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李彩凤:用歌声促进民族团结

2018年04月25日 13:53:24 来源: 大理州民宗委

  “星星和月亮在一起,珍珠和玛瑙在一起,庄稼和土地在一起,鱼和水在一起,针和线在一起,汉族和彝族在一起”。李彩凤用动人的歌喉唱着民族团结的心声。

  最早见到李彩凤是在1997年的央视《纪录片之窗》这一档栏目上,大多人也是通过这个节目记住了这个唱调子的“老妈妈”。在之后的十多年间,她一路把山歌唱到了省城,唱到了北京,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弥渡民歌的代表性传承人。

  山窝窝里飞出的百灵鸟

  1943年,李彩凤出生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弥渡县朵祜村,那里的男女老少都爱唱、会唱山歌调子。

  李彩凤是听着朵祜山歌来到人世的,她的血管里流淌着朵祜民歌的血液。她家里奶奶和母亲都会唱山歌,尤其是母亲嗓音非常优美,是一个出了名的山歌好手。李彩凤爱唱山歌大多也是受母亲影响,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妈会唱山歌,我也就会唱山歌了。”她从小就展现出对山歌的喜爱和天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听到有人唱歌,她就忍不住挤过去听。有的歌,听一遍她就记住了。夜里在心里默一遍,第二天一早就能哼个八九不离十,四五岁时就记住了《青棚调》。但真正学唱山歌,是在解放初期。当时上级派到村里来的土改工作队,很多都是文化人。那时经常召开群众大会,会上也唱一些当时流行的歌,李彩凤就在会上学会了除古歌古调外的一些歌曲。她天生好嗓子,清润亮丽,一开口就赢得了大人们的声声赞叹。

  大约是1952年,朵祜来了一批城里人,是弥渡中学的师生,他们到朵祜龙神祠游玩,就在龙神祠前的打歌场上举行了一场山野文艺晚会。爱听歌的李彩凤也去了,当中有人演唱了《放羊调》,歌曲凄凉苦楚,如泣如诉,听得李彩凤心情百转千回,当时就学会了这首歌。那晚的着迷过后,《放羊调》和《小河淌水》成为了李彩凤迄今为止最喜爱唱的歌。那一个平常的夜晚,之后竟成为了李彩凤人生转折点的重要基础。

  同年,父亲去世,年仅9岁李彩凤第一次品尝到了生离死别的痛苦。父亲走了,这个大家庭也分家了,母亲带着她们三姐弟和爷爷奶奶一起过日子。生活的困苦没有阻挡住李彩凤爱唱歌的性子,十二岁那年,学校里组织俱乐部,她作为骨干参加,并到外村去演出,到了奶奶的娘家瓦哲,12岁的李彩凤第一次登台演唱,演唱的歌是《小河淌水》,是学校的一位老师教的。后来她被学校选到县城文化馆参加演唱会,一曲云南民歌《小乖乖》震惊了全场,人们记住了这个从彝族大山里走出来的小姑娘。1958年,仅有15岁的李彩凤进入了五一公社(今弥渡县寅街镇)花灯团,成为团里的演员,跟着从各村挑选来的演员们走村串寨,到处演出。在团里,李彩凤得到了老师们的一些指导,演唱技巧比之前提升了很多,那也是李彩凤一生唯一的一段专业学习经历。她的每次演出都表现得十分出色,反响强烈。当年文化部在大理召开的西南区民族文化工作会议上,她演唱的《弥渡山歌》荣获二等奖,并荣幸地被选派参加电影《五朵金花》的拍摄,在民歌对唱中有她精彩的镜头。

  一个15岁的小姑娘,从小生活在熟悉的大山中,哪怕她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可第一次从大山来到坝区而且貌似要长期就要生活在那里,周围人们的穿着打扮、说话口音,行为习惯都是陌生的。每天登台演出,底下挤挤挨挨坐满了陌生的人们,不像在家里唱歌,面对的是山,是大树,是河流,心里的不安和恐惧是可想而知的。所以,“胆小”就成为了当年李彩凤一道跨不去的坎。一次,花灯团在弥渡中山礼堂演出。团里有一个团员叫李章学,算起来是本家堂哥,他原在昆明,回乡带着一把小提琴。那天的演出就由堂哥拉小提琴为她伴奏,她演唱了一曲《弥渡山歌》,赢得台下掌声雷动。退回后台了,热烈的掌声还没停。李彩凤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以为是表示她唱得不好,心里一难过,着急得哭了起来。堂哥说:“人家鼓掌是说你唱得好,要你回到舞台上再唱。”说着,就在后边推李彩凤,把她推到舞台上。再次回到台上的李彩凤害羞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低着头流眼泪不敢看台下的观众。还有一次,五一花灯团到部队慰问演出,团长是个贵州籍老兵,一定要在营房门口迎接花灯团的到来。李彩凤他们到营房大门前,团长走上来要跟李彩凤握手,把那小姑娘吓得一头钻到停在营房门口的一辆卡车底下,弄得团长不知所措。

  因为胆小,李彩凤错过了人生中一个关键的机遇。1959年,云南省歌舞团调她去团里当演员,李彩凤以家里缺少劳动力为由,放弃了这次机会。

  一路走一路唱

  李彩凤说,龙上天还要有棵弯腰树呢! 1997年,马上就要进入花甲之年的她,竟然有了一棵弯腰树。

  当时中央电视台“纪录片之窗”栏目组到弥渡采访,要找一位民间歌手。有人推荐说:“这样的人,朵祜的李彩凤最恰当。”于是央视记者们第一次踏进了朵祜山。李彩凤根本不知道央视的记者要采访什么,他们就只是让几个年轻姑娘跟着她,她赶着羊群到了山坡上,记者突然把话筒递过来,说:“李大妈,您会唱些什么歌呀?”

  她在心里愣了一下,会唱的多得数不清,这要唱哪一首呢?幸而她马上反应过来,唱山歌不是事先安排设计好的,而是“见子打子”,全靠你的临场发挥。自己不是赶着羊群吗,他们一定是要自己唱有关这方面的歌,就自信地说:“我会唱《放羊调》。”说完,对着话筒就唱起来:“正月放羊正月正,辞别爹娘要起身……”

  记者知道《小河淌水》的搜集整理者尹宜公1949年就担任过中共弥渡地下党的领导人。当年,正是尹宜公根据弥渡西山流传了千百年的彝族民歌《放羊调》、《月亮出来亮汪汪》,整理改编后才产生了《小河淌水》这首东方小夜曲,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了会唱《放羊调》的歌手,不由十分惊喜。后来,中央电视台在播出《纪录片之窗·小河淌水的地方》时,有一组画外音介绍当时的情景说,我们随着羊群来到了山上,终于听到了向往已久的《放羊调》。那天,她高高兴兴地给记者唱了许许多多的山歌小调,同时也唱了《小河淌水》。可谓痛痛快快地过了一把唱山歌、民歌的“歌瘾”,唱得都快要喘不上气来,还是坚持唱,一直到对方说:“可以了。”折腾了差不多一整天,到播出,只播了4分钟。但就是这短短的4分钟,却让她的名字和她的歌声一起飞出了朵祜,飞向了全国。从那以后,李彩凤演唱的山歌、民歌,多次在中央电视台的一套、二套、四套、音乐频道、十二套节目中不断播出。从1997年起到2008年止,中央电视台来弥渡朵祜采访她,或直接邀请她去中央电视台演唱的山歌、民歌,前后播出的有《放羊调》等八首,前后播出过近20次 。

  邵筱萍是云南中威民族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为了让《小河淌水》流动在更大的舞台上,2004年10月,邵筱萍和华裔俄罗斯著名作曲家左贞观到弥渡采风。左贞观是俄罗斯爱乐乐团团长,曾被授予过“俄罗斯功勋艺术家”的称号,普京总统曾授予他“友谊勋章”,他对《小河淌水》情有独钟,一直认为它是最有中国韵味的音乐精品之一。在弥渡天生桥,他亲耳聆听了李彩凤演唱的《黑七腊白》等几首原生态的弥渡彝族民歌后,激动地说:“我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但像李大妈(李彩凤)这样动听的民歌还是第一次听到。”后来决定把《黑七腊白》的旋律写进小提琴协奏曲《小河淌水》中,就由李彩凤亲自来演唱。

  因了《小河淌水》,邵筱萍和李彩凤第一次相遇,生活在不同世界两个女人一见如故,邵筱萍被李彩凤的歌声吸引,也敬重李彩凤,直接喊她“李妈妈”。在后来的相处中,她一直坚持这样的称呼。而李彩凤跟我谈及邵筱萍的时候也像在说自己一个在外的孩子,有自豪也有牵挂。

  2005年12月30日,左贞观携带着已经完成的《小河淌水》小提琴协奏曲,率领着俄罗斯爱乐交响乐团来到了云南。在“聆听云南·俄罗斯爱乐交响乐团2006“经典昆明”新年音乐会上,俄罗斯爱乐交响乐团和李彩凤同台演出了《小河淌水》小提琴协奏曲,获得了观众们的一致好评,反响强烈。而李彩凤和乐团的首次合作并不十分顺利,那是第一场在曲靖演出是时候。由于时间仓促,一路从弥渡赶往曲靖,没有经过正式彩排,甚至还没来得急平复一下心情的李彩凤就被推到了舞台中间,身后是一个完整专业的交响乐团,台下是坐得满满当当的观众,李彩凤站在那里,没有害怕,她已然不是当年那个胆小的姑娘了,但是她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声部,更不知道什么叫乐章,虽然唱过花灯,知道演唱前有过门提示,可那是小提琴协奏曲,听不出“过门”在哪里,该开口唱的乐段已经演奏过去,李彩凤还没开口唱。尽管后来李彩凤纯净自然的音色和出色的演唱弥补了这一过失,但台下的绝大多数观众还是一眼看了出来。

  首场演出差点“砸锅”,左贞观很生气,冲李彩凤嚷道:“李大姐,你什么都没做好。该唱的时候没唱,该退场的时候还站在台上。”李彩凤心里也不高兴,也冲左贞观大声说:“左老师,你能不能理解我一点?我60多岁了,才第一次听交响乐,也没跟你们排练过。你懂不懂?我是个地地地道道的农民,你能不能也理解我一点?”李彩凤接着说:“不过你放心,下次演出保证不会出错了。”谈到这个,李彩凤认真的表情让我不禁莞尔,我想当初在现场的左贞观也应该被她倔强、乐观的个性所打动了吧。如果之前左贞观心里还有怀疑李彩凤是一个包装出来的专业演员,那么这一次的失误也终于让他肯定了李彩凤这个农民老大妈惊人的音乐天赋了。

  果然,第二场演出在昆明,登台的李彩凤收放自如,把握得恰到好处。尤其是在国际会展中心的第三场演出,台上台下的互动,让站在台上的李彩凤激动得要跳起来。演唱完了,指挥过来拉着李彩凤的手,向观众鞠躬致谢,然后出其不意地当众拥抱了李彩凤,并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李彩凤也大大方方地接受了这个西方的礼节。

  2006年1月5日晚,第三届中国文化产业研讨会专场音乐会《聆听云南》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行。当俄罗斯爱乐交响乐队演奏《小河淌水》小提琴协奏曲时,放了大半辈子羊的李彩凤被邀同台演出,站在了中国最高学府的舞台上。当天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两千多个座位的大厅座无虚席,李彩凤的出现给了在场观众们一个不小的震撼,先是怀疑,一个土里土气的老太太竟然站在了舞台的中心担任主唱,她和这样的舞台不搭调,和身后的乐团不搭调,和《小河淌水》这首歌也不搭调,她会给人们带来什么?

  随着音乐响起,李彩凤开口了,她的声音犹如高山流水,苍天行云,抒缓、悠扬、甜润,如泣如诉,跟随着身后屏幕的文字翻译,人们跟随着李彩凤来到了蓝天白云下,走进了远古的历史,走进了黑七腊白的意境:

  黑七腊白啊,满脸红彤彤,络腮胡子旺。

  戴圆圆斗笠,穿黑衣黑裤,披团团披毡。

  白狗朝前走,黑狗朝后跟,赶着一群羊。

  ……

  观众们听得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一直到第一乐章结束,人们甚至忘记了鼓掌,忘记了时间和空间,大厅里一片寂静,过后是一片长久的发自人们内心的掌声。在邵筱萍的鼓励下,退回幕后的李彩凤不得再次出场谢幕,再演唱了一首民歌……演出结束后,邵筱萍和李彩凤紧紧拥抱在一起,两个人一起流下了眼泪。

  唱到最后一口气

  随着年岁的增长,李彩凤身体和嗓音也渐渐大不如前,她的遗憾和忧虑也越来越深,她说自己唱了一辈子的歌,很希望有一个个人专辑。现在的人们大多喜欢听流行音乐,很害怕哪天这些传统的民歌山歌会失传了,每每想到这里,就睡都睡不着觉。

  在儿子李毕的帮忙下,收集、记录、整理了500多首山歌、民歌、花灯调子,将它们编印成书,希望在很多年后,还有人能记住这些歌,会唱这些歌。她带了好几个徒弟,她说:“只要谁愿意听,我都唱,只要谁愿意学,我都教。我要唱到最后一口气,要让更多呢人学会唱山歌、调子,让山歌调子一代接一代呢唱下去!”(完)(彭琼瑶)

[责任编辑: 韩海阔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1356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