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段飞云:“与病毒打交道的人”

2020年03月11日 14:55:21 | 来源:大理州委宣传部

  在新冠肺炎患者的诊断过程中,实验室核酸检测结果起着关键的作用。临床上的疑似病例是否确诊,就靠实验室检测结果“一锤定音”。在实验室做检测的工作人员,长时间曝露在被病毒污染的环境中,不但要有过硬的专业技术,还要有过人的胆量和奉献精神。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大理州疾控中心”)检验技术人员段飞云就是这样一个“与病毒打交道的人”。

段飞云展示核酸试剂

  高峰时一天检测538例病毒样品

  “从1月19日开始,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做检测,连续上40几天的班,感觉眼睛都不能完全睁开了。”段飞云说。

  37岁的段飞云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医学检验专业,2005年考入大理州疾控中心以来,一直从事日常病源微生物监测工作。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段飞云作为技术领头人,带领其他检验人员24小时不间断地在实验室里做病毒样品检测。从第一例阳性病例出现后,他们每天的检测量都不少于200例。连续工作了40多天,虽然眼神里透着一丝疲惫,但段飞云脸上的笑容依然透着一股温厚和灿烂。“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只是比平时更忙、更急。”段飞云说。

查看核酸检测结果

  实验室核酸检测工作具有极高的风险,随时存在被感染的可能。为了有效预防感染,检测人员进实验室前,必须先穿普通隔离服,再穿上沉重的杜邦服,戴上护目镜、N95口罩、双层防护手套,穿长筒雨鞋,把整个人包裹得密不透气,然后在密闭的实验室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人手极度紧缺,最高峰的那一天,我带着抽调来的3个女同志,从当天晚上的7时至次日凌晨7时,一直在实验室里流水线作业。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一刻不停地工作。到了后半夜,体力跟不上了,连出去吃片巧克力的时间都没有。”段飞云介绍,防护服是限量供应,一出去就要浪费一套。实验室里有负压,本身就不透气,工作人员还要穿着三级防护服,更是喘不过气来。

段飞云给生物安全柜消毒

  段飞云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最高峰时期他们一天检测了538例病毒样品。40多天下来,身心俱疲。有时晚上上夜班到四五点,他们只能在值班室里稍微合一下眼。

  截至3月6日12时,大理州疾控中心已检测病源学标本核酸8112份。

  他还是现场采样的“带班人”

  “这几天,司法系统开展全州羁押场所全体人员采样监测,州级单位的采样由州疾控中心承担,每天出去两组人,4个组轮流采样,一天采样200多人。”段飞云说。

  大理州13例确诊病例全部清零后,每天送到实验室的检测标本没有之前那么多了,段飞云的工作重心又转到带领工作人员采集检测对象的咽拭子标本。

段飞云给同事示范咽拭子采样

  “我们参与此次疫情检测的12个工作人员中,段飞云是进实验室次数最多的一个。他不仅自己要检测,还要帮别的工作人员把关。”大理州疾控中心检验中心主任张昆仑说。

  作为团队的负责人,段飞云在带领团队完成样品检测的同时,还要为检验中心的正常运转出谋划策,向云南省疾控中心申请、与供应商协调购买核酸试剂和相关耗材、检验器材、审核发出的检验报告等。

配制核酸检测试剂

  大理州疾控检验中心实验室仅库存病毒采样管500支,疫情发生后,全国物资紧张,实验室已无病毒采样管。为使检测工作不因为病毒采样管断货而中断,段飞云带领团队利用轮班空隙研究配方,自己动手解决,第一时间采用手工配制,累计制作采样管1000余支,供各县市在对疑似病例排查、密切接触者筛查、湖北籍返乡及滞留人员筛查采样用,确保了大理州新冠肺炎高危人群筛查排查的顺利进行。

  “疾控人不计报酬、不怕辛苦,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守纪律、特别讲奉献’的疾控精神,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段飞云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张昆仑说。(完)(秦蒙琳)

【纠错】 [责任编辑: 韩文萍]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8866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