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浩昌:我用一百种颜色画大地江河

新华网云南频道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州市
一个阅历丰富的画家,一个个性十足的画家,一个同时用一百多种颜色激情作画的画家——洪浩昌,一个离开云南二十余年的游子,重新回到云南,开启中国古典的视觉与审美系统,用激情和精准的影调,倾泻心中的美与爱,在发掘山川大美的同时,画出油画的中国气派。
精彩观点
1
洪浩昌
六年来,我带着文化责任和思考去画云南
六年来,我带着文化责任和思考去画云南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34183

云南有这么多山、有这么好的自然环境,通过创作,我们中国精神的山水风向,可以有所拓展,并且促成民族视觉文化的形成。

实际上,我是一个云南昭通的土陶罐。年轻时,带着一个很大的梦想,从昭通考到了中国美术学院,去了以后没打算回来,一去就是20多年。我先是到浙江上学,后来到江苏生活,再后来又去了北京。这次回来办《我的云南》个展,我想它不是学术层面的,更多可能是情感层面、生命层面的行为。

我以前的所有创作里,云南题材是画得最不成功的,所以我前后用了6年时间,带着文化责任和思考在大山里跑,而且专门用了2年左右的时间,创作了200多件作品。这次,从中挑选了78件油画、6件摄影作品,在云南省博物馆做了《我的云南》展览,是想能否通过这么一个题材,把对云南这片土地的情感,嫁接到我们的主流视觉文化上去。云南有这么多山、有这么好的自然环境,不管是梅里雪山、玉龙雪山,还是虎跳峡、九大高原湖泊,通过创作,它都会形成一个事实——我们中国精神山水的风向,能不能可以有所拓展,并且促成民族视觉文化的形成。

1
洪浩昌
在云南创作,以前的全部体验都被颠覆了
在云南创作,以前的全部体验都被颠覆了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33784

从上美院时起到现在,我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作为21世纪中国视觉艺术的创作者,如何把经典文化本体跟云南性格以及地域题材结合。

刚到中国美术学院上学的近半年里,我是没有能力读懂中国绘画和书法的,所以那时花很多的时间去美术馆、图书馆,最后,我被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给震撼了。在宋代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前,我掉眼泪了,我看了超过40分钟。后来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不可以很艰难地去对欧洲视觉艺术进行写生或模仿,虽然我们确实要向他们学习,但要是我们的骨骼和灵魂都没有了,这将是非常可怕的。所以从那时起到现在,我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作为21世纪中国视觉艺术的创作者,如何把经典文化本体跟云南性格以及地域题材结合。应该说,这是一个积极的探索,这些年也取得了一些成果,并得到很多人的鼓励。

云南有着极其丰富的资源,还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这都给了我们一个创作的基础。比如说我们江南的文化、江南的古典园林,事实上是非常完美了,但完美中又缺少一种像云南这么好的空气、水以及“以自然为诗”的东西,可能这是《我的云南》系列创作最大的意义。

我们在云南创作的过程其实是非常艰难的,差不多要走200公里才画一张画,有时候为了画一张画,经常需要近10个人一起协作干体力劳动,甚至还要请当地的群众来帮我们搬运东西,非常的辛苦。同时,神圣的山、古老的树,以及咆哮的虎跳峡,神秘宁静的抚仙湖、泸沽湖,它们与人之间那种天然的亲近,形成了一种文化属性,在面对它们时,也让我们的生命属性不断扩张,以前的那种体验被全部颠覆,这又是对我们文化和情感的一次次检阅。

1
洪浩昌
我就是要把云南元素和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结合起来,有新的创造
我就是要把云南元素和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结合起来,有新的创造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33710

我们的文化,服务对象就是我们的希望——不管是我们个体的希望,还是整个民族的希望,或者是一个云南人的希望。

我们所用的色彩,它来自于西方,然而我们的创作,从骨骼和灵魂,又来自我们的本体文化。在云南,她的各种色彩,还有她充满着生命张力的状态,都散发着魅力,把这些东西组织起来,就有了超越我们以往文化属性之外的新的经验。

我是一个理科思维的人,也特别喜欢数学,为了精准表达,我的调色盘中,通常要用100种以上的颜色来创作。我觉得有很多颜色是不可替代的,要想画出 “云南”,只有常用的二三十种颜色一定是画不准确的。单是一个绿色,我们就要带二三十种颜料,黄色要带二三十种颜料,蓝色也有二十多种。也就是说云南自然环境中的颜色,实际上超越了我们通常的想象,所以注定让我们去画她的时候更要有一种敬畏心,并且要怀有一种非常朴素的情感。在江浙画画的时候,可能会去找一些灰颜色;在北京创作的时候,可能会找一种磅礴、空远的意境;在云南,你可能需要诚恳地去面对每一个温暖的变化。

我们的文化,服务对象就是我们的希望——不管是我们个体的希望,还是整个民族的希望,或者是一个云南人的希望。作品它是一个善性的终极关怀,就是让我们感觉到一种文化认同、生命认同和情感认同,这种认同给更多人带来一种希望。我们的文化一直是诗性的,或者说是一种文学性的,它是自由的,这是我们经典的东西。而云南,她的自然、动物、人,以及人的一些文化属性,都是如此的不一样。这就带给我们很大的可能性,能否通过这些琳琅满目的材料,重新去做一道让我们可以吃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家常菜。我的创作,就是希望把云南的这些元素和中国传统的视觉文化结合,有新的创造。

观看完整视频
[新华访谈]洪浩昌:我用一百种颜色画大地江河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