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勋

一群花甲老人用画笔留住昆明记忆

新华网云南频道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陈树勋,76岁,一位十足的“老昆明”。2000年退休后和几个朋友一起创立了“星期五采风社”,每周五带领着一群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的昆明老人写生,画昆明的山、水,也画城市风貌、市井民生。十七年来,这群老人踏遍昆明的大街小巷,而这座城市的记忆也不知不觉和他们的画交织在了一起。
精彩观点
1
陈树勋

每个老人都期盼着星期五的到来,画画前有人堪景、有人帮忙打水,一起画画这件事是老年生活里难得的快乐。

每个老人都期盼着星期五的到来,画画前有人堪景、有人帮忙打水,一起画画这件事是老年生活里难得的快乐。
每个老人都期盼着星期五的到来,画画前有人堪景、有人帮忙打水,一起画画这件事是老年生活里难得的快乐。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68708

我叫陈树勋,今年76岁,是云南省设计院的一名退休结构工程师。老崔是外贸公司退休的,他来我们这个团体已经六、七年了。

老郭在我们这里是年纪最大的,已经80岁了,小吴算年纪小的,但也有65岁了。我们每周五都从昆明的四面八方赶来,相约在一起画画。后来这个团体越来越大,到现在已经有130多人了,我们在一起画昆明一画就是17个年头。

1959年昆明市成立美术学校,我报考并被录取,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便去参军,至此再没有拿起过画笔。1997年的时候我已退休,无意中看到公园里几个老人在画画,一下就把我带回到年轻时候,我随即便加入了他们。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团体只有3、4个人,想到像我这样的年纪的人大多老年生活比较孤单,常常没事可做,就想把这个团体扩大一下,吸收更多喜欢画画的老人进来,口口相传,“星期五采风社”越来越壮大。

在画画这件事上,无论天气怎么变化,我们都风雨无阻。画了这么多年,我们这个团体很团结、很温暖。出去写生,有人堪景、有人帮忙打水,年纪轻的照顾年纪大的,自己带饭,你吃我的、我吃你的,就像一家人一样。有“画友”过生日,我们还会给他买蛋糕。

每个星期二的早晨我们都会去盘龙区美术馆学画画,盘龙区政府免费为我们提供了一间教室,由画团里画的好的“画友”义务教我们,他们会把构图原理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教给老人,大家进步都很快。每次大家都会说,“怎么还不到星期二,怎么还不到星期五!”每周聚在一起画画成了我们最为期盼的事情。

1
陈树勋

城市里建筑的变迁就是城市记忆的缩影,我们要把昆明母亲河盘龙江上的所有桥梁都画下来,画团里的好几位老朋友都走了,但我们会一直画下去。

城市里建筑的变迁就是城市记忆的缩影,我们要把昆明母亲河盘龙江上的所有桥梁都画下来,画团里的好几位老朋友都走了,但我们会一直画下去。
城市里建筑的变迁就是城市记忆的缩影,我们要把昆明母亲河盘龙江上的所有桥梁都画下来,画团里的好几位老朋友都走了,但我们会一直画下去。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68707

我从小在昆明长大,看到家乡这些年来日新月异的发展,想用画笔把这些变化记录下来。今年我们萌生了一个想法,把盘龙江上的所有桥梁以及它周边的建筑画下来。作为昆明的母亲河,盘龙江横穿过昆明城中心,默默记录着这些年来昆明两岸的变化。小时候我经常在德胜桥周边玩,以前桥两边都是稻田,现在都是高楼大厦。盘龙江上的桥有60多座,现在我们已经画到第四座了,预计要三年的时间才能画完。不管是有多年历史的老桥,还是新建的新桥,我们都要画,然后前后做一个对比。有历史记载的我们会摘录下来附在画上。我想,这些桥梁以及周边环境的变化可以很好地反映昆明这座城市的变迁。

画了二十年昆明,我们这几个老朋友见证了昆明这二十年的飞速发展。这些年,画团里的有好几位老朋友都走了。画里的春城越来越美了,我们也从大陈、大崔、大郭变成了老陈、老崔、老郭。时常怀念起年轻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们老了,而昆明这座城市还是像20年前的阳光一样,依旧这么年轻、鲜活。

我们会一直画下去的。

观看完整视频
【视频】一群花甲老人用画笔留住昆明记忆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