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大美丽江

2018年04月16日 17:55:38 来源: 新华网

  我一直以为,人生最美的时光应当是花前月下的青春热恋,当是和亲人的久别重逢,当是洞房花烛之夜,当是金榜题名时,当是……万没想到,这次去丽江,却遇到了一段比这些更让我心动的美丽时光。

  那日里,阳光灿烂。我自驾着货车行驶在丽江的公路上,从车窗上望去,眼前,红杜鹃开成了一片花海,百灵鸟在花海上缠缠绵绵,绿水,象蓝宝石一样晶莹透明,而远方的玉龙雪山却与眼前截然不同,巍峨中含着肃穆,满山的杉树披着银装,在苍苍茫茫的山脉上,象是无数集结待命的勇士,一只山鹰,正在蓝天与素装的山巅空隙间盘旋。我的心激动的几乎要跳出来,我心里说:我看到人间让我最心动的风景了。可是,我错了,接下来我遇到的风景,不知要比这碧水蓝天,花海雪山要美丽多少倍,这风景足以配的过世间最华丽的词语。

  车在向前行驶,初春的河水在象飘带一样伸张。

  拐过一个弯,水墨画样的丽冮古城遥遥在望,在一片开满繁花的树下,一群纳西族男女正在进行着歌舞,艳丽的服饰,悦耳的音乐,优美的身段和舞姿,让我看的如痴如醉。突然,我的车身出现几下急剧颠荡,我慌了,急忙去踩刹车,可是一切都晩了,车慢悠悠地侧翻在路旁的浅水里,车门被一棵树卡住,我被死死地关在车内,刺骨的冷水趁机而入。

  当时,我的第一想法是:这可怎么办?我曾在古书上,多次看到过少数民族人与汉人的械斗,在我的印象里,少数民族人都很野蛮,对汉人有敌意,人道主义对他们来说是一窍不通。我正这么想着,悦耳的音乐突然停止,纳西族人纷纷向这边走来,我疑心他们是来落井下石,哄抢车上散落的物资的。也算是急中生智,我忙从衣袋是掏出大把的票子从窗上向车外不停地晃着,我坚信钱能通神,也许用这个办法,能让他们帮我渡过眼前这一劫。

  然而,一切却在意料之外,人群走到车前,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我手中的票子,而是接二连三地到了车后开始推车,有几个人见无处插手,走到了车侧的泠水里。当年,我在看过电视剧“沂蒙”时,曾为沂蒙的女人们跳到水里,为解放军搭人桥的事感动的流泪,今天,和“沂蒙”里的片段多么相似啊,都是不计回报,都是在冷冻刺骨的水里,不同的是,当年的解放军是为沂蒙的解放而战,而我又为丽江做了什么?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啊。

  车很快被推着前进了几步,我也从车内钻了出来,一位岁数大点的人见我腰子湿了大半,冻的有点发抖,便让我先到他家里换件衣服,这里的事交给別的人去办。

  一步,两步,三步……回头展望,推车的人越聚越多,男的,女的,纳西族的,汉族的,穿红的,白的,黄的,五颜六色,宛如一片缤纷的花海,不知要比雪山下的红杜鹃美丽多少倍。那天,我初看到丽江的雪山花海时,我的心便激动起来,几乎要疯狂的跳起来,而此刻,我却落泪了,我觉得泪是甜的,因为我看到了一片我们民族大地上最美的花海。一时间,我猜不透丽江这块土地,到底含有多少培育民族友谊之花的养份。

  在老人家里,我换好纳西族衣服,喝着驱寒的姜汤,一种遇到亲人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说:“古书上说你们少数民族人野蛮,对不同的民族人有敌意,没想到你们却是对人这么热情。”

  老人说:“什么这个民族那个民族的,不都是中国人吗?今天是遇到你们汉人需要帮助,倘若是遇到别的民族的人我们也是一样,是的,在旧中国,我们同别的民族之间是有过摩擦,但是,改革开放后,政府号召我们修了许多“连心渠”、“连心路”、“连心花园”。“连心渠”边互让水,“连心路”上互推车,“连心公园”结友谊的佳话天天有,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有必要去分什么族吗?”

  老人说的不是假话。在装货之前,我曾到丽江市区转过一圈,市面上电子广告处处闪烁,四川的风味小吃,山东鲁菜等饭馆、店铺处处都是,把一个丽江打扮的比任何一处花海都要美丽,这不正说明这是一座开满民友谊之花的城市吗?只有在一块友爱养份肥沃的土地上,才能生长出这么多绚丽的民族友谊之花。

  回到原地,车已装好封好,纳西族老乡又开始了狂欢歌舞。

  我亲眼目暏了丽江的山水之美,风情之美,心里曾生出几分狂喜,而面对这里的人文之美,民族兄弟的心灵之美却又有些逊色,我突发奇想,若能长久地留下来,与这块大美的土地长相厮守,该是多么美好啊!真没想到,丽江不但风光美,人的心灵更美。(王彦春)

[责任编辑: 韩文萍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71150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