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portrait
no-portrait

高考40年|那年,我高考

新华网云南频道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州市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制度,迄今已走过40个春秋。40年的家国记忆,承载着几代人的逐梦青春。在恢复高考40年之际,新华网采访了七位不同年代的考生,他们的高考故事,或许,也是你的故事······
精彩观点
1
吴宝璋
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盼来了,心里肯定是想去考一下试试!
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盼来了,心里肯定是想去考一下试试!

吴宝璋,1966年高中毕业后下乡当知青,1977年参加高考,毕业后进入云南师范大学任教,现已退休。

1977年,吴宝璋已是30岁的“大龄青年”,在工厂里上班的他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后,一方面十分激动,但另一方面也有些犹豫,“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盼来了,心里肯定是想去考一下试试!但一是手头已经有了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另外,复习时间也只有短短的几个星期。”

最终还是父亲的一席话,让吴宝璋鼓起勇气、放手一试,“父亲当时告诉我,这次机会一定要珍惜,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他还鼓励我,说我高中毕业后不管是当农民还是当工人,对看书和学习却从来没有懈怠过,底子是有的。”

在父亲的鼓励下,吴宝璋和家中的两个弟弟一起,报名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我和两个弟弟年龄相差都在10岁左右,却一起赴考,这在现在是难以想象的!”

2
王威廉
只要能参加高考,圆自己一个大学梦,什么苦都受得了!哪怕天天咽粗粮也愿意!
只要能参加高考,圆自己一个大学梦,什么苦都受得了!哪怕天天咽粗粮也愿意!

王威廉,1966年高中毕业,曾当过知青、工人,1977年参加高考,毕业后进入云南大学任教至今。

1977年,王威廉跟随工作队下到云南蒙自一个偏僻的小村寨里,指导和带领当地百姓开展农业生产。从父亲寄来的一封信中,王威廉得知了高考恢复的消息,激动不已的他当即决定报名参加高考。

做出决定后,王威廉向工作队请了两天假,赶回昆明拿了一些高中时的书。“当时时间特别紧张,就几个星期,而且还不是全天都有时间给你复习。”王威廉回忆,当时的他白天要和老乡们一起劳作,晚上还要带着老乡们学习文件,只有到晚上12点以后才有时间复习,而为了把握住高考这一难得的机会,王威廉每天都要苦读到深夜,“一般都要复习到凌晨三四点,小睡一会儿就又要开始干活了。”

当时的复习备考,在旁人看来异常艰辛,但王威廉却不以为然,他说自己1966年就高中毕业了,盼着上大学已经盼了11年,说什么也不能错失机会。“别说复习备考这点苦,我当时就下定决心,再多的苦我也能吃,哪怕大米饭都吃不上,天天咽粗粮也愿意!”王威廉说。

3
吴强
不抱希望的希望,考不上能坦然接受,考上了就是意外的惊喜。
不抱希望的希望,考不上能坦然接受,考上了就是意外的惊喜。

吴强,1979年、1980年和1981年连续三年参加高考,毕业后进入云南省档案馆从事研究工作至今。

1979年吴强高中毕业第一次参加高考,报考理工科的他,分数上线了,却因为小时候眼睛受过伤未能通过体检,最终榜上无名。第二年再次报考,也同样因为体检没通过,再次与大学失之交臂。不服输的他选择第三年继续参加高考,不过这一次报了文科,才终于考上了云南大学。

吴强说,当时之所以选择两年复读、三次高考,一方面是不服输、不死心,同时也觉得当时就十六七岁,还很年轻,不怕折腾;另一方面也跟当时的学风有很大关系。吴强回忆,当时整个社会的学习风气非常浓厚,哪里只要一办书展,必定是人山人海,“我特别记得有一次昆明新华书店低价出售一批书籍,大家那个争先恐后抢购的劲头,简直是要把门都给挤破了!”吴强说,在这样一种风气下,大家都有一种通过高一层次的教育来学习知识,进而改变人生的愿望。

两年的复读中,吴强说自己几乎把昆明所有补习老师的课都听了个遍,“当时的复读跟现在不太一样,是流动的,我就不断地跑各中学、研究院,去听课!”吴强回忆,当时上补习班的人还真不少,除了像他这样的小年轻,也有一些工厂里的工人,工作好几年了也还来补习准备高考,“当时的录取率很低,所以大家一方面全力备考,但另一方面心态也很平和,觉得考大学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要经历一些磨难和折腾的。”

心态平和的同时,压力当然也是客观存在的。吴强回忆,第三次参加高考前,父亲就对他下了“最后通牒”,说如果再考不上就去印刷厂做工!好在第三年终于旗开得胜,如愿被大学录取,“当时虽然高兴,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觉得高考终于算是结束了,可以往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走了!”

4
段婧
从小就想一定要考上大学,没有多想,一直都朝着这个目标奋斗。
从小就想一定要考上大学,没有多想,一直都朝着这个目标奋斗。

段婧,1998年参加高考,毕业后从事医疗工作,现为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管医师。

段婧现在是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主管医师,1998年参加高考,并考取了当时的昆明医学院。“当时我们是先填志愿,只能根据自己平时的情况,以及最后有一次省级的统测来填报志愿。因此选择学校就要非常慎重。”段婧说。

由于母亲是一名医生,受家庭影响,高中时段婧选择学习理科,并立志学医。

“我当时是英语课代表,英语语文都非常好,其实也很想学外语,但当时可能觉得医生这个职业越老越值钱,专业性特别强,不会被社会淘汰。”段婧说,“其实从我的这段表述中你可以感受到自我的一种不自信,老会有一种不安全感,如果我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非常了解自我,非常了解世界的人,可能我当时的选择不会是这个。”

当时段婧一心想学临床医学,因此填报志愿时,分别填了河北医科大学、重庆医科大学以及昆明医学院,并最终被昆明医学院录取。

当时的段婧梦想着离开云南,去外省读书,尽管最终没有实现这个愿望,但今天在段婧看来,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尽管回想起来有一点遗憾,但是后来觉得人生有所得有所失,在昆明读书,也让我后来在昆明找工作有了很大优势,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人生选择。”段婧说。

学医的经历对段婧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健康的关注。“找工作的时候到了预防这一口,古人称‘大医治未病’,从现代的角度来说就是预防为主,现在慢性病高发,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的病是怎么来的,我后来到了这个岗位上觉得,其实预防很重要。”

5
刘希
高考把我磨炼成一个善于观察细节、能够细心处理某些问题的人。
高考把我磨炼成一个善于观察细节、能够细心处理某些问题的人。

刘希,2001年参加高考,本科毕业后连续读完硕士和博士,现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

刘希说,高考给他带来最深的影响之一就是“学会精细化的操作和精准化的判断”。

“我们那年报考的规则是要先估分,然后根据估分填报志愿。当时监考的老师会发一张单独的草稿纸,这张草稿纸可以带回家,就根据这张草稿纸和评分标准来估计每一科的分数,最终得出总分。”刘希说,估分关系到报考的成功与否,因此也更像是另一场“考试”,“此前也有师兄师姐考得很好,但是由于估分没有估好,最终影响报考。”

刘希是文科生,政治和历史等学科都有大量的主观题,要想得到一个相对准确的估分,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刘希的估分最终和实际成绩相差2分,这也为刘希填报志愿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么精准的估分,得益于刘希前期所做的大量准备。

刘希说,在高考复习到一定的程度时,他把政治、历史中容易出简答题、论述题的重点知识点进行整理,并反复背诵,最终刘希发现,在一些政治、历史的主观题中,他能够答得基本符合标准答案。

“我的精准化做得很高,有的题目甚至精准到标点符号,比如说这整个句子前半段是个分号,第二个是个逗号,后面又是分号,连这些我都记住了,当这样的题目出现后,我估分就很简单。”

刘希说,小的时候老师和家长都说他是一个粗心的人,但是高考估分这件事让他学会了精准化的操作,这种影响延续至今。

“我现在从事法官职业,我们审查证据、审查法律条文,也需要精细化的操作和判断。高考把我磨炼成一个善于观察细节、能够细心处理某些问题的人。”刘希说。

6
胡古
通过高考进入大学,认识了喜欢的人,毕业后跟随她到陌生的城市,在那里工作、生活、扎根。
通过高考进入大学,认识了喜欢的人,毕业后跟随她到陌生的城市,在那里工作、生活、扎根。

胡古,2006年参加高考,大学期间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随她来到云南定居。现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工作。

“我是2006年参加高考的,当时也听说过有一些同龄人放弃考试,选择出国留学。但对于我这样一个安徽六安河口镇的小镇青年而言,高考仍然是走向大城市、走向好工作的唯一途径。”高中三年的胡古,几乎都处在应试的重压之下,“我们学校管得特别严,教室、食堂、宿舍,完全是三点一线的生活,甚至男女生都是不能随便讲话的!”

高三最后半年,备考的压力前所未有地加重,胡古的父母也行动起来,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全天候陪读陪考,“这在我们当时是很普遍的,太重视高考了,都是全家总动员服务考生!”

在备考的巨大压力和父母的悉心照顾下,胡古迎来了高考,“当时就是太想考好了,极度地焦虑和紧张!”胡古回忆,高考前一夜,他整夜都没睡着,但第二天却莫名地亢奋,语文和数学都考得不错。不过到第三天就明显精力不足、发挥失常,理综和英语两科的考试都受了影响。

尽管理综和英语发挥不佳,但凭借高中三年打下的扎实基础,最终胡古被山东大学录取,如愿进入名校就读。

高考带来的“甜蜜”还不仅仅是入读名校,大三那年,胡古认识了同校的一个云南姑娘,收获了甜蜜的爱情。毕业后,因为女孩有些“家乡宝”,胡古就报考了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研究生,两人一起回到了云南,并于2014年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7
吴火伟
我们90后没怎么吃过苦,高考是人生的第一场大挑战、大磨炼。
我们90后没怎么吃过苦,高考是人生的第一场大挑战、大磨炼。

吴火伟,2012年参加高考,现为云南大学在读研究生,目前在创业中,经营着一个电子商务平台。

吴火伟高中时期就读于家乡福建晋江的南侨中学,学校是当地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生源质量高,压力自然也很大,“高一进校一打听,身边的同学都是各个中学的尖子生,成绩一个赛着一个的好,那叫一个‘压力山大’!”

高中三年,备考的压力一直都很大,“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像是经历了长达3年的军训,很辛苦、很累。”特别是最后一年,每周有六天都在上课,而且每天都是早上6点半起床,早自习、上课,中午休息半小时,下午接着上课,然后还有晚自习……一直要复习苦读到晚上11点半。

为了让学生们专心学习,学校还禁止使用手机,“那时候学校订的一份报纸成了我们了解外面世界的唯一途径,每次有新的报纸送过来,大家都抢着看!还有每周四的体育课也是我们最喜欢的,算是高压之下的一点放松吧,除此之外记忆中都是紧张的备考。”

当时苦不堪言的备考经历,在现在看来却是一场难得的历练,吴火伟说,高考在无形中改变了自己身上的很多东西,“比如大一新生报到的时候,我扛着两大袋行李,一个人坐火车来到云南大学滇池学院、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特别记得当时还水土不服生病了,也是一个人去校医院打吊瓶……这些要是放在‘三年拉锯战’前,我肯定是做不到的。”

现在的吴火伟,在攻读研究生课程的同时还自主创业,和几个同学开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他告诉记者,其实自己从大二就开始创业了,一路走来遇到了不少困难,而很多时候应对困难、解决困难的勇气,都源自于高考,“甚至到现在高考已经过去快5年了,面对困难和挑战时我还总是会想,我连高考都过来了,还怕什么?”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