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他乡之丽江

2018年04月18日 17:17:41 | 来源:新华网

丽江.中济海《归家的安全》

  远去的是曾经的稚嫩,不变的依旧是心中的丽江。

  今日深冬,我躺在他乡的一个房间里,耳边是窗户,窗户外是冷得呲牙的晨风,我想起了川西故乡的晚风,它们是不一样的,它们又是一样的,一边是奔向新日的接纳,一边是伸向被窝里的容止,它们都有着家的叮嘱和环抱。

  这个他乡很冷,不因人们的喜欢而热情,她在黎明和黄昏时保持着彻夜的冷冽;这个他乡很暖,不因极致的热爱而冷漠无情,她在白昼时散发出所有的光和热欢迎和疼爱着她怀里的每个生命。

  第一次知道丽江,是2007年。“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这别具魅力的几个字下面端正的站着我的父亲,父亲在电话里说,“丽江是个特别秀丽清新的地方,等爸爸安定下来了,就接你们过来看看”。

  我带着对丽江的期许,对美好的向往,默默地祈祷父亲能够在丽江安定下来,能够随着这个新兴城市的进步而安定,不再为了生活流离颠沛。

黑龙潭看过去的玉龙雪山

  2009年,我坐上了几经周转的大巴车,其中的中转站是攀枝花,我趴在金沙江旁边的民宿栅栏上幻想着关于丽江的一切,在那里应该没有惊涛拍浪吧,那里的姑娘应该是会唱民歌的吧,那里的饮食应该是很奇怪的吧,那里的男人很野蛮吧……从攀枝花到丽江的行程,我是带着对美好的渴慕而坚持下去的,一路盘山陡峭,Z字转弯也非常多,头晕目眩,每当到达一个原始美丽的停歇地都会自问“到了吧?丽江应该是到了吧?”但又不甘心自己心中的丽江就这么一片花地而已。

  在零九年那个夏季我终于看见了那几个字,极具诱惑力的几个字。我端详着它们,想要从中窥探出一些关于这个城市的秘密。它们就那样的牵引着我,我跳上了青石板,父亲说,“你不要欢喜,这个地会打滑的。”我便细细地走着,看着脚下的路,仿佛回到了木府时代,瓦块的房屋旁尽是澈澈的被青石板围住的柳下溪水,我看见了洗菜的老人,还有洗衣的姑娘,老人和姑娘都穿着层层叠叠的服装。父亲见我发呆,便说:“这是纳西族服装,丽江的乡亲们以纳西族为主。”我楞楞地点头,那一年啊我对丽江有太多的喜爱又有着太多的疑问,我好奇这个城市,我想融入这个城市。

  2012年那班开往昆明的火车,那班由昆明开往丽江的火车。那时的火车还是绿皮的,对比着我奔跑于丽江土地上的心速,那时的火车开得很慢,我在很慢的速度里呼吸着窗外的空气,我从昏黄的火车站奔向了古城的第一缕阳光,被投射的水面泛粼的波光,还有晨起的吆喝,窸窣作声的忠义市场,袅娜的房前垂柳,冷冽得清新的空气,还没打开房门的商铺,踢踢踏踏搬运货物的马车或者是三轮车,曼妙的纳西小跳,鲜花饼的玫瑰香……坐在四方听音最广阔的那一片领地里,脸是面向阳光的,我的灵魂却是由最近的心事迈向最亲近的纳西歌声里,这是少女般的原始体味,这是于陌生之地的完全释放,处异乡却找到了归家的安全,2012年的那个夏天我试探着把自己的脚伸向这个日渐被人追捧的地方,美的东西果然是会“招蜂引蝶”的,我喜欢丽江,但又害怕太多的人去喜欢她,我害怕太多的人会吞蚀她的那份美。

  我看远处的街灯熄灭,我听耳边的驼铃响起,我看拉市海里飘向天际的新婚之白纱,古城之巅里垂向客栈深处的红点旗袍,军马场里叮铃的格子背影,圆了几个圈的篝火欢笑,面染生色的花花色玫瑰,微甜的街头荞麦粑粑,涣散着生命的酥油茶,经典传统的纳西服装,神秘色彩的东巴文化,经轮响起的靡靡之音……2012年的那个夏天我不再问父亲“丽江的桌凳为什么这么矮”,“丽江的饮食为什么要加那么多酸竹丝儿”,“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丽江的银器”,“为什么我们还没在丽江安家”……

丽江.中济海《芦苇的柔顺》

  在机票价格间歇低于陆地通行价格之时,流言盛过曾经的流年。你有看过顾城家乡的麦田,你有嗅过海子用尽心力喊出来的春暖花开,可不知你有没有听过早上五六点钟隆隆响起的挖土机和装载机的希望之声,那种属于城市兴起的希望之声与漂泊他乡响起生活之炊的蓝翔之音,你不能讨厌这种声音,因为你根本听不见这群辛苦的城市建设者他们是在你还处于睡梦中行进的,你听不见,就像看不见一个城市的努力兴起,只看见了她的现代化。

  你看过满壁的爬山虎绕过翠翠的窗沿,你听过那芦苇荡里的嬉笑声,你闻过山城里的火锅香,寻寻觅觅的想要从他乡觅得哪怕多一点的原始味道,内心的期许太大了,你来不及去山涧看那漫山的格桑花却跟风的去抨击一个你不太熟悉的地方;你来不及感受玉龙雪山白得神圣的冷冽却嗔念高原的强紫外线;因为那仍穿在身上的纳西传统,因为那炽热的红黑面颊,因为那不症候的冷暖交替,我有点爱这个他乡。

  他乡遇故乡,流年胜流言。从零六年我所知道的丽江到今天的丽江,她那被发现的美在时光的追赶下仍旧还保留着被发现时的那一抹光彩,看惯了百人称道的丽人山水,可以感受那七八月拍卖雪桃的欢喜现场,一个桃子达到三斤多可谓是当地农民的结晶也是大自然对这片土地的馈赠;可以品一品从异国而来的精致美玉;可以尝一尝山地野味,拾一朵林间的伞菇。多么希望来到这一片土地上都不是为了旅游而是带着疲惫的心来休憩,你不用喧闹也不用争吵,你就静静的感受,就像感受你脉搏里的血液,她从心脏流出又从四肢涣散,慢慢的你的整个世界便鲜活起来。她在努力改变,又在不卑不亢之中保持着自己最原始的自然力。

  异乡之丽江,假如你明日今晚来看她,她仍旧在唱着自己那最古老的纳西民歌,写着属于她的东巴文化,煮着咕噜的腊排骨汤。(张清

【纠错】 [责任编辑: 康静]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1199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