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继涛: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完成

要闻
HEADLINE

更多报道 >

徐继涛: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完成

  徐继涛认为,扎西会议实际上是遵义会议的一个组成部分,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完成,因此不能孤立地、单独地研究扎西会议对于全国革命斗争产生的影响,应该和遵义会议联系起来。

扎西会议81年后威信再启小康新征程

  得益于红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毗邻花房子会议旧址的湾子苗寨吸引了不少游客,去年旅游综合收入达30万元。这个拥有300多年历史的苗族村寨只有27户人家,过去产业结构单一,5年前年人均纯收入只有2202元。

视频
PHOTOS

视频

实录
LIVE

实录

  • 【新华网】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新华网邀请云南省博物馆研究员,云南近现代史专家徐继涛先生,来和大家一起聊聊红军长征过云南时召开的扎西会议。您好,徐老师,首先请您给广大网友介绍一下,扎西会议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召开的?

  • 【徐继涛】说到扎西会议召开的历史背景,就要从红军长征和遵义会议说起。红军为什么要长征呢?从1930年到1934年,国民党军队对中国工农红军进行了五次围剿,前四次反围剿斗争红军都取得了胜利。由于博古、李德等人“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导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在这种情况下,红军不得不进行战略转移,1934年的10月中旬,中央红军8.6万余人从江西瑞金出发,进行战略转移。

  • 【徐继涛】中央红军长征最初是计划到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但国民党军队在沿途布置了四道封锁线。长征初期,由于李德等人仍然实行错误的军事指导方针,所以红军在突破敌人封锁线的战斗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通过第四道封锁线的时候,红军由8万6千多人锐减到3万人,损失非常惨重,导致红军濒于绝境,广大的指战员对现行领导者也非常不满。

  • 【徐继涛】在红军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关头,毛泽东同志建议中央红军放弃去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挺进。1935年1月7日,红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并于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这就是遵义会议。

  • 【徐继涛】根据陈云手稿记载,遵义会议主要作出了四项决定。一项决定就是增选毛泽东为常委;第二个决定就是指定洛甫,也就是张闻天,起草会议决议,交由常委审查后发到支部中讨论;第三个决定就是取消 “三人团”,由朱德、周恩来作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军事指挥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人;第四项决定就是对常委进行重新分工,这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说博古就不再负总责了。

  • 【徐继涛】所以遵义会议要解决的一个是军事问题,一个是组织问题。从四条决定来看,这两个问题在遵义会议上基本解决了,为什么基本上解决了?比如说军事问题,就取消了“三人团”,由朱德、周恩来作为最高军事指挥者。但是在遵义会议上,常委分工的问题没有来得及解决;另外,会议决议还没有起草和通过,这两个问题就留到后来的扎西会议解决,这就是扎西会议召开的历史背景。

  • 【新华网】我们知道扎西会议是一个统称,那么扎西会议主要由哪几个会议组成?

  • 【徐继涛】红军离开遵义以后,本来按遵义会议决定要从四川泸州渡过长江到川西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但是后来因为川军在长江沿岸布有重兵,所以中央红军改变计划转到敌人力量相对薄弱的云南扎西地区,扎西也就是今天昭通威信县境内。红军在集结扎西的途中,连续召开了几次会议:水田寨花房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大河滩庄子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扎西镇江西会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因为是在集结扎西途中召开的,最后的会议也是在扎西召开的,所以统称为扎西会议。

  • 【新华网】您刚才也提到,扎西会议要解决遵义会议来不及解决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具体而言主要是解决了哪些重大问题呢?

  • 【徐继涛】扎西会议主要是解决了遵义会议没有解决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在1935年2月5日召开的水田寨花房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党内负总责,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虽然遵义会议要解决组织问题,但是遵义会议以后,博古仍然把持着中央的领导权,他还是中央总负责人,在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上就把博古换下来了,由张闻天负总责,这就解决了遵义会议悬而未决的党内最高领导权的交接问题,从组织上巩固了遵义会议的成果。另外,水田寨花房子会议还研究部署了中央和全国其他苏区与红军的战略方针等重要问题。

  • 【徐继涛】2月6日至8日,中共中央在大河滩庄子上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讨论通过了张闻天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也就是《遵义会议决议》。《决议》第一次系统地总结并肯定了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的军事路线,批判了博古、李德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路线。另外,会议还讨论决定改变红军的行动战略方针,也就是说,中央红军原来是准备从川南渡过长江与四方面军会合,后来改为在川滇黔边区发展。

  • 【徐继涛】2月9日至10日,在扎西江西会馆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讨论了中央红军作战方向和各军团缩编问题,决定回师东进,二渡赤水,重占遵义;对中央红军进行精简整编;决定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

  • 【徐继涛】我想特别提一下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游击纵队除了主体部分外,还包括川南游击支队、云南游击支队和贵州游击支队。游击纵队的任务是什么呢?一个是牵制敌人,配合中央红军的长征;另一个是保护和安置伤病员;还有一个是建立革命根据地。由于敌人出动重兵围剿,游击纵队的主体部分到1937年1月就停止了活动,川南游击支队的活动坚持到1945年,贵州游击支队的活动坚持到1941年,云南游击支队活动的时间最长,一直到1947年才停止活动。这支游击纵队转战川滇黔边区20余县开展游击战争,牵制和打击敌人,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了杰出贡献。

  • 【新华网】我们说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完成。为什么这么说呢?

  • 【徐继涛】从某种意义上讲,遵义会议还没有开完,所以在扎西连续召开了几次会议,来完成了遵义会议没有完成的任务。遵义会议作出了四项决定,但由于战时形势紧迫,有两项决定就没有来得及完成,一个是常委分工的问题,一个就是会议决议起草和讨论通过的问题。所以在1935年2月5日水田寨花房子会议上就解决了常委分工的问题,也就是最高领导权的交接问题,由张闻天同志来代替博古,在党内负总责;在2月6日至8日召开的大河滩庄子上会议又讨论通过了《遵义会议决议》。所以说,扎西会议和遵义会议是一脉相承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分工和遵义会议决议的正式成文,都是这次会议最后完成的。

  • 【新华网】扎西会议对红军长征乃至整个中国革命的前途,都产生了比较重大的影响,那么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 【徐继涛】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组成部分,不能孤立地看待扎西会议对于全国革命斗争产生的影响,而是应该和遵义会议连起来看。遵义会议开始确立实际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幼稚走向成熟。

  • 【徐继涛】扎西会议实际上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最后完成,为实现长征中的战略转变,进行了切实的指导和部署。同时开始了在党内负总责的张闻天和红军实际最高领导的毛泽东互相配合,领导全党全军的新格局。所以说,不能孤立的谈扎西会议的作用和意义,应该是和遵义会议连起来看待,我认为是这样的。

  • 【新华网】我知道您很早就开始研究红军长征的历史,也对红军长征过云南时期的重要遗址、会址进行过实地考证,能谈谈这方面的情况吗?

  • 【徐继涛】在70年代中期,云南省博物馆就开展了红军长征过云南的文物资料的征集,由我来负责这项工作。当时为了落实红军长征过云南时期的重要遗址、会址,特别是毛泽东,周恩来去过的地方,我们在1975年的时候分别请了红军长征时毛泽东的警卫员吴洁清,周恩来的警卫员魏国禄和范金标三位老红军,沿着中央红军在云南走过的路线沿途落实。我们首先根据有限的文字资料查找,然后再到当地去调查访问,然后再根据老红军的回忆,沿途落实遗址。那是非常困难的,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们沿着中央红军走过的路线来落实,最后落实了几个遗址,其中一个就是扎西会议会址,另一个就是现在寻甸柯渡纪念馆那个地方。

  • 【新华网】好的,非常感谢您。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