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他坐在那里,就像一座丰碑

2019年01月18日 15:01:49 来源: 法制日报

  “上身正直坐着,双眼紧盯执勤台。”这是监狱警察禹凌云向世界告别的最后身影。

  2018年3月9日凌晨,云南省官渡监狱三监区警察禹凌云在执勤过程中突发疾病,穿着挚爱的警服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年仅42岁。

  从警24年来,禹凌云累计对服刑人员谈话教育千余次,化解矛盾数百起,感化服刑人员百余名,唤醒一个又一个迷失的灵魂,转化了一个又一个服刑人员顽固的思想。

  如今,禹凌云走了,但他在工作生活中的点滴却成为亲人、同事及服刑人员心中永不褪色的记忆。大家总会想起禹凌云牺牲在岗位时的样子——他坐在那里,就像一座丰碑,永远屹立不倒。

  穿着挚爱的警服牺牲在岗

  在同事们眼中,禹凌云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大家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突然离世。

  3月8日16时30分,禹凌云与平时一样早早地来到监管区内,接班后与三监区值班领导魏昆、值班警察龚乐洋到监舍值班执勤。

  接班后的工作一如往常。禹凌云和同事一起组织服刑人员晚间活动学习,服刑人员就寝后,他又逐一对监舍进行检查,确保门窗等设施安全后才放心地前往二级分控平台进行夜间值班。

  一整夜,监区一切如常。

  “老禹!老禹!快醒醒啊……”3月9日早晨6点半,龚乐洋看到禹凌云仍保持着工作的姿势——上身正直,双眼紧盯执勤台,可怎么叫他都没有回应。

  “我立即向指挥中心报告,寻求支援。”龚乐洋说, 闻讯赶来的魏昆等人立即将禹凌云送往医院抢救。

  不幸的是,一切努力最终都没能挽救禹凌云的生命。

  7时45分,医生宣布:“禹凌云心源性猝死。”

  吃苦耐劳忠诚奉献不停息

  禹凌云的父母都是监狱警察。在父母的影响下,禹凌云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忠诚正直、敢于担当、乐于奉献的监狱警察。

  1994年,从云南省机械学校毕业的禹凌云接过父母的衣钵,成为一名光荣的监狱警察,一干就是24载。

  初到岗位,禹凌云发挥专业特长,在监狱技术岗位任职。马玉明是禹凌云当时的领导,他记得,那个看起来还有些稚嫩的小伙子很能吃苦,经常主动加班。

  2005年,禹凌云调入一监区,成为一线包干责任警察。通过迅速调整,加强学习,禹凌云用最短的时间从技术人员变成了教育改造的“行家里手”。

  官渡监狱一监区监区长尹利武是禹凌云的老同事、老朋友,他深谙禹凌云迅速成长的秘诀所在。“他骨子里有韧劲,肯吃苦,不服输,会默默地把每件事做好”。

  尹利武清楚地记得,禹凌云在一监区工作的7年里,经常下班后背着电脑回家,查资料、找方法,思考如何干好工作。

  汤国庆是官渡监狱第三监区教导员,说起禹凌云时几度哽咽:“他时刻以党员身份严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不怕累,有事总冲在前面,不计较个人得失。”

  由于勤学习、专业素养强,2000年,年仅24岁的禹凌云就担任了业务中层领导。那时候工作条件艰苦,禹凌云带头苦干,凭着闯劲和韧劲攻坚克难,有时候忙起来,一个馒头就着一杯水就是一顿午餐。

  今年3月1日,官渡监狱举办监区迎新晚会,禹凌云能歌善舞的女儿为服刑人员百人合唱团担任领唱。禹凌云原本坐在台下,因工作需要临时回到监区值班。就这样,他遗憾地错过了女儿的那场演出。

  真情帮教温暖高墙内外

  重点罪犯的教育改造是难啃的“硬骨头”,但禹凌云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他总能和服刑人员找到共鸣,从一些小事切入,“润物细无声”地感化他们,因此被同事们称为“小诸葛”。

  2013年,三监区收押了一名年轻的服刑人员杨某,他从14岁起就只身一人来到昆明“闯荡”,几乎和家人断绝了联系,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好人”,遇到禹凌云之前经常不服从管理,违反监规监纪。

  摸清情况后,禹凌云经常找杨某谈话,关心他的生活和思想状况。2014年8月的一天,杨某因阑尾炎手术外出住院,他的亲人一个都没有来看他,是禹凌云一直陪在他身边,守了三天三夜,让他感动不已。

  不仅如此,禹凌云还主动联系杨某家人来监狱对他进行亲情帮教,几经周折,终于做通了杨某父亲的工作,父子俩交流了大半天时间,亲情的温暖让杨某进一步坚定了改造的决心。

  在得知禹凌云辞世的消息后,杨某悲恸不已,一时哭跪在了地上。此刻说起禹凌云,杨某的眼里满是泪水,很多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如今,杨某变得主动配合管理,不再违反监规纪律,不仅获得减刑奖励,还学会了两门职业技能,为将来出狱后在社会上自食其力奠定了重要基础。

  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禹凌云成功教育感化了一个又一个服刑人员,为他们走上人生正轨付出大量心血。

  2016年,禹凌云所包干的服刑人员王某在亲情电话中得知儿子考上了北京某重点大学,这让他兴奋不已。

  “儿子的学费从哪里来?”短暂的喜悦过后,王某很快陷入了忧愁。连续好几天,他都情绪反常,不言不语,这引起了禹凌云的注意。

  禹凌云主动找王某谈心,得知这一情况后,同样为人父的禹凌云十分理解王某的心情,他发动全体监狱警察捐款,自己带头捐了500元。

  孩子的学费总算凑够了,但却错过了学校的报名时间。禹凌云在网上查找到该大学的联系方式,向校方诚恳地说明了情况,校方决定破例为孩子保留一个星期的报名时间。为了让孩子和家人能够尽快赶到北京,禹凌云不加思索地为他们订了机票。

  其实,禹凌云的家境也不富裕,他工资不高,他的爱人长期在家照顾小孩,没有收入。

  如今,王某已经刑满释放,还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一家人的生活逐渐回到了正轨。

  “当时王某的孩子已经因为无钱上学回到老家准备复读,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禹凌云的帮助,孩子明年是否还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王某又是否能够安心在监狱里接受教育改造……”官渡监狱三监区副监区长贾明涛参与了整个过程,说到此处,人已哽咽。

  古道热肠乐于助人的暖男

  禹凌云是个人尽皆知的“暖男”,他就像一棵大树,撑起了和谐家庭,温暖了同事邻里。

  禹凌云生前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在家相夫教子,10岁的女儿活泼可爱。

  禹凌云懂技术,爱钻研,家中的任何事情,他都喜欢亲自动手操办。知道女儿喜欢唱歌,他就动手改装了一套音响。家里的每一样家具,包括房顶的灯泡,都是他亲手安装的。

  对家人如此,对同事亦然。

  “我21岁就认识了师父,到现在9年了,师父突然走了,感觉亲人不在了一样。”说起禹凌云的离去,一监区警察周维瞬间红了眼眶。

  2009年,周维大学毕业后考入官渡监狱进入一监区工作,在不知如何管理服刑人员的迷茫阶段,是禹凌云手把手地将他带入了工作正轨。

  除了工作,禹凌云在生活上也给了周维许多关怀和帮助。

  “前几年,从单位回家的路不好走,交通也不方便,每次想回家,只要师父不上班,他都会开车把我送回去。”周维永远也忘不了,禹凌云每次送他之后再从反方向回家的那一幕幕情景。

  只要同事有事,他总是随叫随到,第一个站出来。因此,同事们都亲切地称他“禹头”。

  “他经常帮助身边的同事。”同事魏昆红着眼圈说,就在禹凌云去世当天,其警服的上衣口袋里还装着同事马武泉的医保卡和身份证复印件。原来禹凌云打算下班后去帮马武泉换二代医保卡,可惜没能去成。

  禹凌云的古道热肠也造就了和谐的邻里关系,在他家小区,谁家电脑坏了、网线断了,谁家要买个电视、冰箱,都会请他帮忙维修或出主意。

  舍小家顾大家,苦自己乐众人。多年来,禹凌云用燃烧自己的热度温暖了身边人,浇灌出一个个幸福灿烂的笑容,留下一段段感人至深的追忆。

  向丰碑敬礼榜样精神长存

  5月的昆明繁花似锦,街道上的蓝花楹和三角梅开得正盛,可官渡监狱里却再也没有禹凌云忙碌的身影,只有他牺牲时坐过的那把椅子还静静地摆放在值班室内。

  时至今日,妻子李剑仍然很难接受禹凌云离世的事实,“想着他还能推门回来,家里处处都还有他的气息,感觉天都塌了。”

  在禹凌云家的电视柜中央,醒目地摆放着他工作时用的水杯,上面有他的警号,水杯旁边是一张全家福,一家三口笑得格外灿烂。

  “又见官狱樱花开,不见故人音容现,长水连雨低声泣,花伴雨落战友别。”官渡监狱警察李曼玲的一首哀悼诗感人泪下,其他同事也纷纷以各种形式表达对禹凌云的哀思。

  得知禹凌云离开的消息后,三监区的四名服刑人员怀着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封信”——“我们可亲、可爱、可敬的禹警官,您怎么能这样就走了呢……我们不能为您献上一枝花,鞠上一躬,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地想着您的音容笑貌……”。

  三监区全体服刑人员自发为禹凌云哀悼,很多服刑人员当场痛哭失声,甚至有出狱后的服刑人员,闻讯后不辞千里赶来昆明要见上敬爱的“禹警官”最后一面……

  禹凌云牺牲后,司法部、云南省司法厅和省监狱管理局负责同志通过各种方式对其家属进行看望慰问。3月23日,云南省监狱管理局追授禹凌云“全省监狱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决定在全省监狱系统开展向禹凌云同志学习的活动。

  “禹凌云把一生奉献给了他热爱的工作,以后我们就是他妻女的亲人,担负起为她们遮风挡雨的责任。”官渡监狱监狱长张国志说。

  一路走来,禹凌云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举动,却始终坚定不移地履行着监狱人民警察的光荣使命,他用生命践行了对党和监狱事业的无悔誓言,他的事迹折射出监狱人民警察的崇高与担当,是新时代监狱人民警察的伟岸丰碑与光辉榜样。(记者 蔡长春 王宇 石飞)

[责任编辑: 陈露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7545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