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华能澜沧江:数字化风电场“成长”记

2020年03月24日 12:06:32 | 来源:华能澜沧江公司

  近年来,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澜沧江公司”)加快清洁能源开发建设,在云贵高原西部和横断山脉交界地区,建成了云南省数字化风电场——野猫山风电场和杨家房风电场、白鹤厂风电场,这是清洁能源开发建设的新战场,也是华能澜沧江公司所属新能源企业加速发展的起跑线。

  攻坚克难 保障风机运维

  野猫山风电场和杨家房风电场、白鹤厂风电场15名运行值守人员和79台风机由华能大理水电有限责任公司运维部统一管理,除了定期工作外,运行值守人员要在纵横20公里的山脊上一路检查、维护、消缺、技改。

  2014年,作为华能澜沧江公司首个投建的风电场,野猫山风电场从设备选型、设计、制造、安装等环节加强管控,实现了“全站信息数字化、通信平台网络化、信息共享标准化、高级应用互动化”。同年11月,野猫山风电场智能升压站顺利并网运行,填补了华能澜沧江公司风电板块的空白,同时也标志着云南省首座电源侧智能变电站顺利投产。

  2019年6月,野猫山风电场的风机过了质保期,厂家维修人员撤离后,需要公司运行维护人员独立维护检修33台风机。那时候,运行维护人员每天都要拿着图纸爬上一台一台风机进行巡检,最高的风机塔筒有85米。运维人员左云东说:“有时候检修风机一待就是大半天,根本顾不上吃中午饭。”

  2019年9月,野猫山风电场获得全国风电场生产运行统计指标对标南方地区云南省滇西地区4A级称号。

  爬坡过坎 确定风电场选址

  时间拉回到那段“爬坡过坎”的艰苦岁月。华能大理水电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李志兴说:“风源复杂选址难、交通不便运输难、气候恶劣施工难,这几乎是所有高山林地风场建设中都会遇到的三道坎。”为了对风资源数据进行全面分析,建设初期,李志兴及其助理赵灿春和驾驶员窦师傅一起,手持测风仪,翻山越岭踏遍了大理州漾濞县、祥云县、丽江市永胜县等风电重点区域的山头进行场址甄选,为工程建设收集到了宝贵的数据。

  根据气象数据,专业设计单位确立了区域的风力等级,最终确定白鹤厂风电场为二级风电场,野猫山风电场为三级风电场。

  争分夺秒 “抢风、抢雨、抢雪”

  华能澜沧江公司开发的风电项目时值风电政策调整阶段。2014年,云南省发展改革委下发了《关于恢复全省风电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野猫山风电场项目若能抢在2014年12月31日前上网投产,就可以享受这一批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随后,华能澜沧江公司要求野猫山风电场必须实现当年交付、调试、投产。

  当时,项目施工队伍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24小时待命,风停了、雨歇了、云散了,就马上进行风机吊装。由于受设备交货、阻工、恶劣天气影响,工程建设进度滞后,只有提高风机吊装效率,才能保证项目按期投产。项目施工队伍优化吊装流程,采用流水作业方式,开展现场风机安装工作,历时75天的吊装,野猫山风电场终于赶在当年投产。

  均衡发展 保护绿水青山

  野猫山风电场场地内植被以林地为主,建设中的弃渣堆放将会占用土地、破坏原地貌、破坏植被和地表组成物。为此,华能澜沧江公司专门编制水土保持方案,进行渣场环境整改工作。

  华能澜沧江公司选择适宜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龙棕生长的区域进行围护挂牌保护,并将道路施工中无法避让的龙棕进行移植保护,投资50万元建设占地面积约1.5亩的龙棕保护园区。此外,华能澜沧江公司在野猫山风电场升压站前投资230余万元建设占地约8亩珍稀植物保护园,将道路施工、风机平台开挖中无法避让的马缨花树进行移植保护。

  优化资源 改善生产管理模式

  2015年10月,华能澜沧江公司着手启动新能源电站远程集中控制中心建设工作,意在实现公司管辖新能源电站的远程生产监控、综合数据分析和统一运维管理。2019年8月,新能源电站远程集中控制中心进入试运行,开展区域规模化检修维护,合理优化资源配置,为提高生产管理效率提供数字化管理平台,逐步将当前分散式、扁平化的生产管理模式转变为区域化、集约化的精益生产管理模式。

  据统计,野猫山风电场实际平均年利用小时数为3446小时,杨家房风电场实际平均年利用小时数为3162小时,白鹤厂风电场实际平均年利用小时数为2590小时。截至2019年底,华能澜沧江公司风力发电累计17.59亿千瓦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26万吨,节约标煤52.8万吨。(完)(白苹)

【纠错】 [责任编辑: 韩文萍]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8911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