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一米阳光

2018年04月19日 16:54:51 | 来源:新华网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沉浸在“一米阳光”的憧憬里,久久不能自拔,为此,我追赴而去。

  前来接机的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导游,一下机,她便变魔术般从身后掏出一束康乃馨来,说:“云南特产之一,刚摘的,特新鲜。”我灿然一笑,一束阳光抵达心脏。

玉龙雪山

  “我姓付,欢迎你到云南来。”一换上汽车,付导游便开始干练地向我介绍她的家乡,而我只记住了那一群生活在玉龙雪山脚下的纳西族男人与女人的称呼——胖金哥和胖金妹。我偷偷地对着窗外笑起来,为了他们奇特的称呼,也为了终欲得见的玉龙雪山。

  坐了许久的汽车终于在一家叫福乾大酒店门口刹住,我摇摇晃晃地走出来站在大厅,对着面向大门横放着的一大缸鱼努力辨别着:金龙鱼、银龙鱼、鹦鹉鱼、地图鱼……几十条鱼相食于此。付导在前台办好了入宿手续后,大声嚷嚷着:“你在做啥呢?”我一悚,回答:“我发现,你们少数民族就是爽快,连声音听来都那么豁亮。”她撇撇嘴说:“你才知道啊!”然后塞给我一张卡。“这是你的房卡,明天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干早餐,七点出发,前往玉龙雪山。”“干早餐?”我觉得肯定是自己听错了,导游怎么可能连这么简单的话都说错了呢?她倒是习以为常地说:“我们这里吃饭就叫干饭,吃早餐不叫干早餐叫什么?”我“哦哦”地点着头。

  隔天,我在她的引领下前往玉龙雪山,刚上路她的职业病便犯了:“玉龙雪山离赤道很近,既拥有赤道的热,又拥有北极的冷,海拔在5596米,与哈巴雪山夹江对峙,形成水声如龙吟虎嘯的虎跳峡,如一条矫健的玉龙横卧山巅,其积雪终年不化,有“幻梦之都”的称呼。这里生活着一群最淳朴热情的纳西族人。据说:玉龙雪山的一侧终年不见阳光,每年的秋天才会照射到一米长短的阳光,而被这一米阳光照到的人,便会得到世上最美的爱情。”

玉龙雪山栈道

  我坐在览车里瞭望着漫天飞舞的雪,心里浮想联翩。付导告诉我,说我很幸运,在秋天,并不是所有人来到玉龙雪山都能赶上这样一场雪的盛宴的。我心怀感恩地走出索道,就急着弯下腰捧起一堆白花花的雪,看着它们在我的手心里渐行融化。雪啊雪!这是情人们幸福的眼泪吗?我张开双臂,久久地望着它。玉龙雪山,一米阳光,爱情的第三国。我为着这一切的一切坚持爬行至山巅,对于高原所产生的各种反应都努力地克服下来,只为了一访情人们的幸福国度。

  当我站在雪山之巅,对着这一片沧茫而温柔的雪,眼泪开始挣脱理智的束缚,汩汩而流。勇敢的纳西族勇士,美丽的纳西族女子,我为你们的精神歌唱。我放开喉咙唱歌,想像着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浪漫故事,心情久久难以平息……传说纳西族的男女相恋后,若是家人反对,则会双双去玉龙雪山殉情,殉情之后,他们所到的地方犹如天堂,出行都是骑的老虎,吃穿均为锦衣玉食。历史上玉龙雪山殉情规模最大的一次是十二对情侣,他们在山上找了一片遍地杜鹃花的地方,一起玩乐三天三夜,然后两人一棵树,以上吊的形式双双殉情。

  下山时,我问付导:“像这样凄美的殉情方式,纳西族人如今是否仍在继续?”付导告诉我:“纳西族人相信这里有‘雪山第三国’,在那里,有白鹿当坐骑,红虎当犁牛,野鸡来报晓,狐狸做猎犬,在这个爱情国里,遍地花草争奇斗艳,五彩缤纷,像仙境花园,园中绿树婆,鸟语花香,园外玉屏矗立,是最理想的‘殉情之乡’。不过,我们都迎来了新时代。现在的父母也都比较开明了,一般来说,只要自己的孩子喜欢,是不会再加以阻止的,所以会选择殉情的情人也比较少。”

  回到山下时,我的头不再疼痛,心跳也随之平和起来,理智重新与躯体相接轨。我回转头来,远远地对着玉龙雪山,太阳刚好伫立在它的顶峰,一时间光芒万丈,艳丽异常。果真是——丽江雪山天下绝,堆琼积玉几千叠。我想,我还会再来的。(李学英)

【纠错】 [责任编辑: 康静]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1226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