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昆明龙头街集市关停 龙泉古镇生机待焕

2019年02月24日 11:19:08 来源: 昆明日报

  关停后的龙头街。记者 资渔 摄

  闻一多、朱自清故居。记者 黄晓松 摄

  关停的是脏乱差有隐患的龙头街集市

  升级的是更有魅力、高品质的龙泉古镇文化

  26处文化遗址将得到有力保护

  还将建龙泉古镇文旅创意园 打造龙泉戏剧文化节

  “赶街克了!”一句熟悉的叫唤声,是昆明很多人记忆深处的乡愁,也是很多人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随着上周又一老街子龙头街被关停,市民可赶的街子越来越少,似乎老昆明人心底的“乡土记忆”也正慢慢淡出年轻人的视野。

  少了几许热闹和熟稔,再次来到龙头街,仍然可见三五村民谈论街子被关停的事。今后,他们购买物品的“主阵地”将转向标准化市场。龙头街集市作为乡土文化的代表之一,已存在600余年。选择关闭集市,并不是要切断这种文化,而是将消防隐患、交通拥堵等弊端消除,通过打造龙泉古镇文化旅游创意园、保护名人遗址遗迹等,塑造具有魅力的龙泉古镇文化旅游品牌,将文化精髓传承和延伸,让龙头街在城市化建设中焕发出新的生机。

  周三赶街的习惯

  在龙泉街道宝云社区龙头村53岁的村民张勇看来,如果龙头街口没有出现那张盖有7个公章的《关于关闭龙头街集贸市场的公告》,龙头街每周三还将是一片熙熙攘攘的赶集盛况。自从记事起,每周赶龙头街已成为他的习惯,而且这个习惯伴随了他40多年。随着公告的张贴,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集市将逐渐从张勇及昆明很多人的生活里消失。

  随着龙头街关停,许多人都在叹息:不知不觉中,那些乡土气息的老街慢慢都走出了公众视线。

  一条又一条的乡街子逐渐消失,人们到底在缅怀什么?56岁的赵文惠住在距离龙头街2公里远的北仓上营村,她喜欢乡街子的热闹气氛,还能买到价格低廉的商品。

  街上,有赵文惠母亲喜欢吃的豌豆凉粉和她儿子爱的烧鸡。“我们只有在龙头街才买到过4元/公斤的豌豆凉粉,其他地方都比这里贵。”赵文惠一家于2010年从东川迁至北仓上营居住,从那时开始,逛龙头街就变成她生活的一部分。龙头街上有相对更低的物价,是她和丈夫来这里买东西的主要原因。

  “9年前,北京路延长线还没修好,也没有公交车,我们是踏着田埂去赶龙头街的。那时母亲腿脚还利索,每次来都会买杂糖。”赵文惠说。多年的赶街经验,也让她和朋友研究出逛龙头街的“最佳时间”——每周三17时后,那时小贩准备收摊回家,菜会更便宜。“常常是一元就能买到一堆大萝卜,或一堆西红柿,又或是一大把青菜,虽然里面也有坏的,但将坏的挑出来,好的也能剩下不少,非常划算!”

  34岁的刘雪刚是土生土长的龙头村人,目前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店。在外当兵七八年,他最怀念的还是赶街时的羊肉汤锅,“印象中,小时候五六元一大碗的羊肉现已卖到15元/公两,每次要几十元才能吃饱,虽然价格比以前贵了,但这种味道是在外面馆子吃不到的。以前每周三都可赶街买东西,现在要买东西只能去超市,总觉得比起街子少了些味道。”

  喧嚣背后的隐患

  逛龙头街集市的人也会时常买到假货,赵文惠每次到龙头街都只买熟识小贩的物品,买菜、买肉也只跟固定小贩买,而且会随身带便携式小秤,避免所购物品缺斤少两。

  受集市影响,每周三龙头街赶集,北京路司家营一段交通总会很拥挤。自行车、电动车将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占满,加之人流车流过大,北京路与沣源路交叉路段时常车流缓慢,一个红绿灯总是要等上比平时更长的时间。

  “每周三赶街时,店里生意会变好,收入是平日的五六倍,但要担心的也更多。”刘雪刚解释,每次赶集时村里都是人山人海,很多小偷会混迹在人群中,既担心店里物品被盗,又担心村里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拥挤的人群如何快速跑出村子。每次赶集结束,其店外也经常是一片狼藉。

  较早的龙头街集市其实并不在龙头村,而在距离它不远的麦地村,因挤占城市主干道、人员密集等安全隐患,2011年5月被政府部门关停过一次。近年来,商贩又在龙头村5组、6组自发形成周三集市。后面形成街子不再是人们印象中方方正正的集市,而是分散于城中村内各处。在龙头村6组主要道路上,仍可清晰看到用白线画出的摊位。本就不算宽敞的村道,在每周三集市中会变得更加“局促”,赶街的人们只能在狭窄过道里,跟着拥挤的人群缓慢踱步才能买到物品。

  现在的龙头街已倒是平添了几分宁静和整洁。伴随着集市的永久关停,安全隐患、脏乱差等问题也大大减少。

  文化精髓的传承

  “乡街子文化,是云南文化的重要符号。随着城市发展,乡街子的消失是必然的。但是,龙头街集市的关停不是结束,而是新的起点,更具有魅力、品质的龙头街文化会一直传承下去。”昆明龙泉古镇文化研究院院长洪海波说。

  龙头街集市在岁月的长河里几经变迁,是昆明集市文化的缩影和代表,距今已有600余年历史。早在明朝,龙泉片区便逐渐有村落形成。明清时,古驿道穿村而过,马帮在此歇脚、集散货物,慢慢形成集市,这一片区渐渐热闹起来。清末民初,这一片位于昆明北部的远郊地区,已形成北部大集市,因商业发达成为仅次于昆明老城的又一热闹之地。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曾经培养出的35名院士和26位文化教育名人,曾在这一片区工作、生活与奋斗过。梁思成、闻一多、朱自清、林徽因等民国文化大师都曾汇聚这里,让龙头街所在的龙泉镇成为当时历史文化、教育科研的重镇。

  朱自清当时住在司家营,也曾赶过龙头街集市。他和林徽因等许多西南联大老师一样,每周从龙泉镇走路去西南联大上课,沿着潺潺的盘龙江,穿过阡陌小道,抵达学术殿堂。

  时移世易,龙头街的古旧民居渐被钢筋水泥取代,原住民的生态格局也被大量涌入的外来人口打破。作为昆明近郊山水、人居、民俗文化底蕴深厚的传统村落,保护龙泉宝云片区日渐受到各级各部门重视。2006年,“龙泉古镇”概念被提出,青石板路、水景环绕、古建筑群、历史文化博物馆群……遗落在龙泉街道宝云片区的这些文化珍宝将串联起来,成为闪耀在昆明的“明珠”。

  “文化是可以一直传承下去的,关键是把精髓提炼出来。龙头街只是龙泉古镇文化的一部分,政府部门关停的只是有安全隐患的集市,升级的是更有魅力、高品质的龙泉古镇文化。26处文化遗址遗迹将得到有力保护。建设龙泉古镇文化旅游创意园,除了还原以前名家生活环境实景,还将在这里打造龙泉戏剧文化节,将汇集滇剧以及来自其他地方的戏剧文化。”洪海波说,龙头街一直都在,它将会以更好的形式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 记者 张晓莉 杨艳萍)

[责任编辑: 石光良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3137846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