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政法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行业 专题 服务 州市 云南故事 新媒体

南盘江边的青春岁月——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校及老师和同学们

2018年11月01日 01:24:39 来源: 云南开放大学

  1982年11月,那一年我们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在晚秋依然灿烂的阳光里,我走进了云南省第五局机械工业局技工学校(1984年更名为云南省国防技校)。在这陌生地方,我的身旁聚集着几十个同样对未来充满渴望与憧憬的莘莘学子。我们学校是云南省第五机械工业局下属的、为云南省国防科技工业系统培养技术工人的技工学校,位于陆良张角冲响水坝旁的云南模具三厂。山上的工厂和山下南盘江,构成了三线军工厂典型的山水组合画面。就是在那一年萧瑟的秋风里,我站在学校的山上,第一次看见了山下蜿蜒的南盘江水由北向南静静地流向未知的远方。从时间定格的一瞬伊始,命中注定我将和它并肩而行,从此,在我生命里有了一个难忘的母校和陪伴我青春岁月的一江秋水……

  我们是建校后招收的第三届学生,50个学生编为车工班和焊工班,学校教职工只有9人。同学们几乎全是来自系统内各个军工企业的职工子弟,外招(指从军工系统外招收)生只有4人,老师们全部是从云南模具三厂抽调的理论过硬、经验丰富的专业技术人员,他们既是在三线建设中扎根边疆、无私奉献的军工战士,也是艺高为师、德高为范的优秀园丁。

  在两年的时光里,学习是紧张的。基础课程有数学、机械基础、机械制图等,此外还安排了大量的实习。我们在老师严谨的教学中认真学习。至今,讲授车工工艺的董志存老师的唐山口音,讲授机械制图的郑先孝老师幽默而浓重的湖北话,体育老师黄泽富高亢的喊操令,音犹在耳 ;至今,清晨斜进教室里的一缕阳光,写满粉笔字的黑板,历历在目。实习课程安排在系统内一些工厂进行。我们见识到了9819厂用于批量生产的焊接生产线、9807厂的复杂零件的车削加工、356厂规范严谨先进的技术工艺,体验了991厂外贸军品的艰苦会战,也了解了艰辛的小三线建设历史……

  在两年的时光里,环境是艰苦的。学校地处大山,环境偏僻,离最近的县城也有30公里,没有闹市的繁华,也没有美丽的风景。我们住在干打垒的平房,在简陋的教室里学习着现代机械加工知识,四周只有茫茫寂静的群山在聆听我们读书声,旁边只有永不停息的江水载着我们的梦想与欢乐、惆怅与失落流向远方……

  在两年的时光里,我们的学生生活是快乐并痛苦的。快乐的时候在群山、在雪地、在江中、在球场……那是自由的狂野与欢唱,酣畅的豪饮与幻想 ;痛苦的是十六块钱的补助和定量的饭票是永远不够的,常常是肚子饿着饭票没了,饥饿感像一盆盆冷水不断浇在我们无拘无束的青春之火上……在响水坝蓄水的季节里,我们依水而坐,望着蓝天下烟波浩渺的的湖面以及对面小村庄的袅袅炊烟,静静地放松心情,思索人生……

  我担任车工班的班长,在那艰苦而快乐的年代,和同学们共同学习生活在一起,结下朴素真挚而长久的友情,也收获了爱情,拥有了幸福相伴一生的同学和爱人。

  短短两年的时光里,我们受到军工精神传承人应有的品质与素养教育,做诚实、高尚、实在的人,以爱岗敬业的工作态度,拼搏向上的顽强意志、团结奉献的团队精神,艰难环境下无所畏惧的男儿本色来面对生活、面对工作、面对未来,这就是国防技校的育人精神,给于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灵营养。一年后,我考入了云南兵器职工大学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继续深造。工大毕业,我又返回云南模具三厂工作,继续在南盘江边度过了5年的春秋与冬夏。

  30多年后,我们早已为人夫、为人妻、为人父、为人母,在人生的旅途中,历尽幸福与快乐、挫折与痛苦,也曾为尘世的名利和生活磨难而身心疲惫。但在某一时刻,也许是一个不眠之夜、也许是在奔波的旅途中、或许是在它乡遇故知时,内心深处的某种情感突然间被一种莫名的呼唤,牵引游回30年前的那一江秋水。30多年后,母校几经搬迁、更名和整合,从一个1979年建校的小技工学校发展成为一所校风严谨、特色鲜明、人才辈出、广受赞美的高职学院,招生规模、师资力量与学科设置等方面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32年后的一天,又是一个晚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重新回到那片故地,来到了已经遥远的学校,仿佛又看见遥远的当年,望着依稀可辨的母校旧址,面对岁月与大地的沧海桑田,我站在江边那依然萧瑟的秋风里,默默无语却又思绪万千,身边的南盘江水依然静静地流向远方……(宋宁)

[责任编辑: 康静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5726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