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portrait

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 从亚洲象北移看人象和谐

新华网云南频道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州市 教育 社会 图片 经济 服务 云南故事 云南青年说 融媒报道
近期,一群云南野生亚洲象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路北移500余公里,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中国也因对大象的保护措施而被世界称赞。中宣部近日组织媒体赴云南开展集中采访期间,相关负责人就“亚洲象保护情况”“维护人象和谐”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精彩观点
1
周红斌

一年多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开展了亚洲象行为学、生态学、栖息地、承载力等方面的基础研究,为地方各级主管部门开展亚洲象保护、预警监测、人象冲突缓解提供技术支持。

一年多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开展了亚洲象行为学、生态学、栖息地、承载力等方面的基础研究,为地方各级主管部门开展亚洲象保护、预警监测、人象冲突缓解提供技术支持。
一年多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开展了亚洲象行为学、生态学、栖息地、承载力等方面的基础研究,为地方各级主管部门开展亚洲象保护、预警监测、人象冲突缓解提供技术支持。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2f8bb84377bf417d89a42e771f249688&vid=a748ff0d9ba59806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2019年12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昆明勘察设计院挂牌成立,一年多来,中心围绕亚洲象保护和人象冲突缓解,开展了亚洲象行为学、生态学、栖息地、承载力等方面的基础研究,为地方各级主管部门开展亚洲象保护、预警监测、人象冲突缓解提供技术支持。参与外交部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澜湄合作跨境亚洲象种群调查与监测”、珍稀濒危物种调查监管与行业规范项目“人象冲突机制研究及应急处理(含栖息地改造技术研究)”等,组织召开了“2021年澜湄合作跨境亚洲象保护研讨会”。承担“大象非法猎杀监测研究项目”,完成了《2020年MIKE监测区执法能力评估》。
2
杨华

随着保护力度加大,30年间,云南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由150头左右增长至300头左右。

随着保护力度加大,30年间,云南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由150头左右增长至300头左右。
随着保护力度加大,30年间,云南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由150头左右增长至300头左右。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2f8bb84377bf417d89a42e771f249688&vid=361d167c68f3ca30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二十世纪90年代,云南亚洲象种群数量降至150头左右,面临着分布区狭窄、零散,栖息地质量下降,种群遗传多样性降低等诸多问题,一度濒临灭绝。为拯救保护亚洲象,云南省重点采取严厉打击盗猎和非法贸易、加强栖息地保护与修复、持续开展科学研究、实施收容救助、推进监测预警和应急处置体系建设、探索安防设施建设、推动中老跨境联合保护、稳步实施野生动物公众责任险8项措施,努力改善亚洲象生存环境,维护人象和谐。

随着保护力度加大,亚洲象种群发展呈现明显变化:一是数量不断增长,30年间,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由150头左右增长至300头左右。二是分布范围不断扩大,上世纪90年代,亚洲象分布于云南2个州市、3个县区、14个乡镇。到2020年底,长期活动范围扩大到3个州市、12个县市区、55个乡镇。

3
陈飞

这是一场国内较为少见的野象远距离迁移活动,也是一场较为少见的人象和谐相处活动,更是一次人与野生动物的友好对话。

这是一场国内较为少见的野象远距离迁移活动,也是一场较为少见的人象和谐相处活动,更是一次人与野生动物的友好对话。
这是一场国内较为少见的野象远距离迁移活动,也是一场较为少见的人象和谐相处活动,更是一次人与野生动物的友好对话。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2f8bb84377bf417d89a42e771f249688&vid=ec8f84dc15eca65b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随着我国政府保护力度的加大和公众保护意识的不断增强,亚洲象种群数量增加、栖息地生态环境向好,亚洲象的行为习惯、食性和分布区域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如以前人们以为亚洲象是站着睡觉,结果发现并非如此;以前以为亚洲象只吃象草、芭蕉,结果火龙果、菠萝、甘蔗、玉米、水稻等作物它们都吃。这也对我们科研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年多以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积极开展亚洲象保护管理亟需的基础应用研究,为国家决策提供理论支撑。目前已经成功研发和改进了脉冲电围栏设备,为社区群众能安全劳作、安心睡觉提供保障,同时,脉冲电压对人和对象都不会造成伤害;“跨境亚洲象种群调查与监测”项目中,已采集了野象粪便,正在做宏基因组测序和微生物培养研究,希望能够通过分子手段研究野象健康状况,为保护管理提供支撑。同时,我还是国际履约任务“大象非法猎杀监测项目(MIKE)”的中方联络人,连续几年监测结果显示,我国没有发生非法猎杀亚洲象的情况。

我们目前仍在深入一线持续开展对该象群(北移亚洲象群)的监测、研判、引导、防范等工作,正在分析象群完整活动轨迹、沿路植被、食物资源、地形、温度等情况,我们和云南大学樊辉研究员团队一起,结合此次大象实际情况和遥感影像,用数据分析,协助当地政府和林草部门及时制定监测预警和防范措施。

这是一场国内较为少见的野象远距离迁移活动,也是一场较为少见的人象和谐相处活动,更是一次人与野生动物的友好对话。

最后,引用长期从事亚洲象研究的国际专家Ahimsa的话,There is no safer country for Asian Elephant than China。对于亚洲象来说,没有比中国更安全的国家了。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