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portrait

云南开放大学建校40周年校友访谈(下期)

新华网云南频道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1979年5月29日,中共云南省委批准设立云南广播电视大学(云南开放大学前身),迄今已走过40个春秋。40年的记忆,承载着几代开大人的逐梦青春。在开大建校40周年之际,新华网采访了20位不同年代的开大校友,讲述他们的开大故事,抒发他们的开大情怀。
精彩观点
1
李湘

我就想回到家乡为家乡和父老乡亲们做点事。

我就想回到家乡为家乡和父老乡亲们做点事。
我就想回到家乡为家乡和父老乡亲们做点事。

李湘,1991年毕业于云南广播电视大学(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公共关系专业,目前在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海埂街道管理处任党工委书记。

李湘在1986年高中毕业后回到家乡,走入社会,通过三年的社会实践经历,他深深体会到要想在家乡为父老乡亲们做点事,为建设家乡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就必须提升自己的文化水平和综合素质。于是他在1989年参加全国成人高考,报考了云南广播电视大学公共关系专业。

李湘毕业后到家乡的乡镇企业工作,因为有了在大学学到的专业知识,再加上之前的工作经历,他成为了企业的副总经理,2009年又成为一名乡镇干部,从服务一个村到服务一个乡镇,李湘一直勤勤恳恳工作,并在参加工作后获得多项荣誉称号。

李湘表示,这三十年能够为建设自己的家乡、能为父老乡亲们服务、能够成为一名基层公务员,都得益于在云南广播电视大学学习到的知识和老师们的谆谆教导,让李湘实现建设家乡、服务父老乡亲的愿望。

如今再回母校,李湘看到母校经过40年不懈奋斗发展至今,无论从专业设置、办学规模还是基础设施配套方面都已成为一所现代化的、专业齐全的、更加开放包容的、办学理念独特的大学,他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2
起建富

在学校学到的作风、培养出来的性格是在任何工作岗位都有用的。

在学校学到的作风、培养出来的性格是在任何工作岗位都有用的。
在学校学到的作风、培养出来的性格是在任何工作岗位都有用的。

起建富,2001年毕业于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电子技术运用专业。目前主要从事教育发展规划、信息化建设和教师上岗培训的工作。

毕业18年后再次回到学校,起建富觉得学校最大的变化就是办学层次更丰富,有专科、本科专业,也有全日制教育和非全日制教育,做到了线上线下联合办学。

起建富谈到在学校最大的收获是加入了校团委,在校团委工作中得到的锻炼,让他毕业后很快的融入社会。他说:“很多同学在毕业后从事的工作与所学专业不对口,但是在学校学到的作风、培养出来的性格是在任何工作岗位都有用的。”

起建富说,云南开放大学在短短十几年时间,完成了学校合并、扩建校区,知名度、认可度也越来越高,在硬件设施方面,也给到了学生全面学习及展现自我的机会,相信今后学校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3
韦营华

不要考虑太多,就跟着学校和老师的步骤走。

不要考虑太多,就跟着学校和老师的步骤走。
不要考虑太多,就跟着学校和老师的步骤走。

2013年韦营华毕业于云南广播电视大学(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成人教育水利水电工程与管理专业。目前就职于昆明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控制设备事业部。

韦营华在国企做机电机组工作,由于工作需要而选择了云南广播电视大学成人教育水利水电工程与管理专业。韦营华说,在职读书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很多时候因为工作太忙而没时间学习,好在有老师督促,特别是写论文的时候,有老师专门指导。“论文改了4、5次都没通过,当时觉得老师太烦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毕不了业,好在老师和我都没有放弃,虽然过程很折腾,但最终还是顺利毕业了。”韦营华笑着说。

由于韦营华接受的是成人教育,因此,他没有在学校里生活学习过。他说,在他的认识当中,云南广播电视大学是一个远程教育、在网上学习的虚拟学校。然而,当校庆这天,他参观了实体学校和校史馆,才知道原来学校的师资力量强、学校硬件设施齐全,更令他惊喜的是学校的实训基地设备也齐全。他说:“学生们通过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才能学到扎实的知识”。

在学校40周年校庆这天,韦营华想对学弟学妹们说:“不要考虑太多,就跟着学校和老师的步骤走。现在的学习条件非常好,能在学校解决的事,不要再到社会上走弯路。”韦营华感慨道:“如果我再年轻几十岁,我还想再回到这所学校,多读几年书,多学点知识。”

4
陈丽红

希望以后当人们说起云南的大学时,就会想到云南开放大学。

希望以后当人们说起云南的大学时,就会想到云南开放大学。
希望以后当人们说起云南的大学时,就会想到云南开放大学。

陈丽红是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云南省国防工业学校的首批学生,1984年,青春懵懂的她来到校园,开始财会专业的学习。1987年毕业至今,陈丽红一直从事着财务工作。

1984年,只有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初中生,能够进入中专学校学习。陈丽红和一群优秀的同学结缘,从此便如一家人般相伴数十载。在校时,无论是谁生病了,都会被一群同学照顾着。毕业三十余年的同学,至今还会经常相聚。相比正在上大学的女儿,陈丽红觉得如今大学生之间的情谊比当年的他们要差得很远。

在云南省国防工业学校学习期间,专业老师对陈丽红所在班级要求严格,锻造了他们过硬的专业素质。毕业后三至五年,陈丽红的同学们就都成为了各自单位的业务骨干。而选择创业的同学,如今也都已获得了成功。

三十二年后,再回到全新的校园,陈丽红感叹着校园和当年的巨大差异。她希望,云南开放大学能够在软件上有更高的提升,当人们说起云南的大学时,就会想到云南开放大学。

5
倪志坚

学长对我们的帮助对我影响至深,后来公司进新员工我也尽量帮扶他们。

学长对我们的帮助对我影响至深,后来公司进新员工我也尽量帮扶他们。
学长对我们的帮助对我影响至深,后来公司进新员工我也尽量帮扶他们。

倪志坚,1999年毕业于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电气工程专业,从事汽车销售行业,与合作伙伴一起投资了一个吉利汽车品牌4S店,目前在公司担任股东兼总经理。

倪志坚参加工作后,在汽车行业内获得吉利汽车西南营销事业部优秀总经理称号等,公司连续三年被丽江市商务局、统计局、工商局评定为丽江市古城区优质零售企业。

倪志坚回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大家在选择学校的时候,更多的是考虑能在学校里学习到一技之长从而更好找工作,倪志坚也不例外。他经多方了解和比较后最终选择了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因为觉得学校带有国防性质,学科设置与社会需求很贴近。“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刚入学的时候,学校让我们新生班级准备节目参加迎新晚会,还专门安排了学长组织并教我们排练节目,让我们感受到了大集体的温暖。学校的这样做法一直影响着我,直到后来我在管理岗位上对新进员工也会有这样的工作帮扶安排。”倪志坚说。

在校期间,倪志坚与班主任杨老师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亦师亦友。通过学校的教学,倪志坚不仅掌握了后来初入社会时的实用技能,还在学校组织的各个平台和活动中,锻炼了与人相处时如何进行有效沟通及提升了如何应对各种局面的能力。

重返校园,倪志坚最大的感受是整个校园变得十分漂亮,绿树成荫,各种设施齐备,师资力量更为强大。“对比以前,现在的学弟学妹真幸福。”在母校40周年华诞之际,倪志坚想对母校说:“母校日新月异在大踏步向前发展,身为学子的他永远怀有感恩之心,祝愿母校的明天更美好!”

6
张志祥

希望有更多和我一样的农村基层干部能够来云南开放大学提升学历和学习知识。

希望有更多和我一样的农村基层干部能够来云南开放大学提升学历和学习知识。
希望有更多和我一样的农村基层干部能够来云南开放大学提升学历和学习知识。

张志祥,2016年9月至今就读于云南开放大学武定学习中心农村行政管理专业,目前在云南省楚雄州武定县狮山镇椅子甸村委会担任村委会副主任。

张志祥毕业于武定县九厂中学,后在武定县狮山镇椅子甸村委会担任文书工作,学历提升一直是他多年的困扰。2016年张志祥有幸通过云南开放大学实施的“一村一”项目,在武定县学习中心就读,圆了他的大学梦。张志祥说,学习期间的课程开阔了他的视野、提升了他的工作能力,他认为这种开放式学习是未来学习的一种方式。“希望有更多和我一样的农村基层干部能够来云南开放大学提升学历和学习知识。”他说。

张志祥是一名有着双重身份的人物,他既是云南开放大学的学生,也是学校挂包扶贫点椅子甸村委会的一名村干部。他带领椅子甸村磨盘山的乡亲们办起了磨盘山苗寨养殖基地,帮助当地村民提高收入、共同致富。他坚信,在云南开放大学党委的领导下,与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全体村民一起努力,能让椅子甸村顺利脱贫出列,为母校40周年华诞献上最好的生日礼物!

7
段渝昆

希望学校能继续成为学生学习的摇篮,就像校徽的形状一样,成为创新发展的蓓蕾。

希望学校能继续成为学生学习的摇篮,就像校徽的形状一样,成为创新发展的蓓蕾。
希望学校能继续成为学生学习的摇篮,就像校徽的形状一样,成为创新发展的蓓蕾。

段渝昆1987年毕业于云南省国防工业学校(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财会专业。毕业后在国企从事财务工作,自己也成立了一家电器代理公司。

段渝昆已经毕业32年,他回忆起当时读书时的场景说:“当年我们学习条件很艰苦,学习场地是和其他单位共用的,学校老师也是从其他单位聘请来的优秀员工。”

段渝昆在学校最难忘的是当时学校管理非常严格,都是军事化管理,同时也让当时只有16、17岁的孩子们懂得了自律。“虽然当时条件艰苦,但是学校每年都安排我们个月时间到工厂、车间实习两三个月,让我们的实践经验非常丰富,并且我们全班都通过了自考,拿到了大专文凭,这是在校期间最大的收获。”段渝昆说。

“学校最大的变化就是更科技化了,我们当时受到时代和学习条件的限制,很难接触到更前沿的东西,但是现在不同,现在信息化发达,一有新产品出来,大家都能第一之间知晓、了解、研究。”段渝昆说,希望学校能继续成为学生学习的摇篮,就像校徽的形状一样,成为创新发展的蓓蕾。

8
张佳佳

在学校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一些道理,正是这些道理让我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从容不迫。

在学校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一些道理,正是这些道理让我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从容不迫。
在学校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一些道理,正是这些道理让我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从容不迫。

张佳佳,2011年毕业于云南开放大学学习精细化学品生产技术专业,目前的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在公司任职人力资源副总监。

进入大学后,张佳佳一直对英语很感兴趣,于是加入了英语社,成为了一名英语播音员。她回忆,第一天播音听到自己的声音就懵了,心里疑惑“这个声音不是我的吧?”接下来的一周张佳佳下课后基本都在广播站用内放音听自己的声音,直到熟悉自己的声音才继续播音。“我对自己要求有点高。”张佳佳说。

张佳佳说,母校的罗老师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人,从罗老师那里,张佳佳学会了如何倾听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找到属于自己要走的道路。张佳佳说:“毕业后受罗老师的影响,我始终保持在一个清明平静的状态中,始终知道自己是谁,自己要做的选择是什么,这很难,但我一直在坚持,目的就是让自己不要迷失方向。”在张佳佳看来,她在学校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一些道理,正是这些道理让她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从容不迫。

学校整体外观变得宏伟大气,张佳佳走进学校仿佛置身于一个绿树成荫的公园里,看到这些变化她心里有些震撼。张佳佳深切感谢母校的栽培,也密切关注着母校的建设和发展,“希望能有机会为母校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在母校40年华诞之际,祝愿母校积历史之厚蕴,宏图更展!再谱华章!”她说。

9
苏光

在我们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想当村干部必须大学毕业,我们就要户户都有大学生。

在我们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想当村干部必须大学毕业,我们就要户户都有大学生。
在我们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想当村干部必须大学毕业,我们就要户户都有大学生。

苏光,2016年毕业于云南开放大学森林防治专业,目前从事农村扶贫工作,在村委会任党总支书记主任一职,2017年被评为大理州扶贫好村官。

2000年以前苏光是做工程建设的,当时他的学历只是初中,当地有335户村民,其中就有200户是苏光的工人,他一直想带着村民们一起发家致富。后来村改委,苏光进入村委会担任村主任,任职期间发现自己学历不够,再加上云南开放大学实施“一村一名大学生计划”,苏光来到云南开放大学就读森林防治专业。苏光说:“不仅是我来云南开放大学读书,我们村两委班子成员总共47人,其中就有43个和我一起上大学。”在苏光看来,他们与其他学生不同,其他学生是先学习理论才有实践经验,而他们是带着实践经验来学校学习理论的。

“现在是信息的时代,文化的时代,如果今天不学明天就会被社会淘汰。”苏光说:“在我们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想当村干部必须大学毕业,我们就要户户都有大学生。”苏光知道,只有知识才能改变村民们贫穷的面貌,他能够成为村委会党总支书记主任,离不开学习。

这一次苏光来到母校,还带着和他同班并且同村的同伴一起,他说,“他们没有来过云南开放大学我就带他们来,他们不会坐动车我就教他们坐动车,他们没有坐过飞机我就带他们坐飞机,我就是要让我们村的人一起富起来,一起走出来,走到外面来看看世界。”苏光认为云南开放大学接地气,再加上不限年龄,很适合农村人。走进校园,苏光无比激动,他说:“我带着我的两委班子成员回母校来了,感谢母校对我们的栽培,祝母校生日快乐!”

10
杨秋梨

我的创业之路因为有了老师们的帮助才会那么顺利,以后我会尽所能地回馈学校。

我的创业之路因为有了老师们的帮助才会那么顺利,以后我会尽所能地回馈学校。
我的创业之路因为有了老师们的帮助才会那么顺利,以后我会尽所能地回馈学校。

杨秋梨,2013毕业于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传媒与信息工程学院影视制作专业,目前在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开了一家传媒公司,是公司的创始人兼总经理。

杨秋梨喜欢影视,当时想考云南艺术学院的影视专业,但因为学习不够好,于是选择了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传媒与信息工程学院影视制作专业就读。在校期间,杨秋梨一直兼职打工,把挣到的钱拿去创业,学校老师也大力支持。杨秋梨在创业创业中没有把学习丢掉,保持勤奋的学习,直到现在,他的专业能力都很强。

杨秋梨回忆:“那时候学校放假,在我准备回香格里拉的前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说我家人被骗钱,需要我打钱过去帮助他,我想着是家人也就没有防备直接把钱打给对方,后来发现是诈骗电话,没有办法我只好打电话给我的专业老师,老师毫不犹豫半夜来呈贡接我去他家睡了一晚,第二天把我送到车站,还给我买了车票,留了一些路费,我很感谢我的老师。”

再次回到学校,杨秋梨有些激动,他说当时学校周边还是荒芜一片,如今地铁都修到学校门口,变化很大。杨秋梨想对学校老师道声谢:“我的创业之路因为有了老师们的帮助才会那么顺利,以后我会尽所能的回馈学校,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学弟学妹们,祝母校生日快乐,扎西德勒!”

11
付平海

大学给我留下的财富,不只是知识层面的进步,更是精神层面的成长!

大学给我留下的财富,不只是知识层面的进步,更是精神层面的成长!
大学给我留下的财富,不只是知识层面的进步,更是精神层面的成长!

付平海,2009年毕业于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云南开放大学前身之一)数控技术专业,现任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白路镇任党委副书记、镇长。

2006年高考结束后,付平海处于迷茫期不知该选什么学校就读,但他决定学一门技术。经多方咨询、再三考量和比较,付平海选择了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数控技术专业。

顺利报读后,付平海因家庭经济方面的原因,无力承担学杂费及生活费,班主任刘老师了解了付平海的情况后,多方关心和帮助他。在校学习期间,付平海充分利用课程时间进行高效率的学习,课后和周末的时间则去兼职工作。付平海认为通过理论和实践的相结合,能让他快速成长和进步,也让他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社会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了他坚毅刚强的性格。

时光飞逝,转眼间已毕业10年了,昔日的母校经合并组建后越发青春焕发绚丽光彩。付平海说:“感谢母校对我的栽培,感谢老师们对我的谆谆教诲和关心帮助!祝愿母校的明天更加美好,更加辉煌,再谱华章!”

李湘
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海埂街道管理处党工委书记
起建富
教育培训行业从业者
韦营华
昆明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控制设备事业部员工
陈丽红
财务工作者
倪志坚
汽车4S店总经理
张志祥
武定县狮山镇椅子甸村委会副主任
段渝昆
电器代理公司创始人
张佳佳
人力资源工作者
苏光
村干部
杨秋梨
传媒公司创始人
付平海
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白路镇任党委副书记、镇长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