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倪明真:罹患白血病的扶贫坚守

2017年12月15日 11:04:01 来源: 昆明市人大常委会

倪明真工作照

  结束了第一次化疗和近半个月的住院治疗,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甸沙乡苏撒坡村委会主任倪明真一直泛黄的脸颊终于有了些许的血色,6月19日出院,6月20日他就出现在了村委会,之后他就一天不落地出现在扶贫工作第一线,“住院治疗了近一个月,我感觉身体恢复了好多,今年扶贫担子不轻,住院期间就落下了好多工作,出院后要赶紧回到岗位啊。”这个淳朴的汉子不爱言语,化疗后因为脱发严重,他终日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下的脸,眉间看不到愁苦,说起工作,却是一脸的认真。

  倪明真,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甸沙乡苏撒坡村委会主任,是一位彝族干部。他守着这个海拔2730米的彝族村寨几十年,做了17年苏撒坡村的村长,5年苏撒坡村委会主任,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甸沙乡苏撒坡村委会主任,是一位彝族干部。他守着这个海拔2730米的彝族村寨几十年,做了17年苏撒坡村的村长,5年苏撒坡村委会主任,平日里少言寡语、做事实诚、满脸微笑,却为村民守住了山、修通了水。苹果标准化种植350亩,22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养殖生态猪,产业扶持资金入股企业,C、D级危房改造稳步推进.....一系列的扶贫举措让苏撒坡这个甸沙乡海拔最高贫困面最广贫困程度最深的行政村充满希望。

  在带领村民勤劳致富的路上,倪明真的工作信心越来越足,但他的脸色越来越差,面部和手部的皮肤颜色开始泛黄,偶尔回家给务农的妻子搭把手发现使不上劲,村民和村委干部也都看出了倪主任身体的变化,多次催促他到医院看病。好不容易抽空到寻甸县医院一看,医生让他赶快到昆明就诊,因为工作繁忙,直到4月,在村支书、监委会主任和驻村队长的陪伴下他才终于走进了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断结果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M4a,医院当天就发出了病危通知书,不敢让妻子知道,倪明真只能打电话让在昆明打工的弟弟来医院在家属知情栏签了字。

  本就经济不富裕的家庭在疾病的面前显得那么脆弱,19岁的倪明真的大女儿今年高考,9岁的小女儿正上小学,妻子在家务农,家庭收入的大头就是他的工资,一个村委会干部一年的工资也就二万出头,一年也攒不下多少钱,前些年家里盖了新房,还向亲朋好友借了几万元。面对重大疾病,费用无从计算,钱像流水般随风飘走,一个高寒山区农村家庭根本无力负担,家庭很快陷入困境。

  “第一次去昆明看病时医生说要住院,知道大概的治疗费用后,因为没钱我不敢住,我妻子一个妇人在家借钱也不方便,我就赶紧回家筹钱来了,筹够了才又去昆明住院。”说出这些心酸和不易的时,倪明真一脸平静,说完腼腆的一笑。只是说起治病已欠下的外债,以及医生嘱咐的下一次化疗,他的脸严肃起来。

  倪明真的家乡苏撒坡,是个贫困面将近7成的山区民族村,全村200多户人家,绝大多数都还住在简易房、危房里,高寒干旱的自然条件,除了洋芋、苦荞、油菜,种不出其它能换钱的农作物,村民们没有多少钱可以借给他,筹到的钱也是杯水车薪。

  “那么踏实的一个干部,我们个人的能力有限,但一定要想办法帮倪主任筹钱好好治病。”昆明市防震减灾局派驻甸沙乡苏撒坡村的驻村队长缪照和一方面帮忙联系住院事宜,一方面开始发动爱心捐款并积极将情况向乡政府反映。6月初,乡党委政府在网络上发起了目标10万元的轻松筹,通过微信朋友圈的爱心接力和口耳相传的自发捐款,共筹到善款83461元,这个敦厚的彝族汉子面对病魔终于有了信心。

  “我是甸沙乡苏撒坡的驻村队员,2016年初一直担任到现在,倪明真主任病情为急性白血病,我证实。”“一起共事好久,人也朴实,工作也很努力,把百姓的事当做自己的去认真完成,有困难找上门他都亲力亲为。”“我从小就在村里长大,他是我见过最正直最公正的基层干部,每年都能看到他带领村里发展的成绩,是我们彝家男儿的榜样。”“我和他同是彝族,曾在甸沙任职乡长、书记九年,熟知他、了解他是一个骨气的彝家汉子,一个踏实正直的村干部!”在轻松筹的实名证实一栏,35位熟悉倪明真的同事,村民,扶贫战友纷纷留言为筹款实名证实。

  “我们是一个班子的,平日里大家一起好好干工作,有了困难我们就一起面对。”从上昆明看病开始,苏撒坡村支书李天祥和监委会主任倪朝友就一路陪伴,李天祥开着自己的私家车来回奔走在昆明与苏撒坡,两次住院都是安顿好倪明真了大家回家继续干工作,住院结束,再去接他回家。“住院回来乡上的领导让他好好休息,但是为了工作开展,他也坚持上班,而且因为我是一个汉族干部,彝语交流有困难,倪明真走访入户也都一家不落。我们两个班子成员,他柔我刚,一起做事取长补短考虑问题也能周全些。”与倪明真共事了5年的李天祥对搭档很有感情。

  倪明真每天早上7点钟前出门,晚上11点以后才回家,早出晚归,两个女儿事前并不知道父亲生病,只知道爸爸工作忙。大女儿从亲戚渠道得知爸爸得了大病,一个人少言寡语,上山放牛时躲着哭泣,来自农家的她知道家里经济薄弱,且父亲欠债累累,加之今年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原本想去学习护理专业的她,正打算放弃继续求学的机会。小女儿在浑水塘小学读二年级,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平常住校只能在周末见到爸爸,她一直不知道爸爸生病的事,只是很想念爸爸,记者到家里采访的当天小女儿难得有了一次亲近父亲的机会,她依偎着爸爸不撒手,说要读一篇课文给爸爸听,天真无邪的笑脸满是幸福。

 

 

[责任编辑: 康静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4136828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