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州市

吆喝,“老声音”还原老昆明生活

2017年05月24日 11:18:05 来源: 民族时报

  “小白(bé)……芨(jī),小白……芨。”炎炎夏日,在私人书舍接受采访的云南文史学家詹霖,聊到兴起时,为我们即兴“插播”了一段“昆明老声音”。“小白”短促,“芨”音长,颇有韵味的方言叫卖声一时间激起了我们的兴趣。

  旧时,头顶阴丹蓝方帕,身着及膝蓝色粗布衫,下穿阔腿黑布裤,腰系青色绣花围腰的昆明城外山区妇女们,时常身背竹箩、手抬筲箕,步行数十里来到城中,走街串巷兜售各种草药。其中,白芨因治疗幼儿咳嗽颇有疗效而深受城内居民青睐。而像“小白……芨”这样的各种叫卖声,每日在坊间此起彼伏,共同构成了别具特色的“昆明城市交响曲”。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市民生活方式的改变,数十年前还在大街小巷回荡的“老声音”,如今已渐成“绝唱”。然而,这些深深印刻在老昆明人脑海中的乡音,并未随时光的流逝而被彻底遗忘。

  一天从吆喝声开始

  詹霖童年时生活的昆明城是相对寂静的。静到在自家天井里,可以听到马匹踩在青石板路上发出的“踢跶、踢跶”声由远及近,再慢慢消失;可以听到挑夫从门前经过,扁担两边的谷箩(gú·lé)一巅一巅发出的“咯吱、咯吱”声。

  “那时昆明城里没有汽车喇叭和高音广播声,街头巷尾除了鸡鸣狗吠之外,便是人们的欢声笑语和小贩的叫卖声。”詹霖回忆说,每日天刚亮,衣着干净的四川女人们便手持木盘,在城中边走边用娇嫩的嗓音喊出“白糖……凉糕……太……平糕”;紧接着,卖豆腐、粑粑等的小贩也相继登场,高声喊道:“卖水豆腐,卖豆腐脑(nān)啦”、“米面粑粑呢卖”……不同的语音腔调在清晨的上空相互交织,唤醒了熟睡中的人们。

  此时,与吆喝“吃喝”的小贩同时开工的,还有从乡间赶来收粪草(垃圾)的农民。他们赶着马车,手摇铃铛穿街而过。当听到“丁零当啷”的铜铃声和木架马车摇曳的“咯叽、咯叽”声,家家户户就争先恐后地把头一天的垃圾和痰盂马桶中的秽物倾倒在“粪草车”上,转身又去拍醒被窝里赖床的孩子们,周而复始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上门服务”贴心省事

  往昔的昆明城,小商品不仅种类繁多而且价格便宜,小贩大多以挑担子游街的形式流动贩卖。有吆喝声,大家都会竖起耳朵聆听,然后估量一下自己需不需要。如有所需,便会及时“断(duǎn)住”(拦住)小贩,再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成交。在家门口就能完成交易,这样的“上门服务”,对于购买者来说,可谓是贴心又省事。

  吆喝声听得久了,昆明人也发现了其中的一些奥妙。比如,不同的吆喝声,腔调高低有别,语速缓急不同。儿时属于馋嘴一族的詹霖,便对两种零食的叫卖声记忆犹新。

  薄荷(huō)糖是白糖加薄荷汁熬制而成的一种解暑食品,兜售此种食品的小贩吆喝起“薄荷糖,薄荷糖,可口清凉薄荷糖”时,声音一般是清脆、响亮、富有节奏感的,“酷似一颗颗炒豆从嗓门中蹦出来一样”。而吆喝“兰花豆,梆梆脆,越吃越有味”的则多为男性小贩,他们往往中气十足,声如黄钟大吕一般高亢洪亮,很符合兰花豆“嘎嘣脆”的特点。

  “乱头发换针来唉”;“有……旧衣烂衫……找来卖”;“启刀……磨剪……子。”……当时,兜售各种货物的小贩,都有着不同的吆喝方式。即便是到了晚间三更天(大约相当于现在23点至凌晨1点),仍然有“饺......担担儿”这样卖夜宵的声音。可以说,老昆明人一天的生活,是始于吆喝,终于吆喝的。

  吆喝声中出内涵

  有趣的是,小贩之中除了有叫卖货物的之外,还有叫卖手艺的。相对于“货物叫卖”来说,“手艺叫卖”常常是用特定的工具敲击出特定的韵律,而非全凭嗓子招揽生意。

  “当当,当当当,当当。”每当听到7声清脆的小铜锣声,大家便知道是鏾(xiàn,阉割)鸡匠来了;“嚓嚓嚓,嚓嚓嚓,”一叠铜片有间隔地响6次,大家也就心领神会,这是补碗匠在路过。而最能俘获童心的声音,则是小锤敲击马蹄铁发出的“叮叮当,叮叮当,叮叮当当叮叮当”,此时,孩子们总会缠着家长买上一块儿“叮叮糖”(麦芽糖),咬在嘴里高兴地喊着“叮叮糖,叮叮糖,越吃越想娘”的童谣高兴地散去。

  不论是丰富多彩的“货物叫卖”,还是各式各样的“手艺叫卖”,在有心人那里,总能听出一些“弦外之音”,甚至能够通过吆喝声瞬间判断出小贩的境遇和性格。

  詹霖分析说,初出茅庐的新手,往往怯生生地刚一张口就收尾,让人听起来感觉他“很不专业”,光顾其生意的人自然就少。有的声音属于短促而低微的喊叫,听起来包含了祈求的意味,暗示着生意难做,希望别人听到后能起恻隐之心。有的一出口就成旋律,甚至有板有眼、抑扬顿挫,让人不由得对其货物或手艺充满信心。还有的则是声嘶力竭的嚎叫,充满了急躁之情,让人不胜其扰。

  今天,往昔的吆喝声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但通过细细聆听老者们的“原音模拟再现”,我们会惊奇地发现:一句句简单的吆喝背后,是一个个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老行当;而一声声呐喊之中,也往往蕴藏着旧时的市井生活百态。(完)(罗嘉)

[责任编辑: 张琦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91363104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