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理想家园

2018年01月31日 15:04:41 | 来源:新华网

丽江古城。秦永芳 摄

  东坡先生曾感慨:“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人生于世,寄居一寓,落实在一家一园,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的家园。有人认为,旅行就是从自己熟悉的地方来到别人熟悉的地方。我觉得,体验别人熟悉的地方,内心肯定也在探寻自己的梦想家园。在我心目中,丽江寄托着家园的理想。

  传统中国,引领时代的文人提出了理想家园的方案,最经典的是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向农业社会回归,他在《归去来辞》中写道:“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流传了耕读传家的理想中国家园梦。

  坦率地说,丽江之所以吸引人,第一印象是因为这里是传统家园审美的集大成者,雪山丽水、森林草甸、湖泊溪流,纳西社会天人合一的理想,小城民居因应自然的布局。

  玉龙白雪三城戌。山是城的骨架,依山是传统文化对于居所的首选。玉龙雪山,这座举世最漂亮的雪山,是丽江的形象与地标,不论是大研古城,还是束河、白沙古城,每个角落,几乎都可以看到。

  古城依旧枕寒流。水是城之血脉,傍水是先人居所的梦想。秦时明月,汉时雪山,自古至今,纯洁的雪水,四时不竭,黑龙潭流出的玉河水,在城中一分为三,再分为溪渠,主街傍河、小巷临渠、家家枕水,这是上天馈赠生命之源。

  小桥流水人家。人家,是城市的躯干。漫步古城,完整地保存着纳西特色民居,石巷木楼,白墙青瓦,装饰着精美的东巴文书法、壁画,以及家家户户盛开的花,这是家园中的现实神话。

  深入其中仔细体会,你会感慨于古老东巴文化的延续,不少纳西族男人分工于绘画、文字、音乐,妇女则埋头耕作,好一幅传统中国社会耕读传家的现实图卷。

  网上风行一首关于家园的散文诗,“待到你我花甲,相携乡村安家,房后几畦菜地,屋前栽树种花。支锅林下野炊,养条大狗伴驾。悠哉绕园散步,品茗共话桑麻……”这是现代人对传统农业社会家园的诗意描述,内心充满向往。

  丽江严格保存着传统的诗意,最值得珍视的是对传统建筑,像保护眼睛一样进行保护。丽江古城,其灵魂在一个“古”字,这个古,不是陈旧,更不是迂腐,而是历史的痕迹、生活的流变、文化的传承、先人的感悟。

  中华大地上的古老建筑物,命运极为坎坷。王朝更迭,后朝往往要烧一把火,以示革命与决绝。建筑,这种承载先人文化文明的人工物,兵燹火祸,雷击虫噬,保留下来实属侥幸。现代飞速发展,水泥钢构玻璃大楼拔地而起,相貌丑陋的平顶楼房纷纷涌现,光鲜的喧嚣过后,再也找不到历史的痕迹。过去熟视无睹的古建老宅,如今日渐稀罕起来了。

  据说,丽江古城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惊险经历,改革开放初期,是一些有远见卓识的人,将古城保留了下来,成功实践了开发新城、保护旧城的城市发展模式。在古城保护成为人们共识后,1996年的丽江地震,反而凤凰涅槃,以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为契机,将保有传统、修旧如旧做到了极致,随后丽江开展大规模拆除不协调建筑,恢复街道、园林和建筑的历史原貌。

  探寻丽江的历史,我们应该对曾经出现的先贤善行充满感激,是他们力排众议,保留了梦想家园的不多范本。

  进入新世纪,理想家园的内涵有了新的变化。宜居城市的概念被大家广泛使用,因为污染的日益严重和普遍,不宜居的地方大面积地出现。

  有人认为:对每个人来说,健康就是“1”,家庭、财富、事业,统统是缀在后面的“0”,没有一,后面多少个零都没有意义。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果将健康比作 “1”,那么其源头是“道”,是天道、人道。在人的生命与健康面前,绿水青山,胜过金山银山。这是天道,也是最大的人道。

  丽江关山阻隔,山高路迢,东部那令人生畏的雾霾,会被重山分隔。如此,则不是仅靠心理的防护,那样的防护,是软弱的,无效的,充满了无奈。

  上海世博会,提出了现代的家园理想,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是的,城市需要便捷、也需要闲适,需要创新、也需要传统,需要经济的发展,也需要绿色的生态,需要繁荣的商业,也需要灿烂的文化,能够如此,才称得上是宜居城市。我们所做的一切,是要让生活更美好,这就是所有家园的梦想,也是丽江永恒的追求。

  当然,丽江也不是完美的,如果在开发与保护、商业与文化、创新与传统中找到合适的平衡点,丽江将进入家园的最理想状态。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老去,老去的最好生活状态,是三五好友,找一理想养老之地,悦亲友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薄酒笑谈过往,闲散逗草种花。

  我相信,那个地方,非丽江莫属。(秦永芳)

【纠错】 [责任编辑: 韩文萍]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31369389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