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评:荡涤“黄流”先要思想“扫黄”

www.yn.xinhuanet.com  2014年02月17日 10:31:14  来源: 新华网

  根据2月14日东莞市委对扫黄工作不力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的决定,虎门镇党委书记叶孔新、厚街镇党委书记钱超、黄江镇党委书记杨礼权、凤岗镇党委书记朱国和等4名同志在全市范围公开道歉。(2月16日《新京报》)

  “东莞扫黄风波”已持续多日,由此引发的观点碰撞和价值观博弈成为此次“扫黄”行动有别以往的最大看点。尽管当地公安局长和四个“黄流”重灾区“一把手”被问责在情理之中,但4位镇党委书记的“公开道歉书”,还是值得关注与反思的。

  纵观“公开道歉书”,4位镇党委书记几乎毫无例外地谈到“认识”问题:比如“我在思想上对涉黄违法犯罪活动的严重危害性认识不足”,“对‘扫黄’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够深刻”,等等。从表面看,这种先谈“认识”道歉模式无非是沿袭了一些为官者对履职失误的“检讨”惯例,但的的确确切中了造成“黄流”泛滥的病根。

  人们对嫖娼卖淫的危害认知,多基于对其有伤道德风化和有违法律法规的社会共识,但当面对既得利益的极大诱惑时,这种感性上的本能反感则往往让位于对人类劣根性的宽容与默许,甚至达到是非混淆的混账地步。没有从价值取向的思维境界确立对“色情”说“不”的坚定意志,“扫黄”便只能是掩人耳目、平息民怨的“假打”,抑或是打打停停的“运动式”治理。

  也许,有些人太过笃信“饱暖思淫欲”的人类劣性,过度迷恋和向往西方世界的“性开放”生活,以至于把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误读为不受底线约束“性自由”。而在现实生活中,无“性”不兴、无“色”不富也的确成为一些地方发展经济的潜规则。比如把嫖娼卖淫视为“市场需要”、“宽松环境”、“有益无害”等,甚至不惜为之设立所谓“红灯区”。这其实是一种以牺牲精神文明为代价发展经济的歪道、邪路。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就是维系公序良俗的伦理和法治底线。失却“底线”的发展只能是虚幻、短视、难以持续,甚至是饮鸩止渴的假繁荣,其结果势必害人害己、误国误民。比如靠假冒伪劣营造的所谓“支柱产业”,建立在公款消费基础上的餐饮、娱乐、旅游经济等等。而靠纵容“色情”垒起的经济高地,更是不地道、不靠谱并且充满变数与风险的多事之地。因为嫖娼卖淫往往与价值扭曲、社会沉沦、腐化堕落、暴力凶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认知缺位势必导致工作不力。坚定不移地将“扫黄”斗争进行到底,首先需要社会管理者在思维认知上牢固筑起抵御“黄流”的防火墙、隔离带。将4位基层党委书记的“道歉书”公诸媒体,对全国其他官员也是有益警示,希冀东莞“扫黄”的围观争议,能够产生矫正价值观、坚定壮士断腕“扫黄”决心的社会效应。

更多相关的新闻

0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3120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