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2019年12月21日 14:08:27 来源: 中国建设报
体彩广告

  高山峡谷,峭壁悬崖。滔滔怒江,奔流不息。

  驱车穿行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以下简称“怒江州”)依山傍水的美丽公路上,抬头是郁郁葱葱的青山,低头是清澈澎湃的流水,空气中弥散着淡淡花香,还有羽翼斑斓的鸟儿倏地掠过。

  怒江之美,蜿蜒缠绵,惊心动魄。

  这片1.47万平方公里美丽的土地上,贫穷却如影随形,多年来困扰着22个民族的55万人民。截至2018年年底,在我国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四省藏区、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中,怒江州的贫困发生率位居首位,高达32.52%,是“三区三州”其他地区的3至10倍。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脱贫攻坚战中,“怒江之役”可谓难中之难、困中之困、坚中之坚。

  无高速公路、无航空、无铁路、无水运、无管道运输,怒江州是全国唯一的“五无”州市。

  “怒江缺条件,不缺精神、不缺斗志”,脱贫攻坚的路上,怒江人民正披荆斩棘、爬坡过坎、背水一战。

  农村危房改造“清零”行动

  “以前我家4口人住在一间简陋的老房子里,冬天漏风,夏天漏雨。10多年来风吹雨打,摇摇欲坠,房子都快散架了。后来被鉴定为D级危房。”说起老房子,怒江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茨开镇丹珠村傈僳族村民李仕峰似乎还心有余悸。

  “现在好了,2018年政府给我这样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盖了新房子,砖混结构,又结实又好看,我们晚上睡觉踏实了。”

  怒江州2009年开始实施农村危房改造工程。十年努力,久久为功。在脱贫攻坚即将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收官阶段,全州正强化统筹调度,全面开展农村危房改造“清零”行动。

  今年2月19日,怒江州农村危房改造清零行动计划全面实施,明确了全州农村危房改造“清零”任务的总体要求、工作任务、保障措施、工作安排。全州对照目标任务倒排工期、倒逼进度、合力攻坚,6月底顺利完成了全州锁定的4类重点对象“清零”任务。

  7月8日,怒江州再接再厉,强力启动农村危房改造百日“清零”行动,统筹部署4类对象清零后续工作。在认真总结6月底清零工作经验的基础上,9月底如期完成了非4类重点对象无力改造危房户、往年享受过补助再次成为危房的4类重点对象和2019年度新增4类重点对象的危房“清零”工作。

  “这是一场歼灭战,不能让一户农村危房‘漏网’。”怒江州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和育功表示。

  今年以来,怒江州锁定4类重点对象8万户(含建档立卡户7万户),除涉及易地扶贫搬迁2.5万户外,已基本完成农村危房改造和重建工作,目前正在查缺补漏,今年内将全面实现“清零”。

  “农村危房改造不能成为脱贫攻坚的否决项。”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挂职干部、怒江州委常委、副州长陈少鹏告诉记者,农村危房改造是“两不愁三保障”的重中之重,每一栋房子都看得见、摸得着,来不得半点虚假。只有农村危房改造“清零”,我们在脱贫攻坚的大考中才不会“失分”,在怒江人民心中才不会“失分”。

  做好易地搬迁“后半篇文章”

  怒江全州98%以上的面积都是高山峡谷,基础设施落后,群众大多居住在山高坡陡、峡谷缝隙、地质灾害频发、生态敏感区、交通不便的山区,“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易地扶贫搬迁成为怒江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

  “十三五”期间,怒江州纳入国家易地扶贫搬迁规划的搬迁任务为95859人,占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60%,加上同步搬迁人口6253人,全州易地扶贫搬迁总规模达10.2万人,共规划建设75个集中安置点。

  目前,全州2016~2018三年行动计划搬迁任务8670户、3.2万人已全部搬迁入住;2019年新增搬迁任务16518户、6.3万人,规划建设的329栋楼房已经全部封顶,各项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正有条不紊地同步推进,将于12月底前分房发钥匙并陆续组织搬迁入住。

  入住只是开始,还要让村民住得舒适、住得舒心。

  “绿色的塑料袋装湿垃圾,灰色的塑料袋装干垃圾。”12月14日上午,在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垃圾分类指导员李正华一边免费为居民发放垃圾袋,一边讲解垃圾分类知识。家住13栋2单元302室的熊林海告诉记者,她家5口人,以前住在山上的木板房里,人畜混居,“垃圾随便扔”。现在住进了新家,有用的垃圾卖了可以换钱,参加垃圾分类还可以积分。“家里家外、房前屋后干干净净的,心里敞亮多了。”

  维拉坝安置点驻点扶贫工作队队长桑娜妞介绍说,由珠海市援建的维拉坝安置点共安置易地搬迁户741户、2348人,99%为傈僳族,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占79%。“安置点配套了手机数据线生产扶贫车间、砍核桃扶贫车间,建立了火龙果、芒果种植基地,还规划了汽车营地,为的就是让安置点居民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

  怒江州州长李文辉表示,涉及全州近1/5人口的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工作重心已转入“后半篇文章”阶段。怒江州委、州政府印发了《怒江州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实施意见》,州级16个部门制定出台了17条相应的推进措施,重点围绕构建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培训就业体系、后续产业发展体系、宣传文化服务体系、基层党建和社区治理体系5大体系建设,建立脱贫攻坚长效机制,高质量落实好后续脱贫措施。

  决战决胜的怒江力量

  “不打赢脱贫攻坚战,我就不结婚。”怒江州贡山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职工丰文光对记者说,这个28岁的傈僳族小伙子腼腆文弱,但对全县农村危房改造情况了如指掌。他说,脱贫攻坚已经到了最后冲刺阶段,实在没有时间考虑个人事情。

  “有情怀、有血性、有担当。”在怒江州,每一个扶贫干部身上都有一种“攻坚克难、舍我其谁”的奉献精神,有一股“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顽强韧性,有一颗“但愿苍生俱饱暖”的赤诚之心。

  “脱贫攻坚本来就是一场硬仗,而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这场硬仗中的硬仗。”从2015年至今,怒江州已经有9名扶贫干部牺牲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其中有7名同志死于交通事故,但怒江州干部群众脱贫攻坚的脚步却从未停歇。

  从怒江州府所在地六库镇逆流而上,只有一条路,是联通泸水市、福贡县、贡山县通往外界的唯一主干道,也是怒江州唯一的交通大动脉。但这条大动脉却经常危机四伏,滚石、泥石流、路基塌陷时有发生。

  今年5、6月间,福贡县子里甲乡俄科罗村部分傈僳族村民对危房改造工作有顾虑,不愿意配合当地政府工作,直接影响了全县脱贫攻坚的工作进度。分管此项工作的陈少鹏获悉情况后,迅速带领相关人员翻山越岭,赶赴村庄。走进村民家中后,他们宣传政府农村危房改造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得到了村民的理解和支持。

  “我们一个月内跑了福贡县五六趟,当时正值雨季,道路还没有修好,有时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路上凹凸不平,颠簸难行不说,还随时有危险发生。”和陈少鹏一同前往的工作人员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心绪难平。

  “怒江州是脱贫攻坚的‘上甘岭’,没有血性和牺牲精神,啃不下这块‘硬骨头’。”陈少鹏说。

  中共怒江州委书记纳云德强调,扶贫干部“有情怀、有血性、有担当”,就是要把个人奋斗融入时代大潮,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重要指示,苦干、实干、亲自干,坚决做心中有“忠诚情怀、爱国情怀、感恩情怀、为民情怀、奉献情怀、廉洁情怀”的新时代怒江州扶贫干部。

  2018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倪虹带队深入怒江州调研。他认为,虽然怒江州条件艰苦、山高路险,但全州干部群众从上至下攻坚克难,扎实细致地开展工作,脱贫攻坚的精气神值得学习。

  幸福生活“共同缔造”

  “把村子打扫干净了,我们的家乡就更美了。”12月13日,正在独龙江边乡村公路上和乡亲们一起打扫卫生的贡山县独龙江乡孔当村王美小组村民王清对记者说:“政府给我们集中安置盖了新房子,我们要加倍珍惜。”

  独龙江乡人居环境办公室主任王永福介绍说,独龙族是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直过”民族,长期以来,独龙族群众生产力十分落后。住草房、走驿道、攀藤桥,独龙族群众的生产、生活受到了极大制约,交往能力、生产能力与外面相比差距很大。

  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后,政府十分重视将扶贫与扶志、扶智结合起来。为充分调动群众积极性,独龙江乡全力推进最美庭院打造工程,以群众投工投劳为主、财政性资金“以奖代补”为辅,精心绿化美化庭前屋后,适度装饰室内环境,让独龙族群众不仅腰包鼓起来、生活富起来,还要居住环境美起来、人的精神面貌提起来。

  为了提高村民的动手能力,独龙江乡有针对性地开展粉墙培训,6个行政村共有379名学员(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22名)参加了墙面抹灰、刷涂培训,现场教学示范后,学员们一显身手,美化亮化自家安居房时劲头十足。

  “为村庄修路,政府只发水泥,路要村民自己动手修。进行村庄绿化,政府只发树苗,树要村民自己动手栽。”陈少鹏认为,政府在脱贫攻坚过程中,一定要培养贫困群众的主人翁意识,共同缔造幸福生活。

  谈及过去,43岁的独龙族汉子、独龙江乡巴坡村党总支书记王世荣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告诉记者,自己曾住在对面山腰上的茅草屋,从山下回趟家要走一个多小时,更别说出远门了。回忆起自己12岁第一次到贡山县城上学的情景时,他说:“96公里的路程整整走了3天。”有一次他和六七个小伙伴结伴回家,途中突遇暴雨,淋湿了衣服,浇灭了火种,几个小伙伴瑟瑟发抖,缩成一团,又冷又饿又害怕,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如今,政府斥巨资修通了道路、打通了隧道,“过去3天的路程现在不到3个小时就到了。”

  亲眼目睹了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独龙族群众对共产党满怀感激。在巴坡村,许多村民用竹子在自家的篱笆墙上组成显目的“幸福不忘共产党”字样。同时,在政府帮他们修建安居房时,他们积极参与运砂石、背木块、砌砖墙,主动参加劳动,共建美丽家园。

  泸水市洛本卓白族乡卓旺自然村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确定的全国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示范村。该村通过组织村民参与决策共谋、发展共建、建设共管、效果共评、成果共享,使村民从“要我干”变为“我要干”,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从传统的决策者、包办者转变为引导者、辅导者和激励者。以永生杨、哈三益等为代表的一批村民代表全程参与村庄整体规划方案的调整、修改和确定,进一步完善了现有的村规民约及村庄自治管理制度,建立健全了基层党组织及村庄管理委员会、理事会等日常村庄管理机制,村庄面貌一天一个样。

  “只有大家一起干,我们的家乡才会越来越漂亮。”村民和贵妞说。

  情系怒水 大爱无疆

  怒江州一直是习近平总书记十分牵挂的地方。2014年1月,获悉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贯通,总书记亲切致信祝贺,希望独龙族群众加快脱贫致富步伐,早日实现与全国其他兄弟民族一道过上小康生活的美好梦想。

  2015年1月,正在云南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在昆明亲切接见了怒江州少数民族干部群众代表,殷殷嘱托“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

  在怒江州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2019年4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给贡山县独龙江乡群众回信,祝贺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希望乡亲们再接再厉、奋发图强,同心协力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努力创造独龙族更加美好的明天。”总书记的回信成为怒江州各族群众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动力,让全州上下倍感激动、备受鼓舞,对夺取脱贫攻坚战的最后胜利信心满满。

  攻坚路上,怒江人民并不孤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党组坚持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等多方力量、多种举措有机结合和互为支撑的“三位一体”大扶贫格局,高度重视对怒江州的帮扶工作,部党组书记、部长王蒙徽多次听取汇报,要求对怒江州脱贫攻坚给予全力支持。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村镇建设司、城市建设司、住房保障司、建筑市场监管司、工程质量安全监管司等司局和单位采取多种形式对怒江州脱贫攻坚给予强力支持,助力怒江打通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合力推动怒江州城乡建设高质量发展。

  “支援怒江州脱贫攻坚必须全力以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领导的话掷地有声。

  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认真落实党中央扶贫精神和部党组工作要求,对怒江州农村危房改造和城乡建设给予政策、资金等多方面支持,指导怒江州做好住房和城乡建设系统脱贫攻坚工作。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统一部署,两年来,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持续对怒江州进行帮扶。2019年,该院领导亲自带队,由西部分院牵头组建联合团队,翻雪山、跨深谷、穿越无人区,克服天雨路滑、泥流滚石、调研点分散、工作战线长等困难,先后4次深入怒江流域,累计行程2400余公里,最高海拔达到4000米,对怒江州的3个市(县)、25个城镇节点进行全方位、多层面的走访调研,形成《怒江风貌整治咨询方案》、《怒江州农房设计帮扶》、《福贡县沙瓦村乡村振兴规划》等一系列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规划成果,并给予当地决策者全面且专业的规划发展和管理建议,对怒江州扶贫开发建设产生了积极推动作用。

  “民有所呼,我必有应。”就在习近平总书记今年给怒江州群众回信的第二天,中国建筑学会组织的30人怒江州农房建设帮扶工作组抵达当地。来自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北京建筑大学、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云南省设计院等国内知名院校与设计单位的专家,针对怒江州的农房建设、城镇建设问题开展专项研究。

  怒江州农房建设帮扶工作组跋山涉水,深入乡镇农村,结合当地气候特点、地域风貌、民俗风情、功能需求,研究提炼地域传统建筑文化元素和空间结构,提出农房建设基本标准和技术导则,编制农房建筑图集,提供实施指导,最终建成一批农民喜闻乐见且功能现代、风貌乡土、成本经济、结构安全、绿色环保的宜居型示范农房。

  怒江州虽地处祖国西南边陲,但万水千山阻隔不了脱贫攻坚中的涓涓暖流:中国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协会捐助65万元为福贡县易地扶贫安置点幼儿园购置教学设备;中建精诚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为贫困村小学捐助电脑、建设计算机教室、捐助资金完善教学设施……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不仅仅是对独龙族群众的殷切期盼,也是对怒江州各族人民的美好祝福。

  滚滚怒江,涛声激越,荡气回肠。

  是啊,怒江,正在汇聚脱贫攻坚的磅礴力量,突破崇山峻岭,突破贫穷的禁锢,和全国人民一道,如期迈入文明、富裕、和谐的小康社会。(记者 龚后雨 赵君利)

[责任编辑: 徐华陵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86482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