净,才算完成。

  这几天,龙正健一直关注亚乒赛,看到一块块奖牌被选手戴上,心里都十分高兴。“没想到我还能为这么大的比赛制作奖牌,太荣幸了!”

  36岁的杨冬明是龙陵人,和丈夫唐新国分别开了一家珠宝镶嵌工作室和一家金店。让杨冬明倍感自豪的是,86块奖牌的最后一道镶嵌工序,是由她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在龙陵做珠宝镶嵌的工匠有很多,我选择交由唐新国夫妻两人来做就是源自对他们的信任。”杨本达说,夫妻俩不仅手艺好,而且诚信,交给他们做很放心。

  “本来每天傍晚是金店生意最好的时候,但那天我也顾不得许多了,匆匆吃完饭就关了金店的门,骑着电瓶车到杨本达家干活。”杨冬明说,从晚上8时开始,她一个人对86块奖牌进行镶嵌,到次日凌晨两点半结束,期间几乎没离开过座位。

  “我是最后一道工序,开始有些紧张,生怕镶嵌不好影响黄龙玉声誉,但最后还是静下心来一块一块细细镶嵌。刚开始很慢,镶一块大约需要10多分钟,后来越来越快,10分钟可做完3块。”杨冬明说,这不仅是一个手艺的挑战,也是考验心理承受力的过程。

  “我镶嵌时用的是一种特殊的胶水,可保证永久牢靠。金牌和银牌是黄红色的基调,铜牌是牙白色的,有点透明,这要求我涂抹胶水必须保证一定的量和均匀度。涂少了镶嵌不牢固,涂多了影响美观。”杨冬明说:“等我站起来时,发现右手大拇指都僵化不会动了,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我镶到了手抽筋。”

  杨冬明说:“虽然大拇指疼了两天,但一想到世界冠军戴的金牌都出自我的手,我就自豪,我就骄傲呀!”

  或能迎来春天

  4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黄龙玉交易大厅,近百家商铺摆满了黄龙玉挂件、手镯、摆件等,整个市场焕发生机。

  来自江苏南通的王小兴再次专程来龙陵考察黄龙玉,2016年年底他接触到黄龙玉后,便被彻底吸引。“亮相亚乒赛对黄龙玉产业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推动,我每天都转发媒体关于黄龙玉的报道,在朋友圈里反响不错,不少朋友主动和我联系购买。最近5天销售了七八十件,销量比以前增加了不少。”王小兴说。

  目前,在龙陵县境内从事黄龙玉加工销售的个体私营企业3800余户,从业人员达25000余人。据悉,龙陵县委、县政府将县城南片区打造成全县的黄龙玉专业交易中心,项目规划总占地面积377.7亩,建设规模为年产75万件黄龙玉珠宝首饰,创造文化产业产值7.5亿元。估算总投资6.939亿元。

  亚乒赛奖牌为何选择黄龙玉为“金镶玉”的原材料。龙陵方面回应称,该县在与主办方对接后,主办方对龙陵黄龙玉的材质和品质比较认可,认为作为“国球”的乒乓球运动与产自国内的本地玉种黄龙玉,以“金镶玉”奖牌的形式呈现,从文化和审美上是完全符合要求的,亚乒赛与中国玉文化的首次碰撞融合,让第23届亚乒赛奖牌更具特色、更富文化、更加精彩。

  记者采访中,不少黄龙玉业内人士表示,黄龙玉在处于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以“金镶玉”形式亮相亚乒赛,不仅推广了黄龙玉,而且让更多人了解了黄龙玉。

  连日来,“金镶玉”奖牌在亚乒赛赛场掀起一股黄龙玉热潮,中国珠宝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史洪岳也对黄龙玉与高规格体育赛事进行跨界合作给予充分肯定。史洪岳说:“这次亚乒赛的奖牌用龙陵黄龙玉来做,很庄重,很大方,很有中华民族坚韧不拔、奋勇向上的精气神。黄龙玉做奖牌应该说对黄龙玉文化产业的发展是一个极大的促进,特别是对黄龙玉的雕刻者、经营人、收藏人都是极大的振奋,黄龙玉是不可再生资源,随着时间的发展,它的价值会越来越高。”

  云报全媒体记者 崔敏 通讯员 陈新 段登信 侯云鹏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 石光良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131362144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