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云南东川:满目青山筑起绿色屏障

2018年05月30日 10:23:28 来源: 昆明日报

绿荫葱葱的东川二二二林场。记者周密摄

  张顺明的包里总是放着张泛黄的照片:4个人扛着树苗往70度的山坡上爬,小路只够一人通行,稍往外挪就是陡峭悬崖。几人用左手撑着斜坡保持身体平稳,两只裤脚高高地挽起到膝盖。烈日当头,汗水浸湿后背,头上的青筋鼓得明显。这张照片,定格了东川林业人植绿路上的艰辛。

  照片中个头最矮那人是张顺明的父亲。在张顺明的记忆里,一大壶水、几个窝头就是父亲一天的口粮。天黑回来时,衬衫已被汗水、雨水浸湿,袖子、领口沾满土和灰。1986年父亲退休后,张顺明接过接力棒,继续干这事。张顺明的父亲如今腿脚不便,却也经常去小江边走走,望着山上出神。太难太苦,东川的每棵树,是用造林人无数心血和汗水浇灌长大。

  曾经“天南铜都”的辉煌过后,留下生态亟待恢复的大难题。如今,从太阳谷到东川城区,沿路的新银合欢树郁郁葱葱;新田、乌龙、汤丹连片的人工林海青翠欲滴,翻滚的绿浪一波连着一波;野牛村1万亩森林葱郁,减少水土流失与地质灾害的发生;蒋家沟引种金茅成功,植被保持水土效果明显。

  干旱缺水、山高坡陡、地质破碎、石漠化沙化严重、立地条件较差,致使许多荒坡年年造林不见林。一棵树能新长出十片叶子,都能算成活。

  东川人并不妥协,他们不愿再看群山满目疮痍,不愿再被泥石流冲房毁田,不愿夏日酷暑难耐、冬日寒风无避处,不愿子子孙孙望山空叹无发展之路。

  干,“长防工程”扛苗上山石头里种树;再干,“三年绿化行动”提高森林覆盖率;接着干,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在石头里植树,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吹响号角。

  河风酷热泥沙扑面,无土怎么种树?碎石成堆土层浅薄,无水怎么种树?补助不够效益太低,没钱怎么种树?

  坚持坚持还是坚持。种植耐旱、固土能力强的新迎合欢落籽成树;发明“漏斗底鱼鳞坑”技术提高林木存活率;就地育苗培养适合一方水土的树种;严格管护力保种一棵活一棵;实行林业生态补偿机制,农民守着青山鼓了腰包。

  一年接着一年干,一届接着一届干,东川把造林绿化事业一代接着一代干下去。

  东川人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始终严守生态功能保障基线、环境质量安全底线、自然资源利用上线,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东川积极探索经济发展和生态建设双赢的发展路子,实现“百姓富”与“生态美”的有机统一。

  最新数据显示,东川全区森林覆盖率由1985年的13.3%上升到2005年的20.8%,再上升到2017年的33%,增速全省最快。

  行动

  “植绿精神”换来满目青山

  从绿之殇到幽箐深林,这背后是东川坚毅卓绝的“植绿精神”。

  反复种树却养不活,对林业来说,有水才有林。

  1600米以下新迎合欢示范造林点,曾经沙石扑面、酷热难耐,如今走来却绿荫蔽日,偶感丝丝凉意,“漏斗底鱼鳞坑整地技术”解决了干旱无水的大难题。东川区林业技术推广站站长贺永介绍,该技术针对干热河谷气候特点,能提高困难地造林成活率。挖掘拦蓄地表径流和增墒抗旱能力的种植坑,保土保水保肥。这样不仅能提高幼苗成活率,对幼树生长也有明显促进作用。这项技术2016年获昆明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017年获国家专利。

  从无人机传回的画面上,记者看到二二二林场绿荫葱葱,7.5万亩华山松、云杉林茁壮成长,像威武的卫士护卫着这片山河。偶有森林防火巡逻车从林间穿行,笔直的树干似乎对林业人致以敬意。

  用手轻抚树干,二二二林场党总支书记赵云勇心中渐起波澜。1989年,长江中上游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长防工程”启动,海拔2698米的山上要种上约1万亩植被,面对这块只有矮灌没有乔木的“秃山”,这似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前期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林场周围有4万亩天然林,里面的华山松长势良好,说明这块土地适合种这种树。通过考察,决定采取就地育苗的方式,把培育好的树苗背上山来种。”起初,周围村民在林子里放牧牛羊,工人们不仅要每天往返种树,还得对树苗进行管护。

  林业就是三分种,七分管。法者林场是东川最大的生态型公益林场,是全区重点保护区域。7.2万亩的管护面积,是个不小的挑战。清晨6点出门、傍晚7点回家,护林员的管护秘诀就是“守”。对偷砍盗伐、私挖乱采等破坏林地的行为坚决制止,病虫害防治和防疫、森林防火、野生动植物保护都是工作重点。

  在东川全民植树造林的行动中,不少企业也积极参与其中。今年53岁的刘顺仑在东川荒山造林已有19个年头,他总说自己没什么志向,种树就是最大的爱好。“东川种树需要克服无数困难,资金短缺就是其中之一。”他说,企业刚起步时,靠他和几个朋友到处“化缘”,能要一点是一点,到后面情况才有所缓解。如今,他种下的18万棵树已铺绿一片山头。

  2012年开始,东川进一步明确生态修复示范区的战略定位,每年投入造林资金1000万元,以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的森林覆盖率为目标推进荒山造林。2013年至2015年,东川相继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巩固退耕还林成果、国家造林补贴、核桃产业发展、海拔1600米以下新银合欢造林等国家、省、市区林业重点项目。2013年至2015年共投入植树造林及产业发展资金1.6亿元,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东川区林业局局长王俊介绍,2016年,东川启动实施城乡园林绿化“三年行动”,完成荒山造林9.37万亩,河道沟渠种植杨树38万株。实施凤凰木、竹子、杨树推广、新银合欢种植“四大”工程,建设东龙格公路、东倘公路、城市后山乡村公路、小江河道“四大”绿化廊道及“五个一”生态精品工程。为巩固造林质量,实现生态持续发展,东川针对造林企业实行“0433”付款方式,即造林资金第一年不支付,次年3月至4月验收合格后支付40%,以后两年各支付30%,有效提高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促进造林单位提高造林质量。

  到今年底,“三年绿化行动”将大力推进林业生态建设、城镇景观绿化、公路沿线绿化、河道沟渠绿化、坟山墓地绿化、“五采区”绿化、农田机耕路绿化、校园绿化、村庄绿化、医院(卫生院)绿化、工业园区绿化、矿山企业绿化等“十二项行动”,以及竹子种植、新迎合欢种植和“五个一”生态精品村建设等工程,实现荒山造林12万亩,森林覆盖率达37%,树木绿化率达50%。各级公路绿化率达85%,小江河道已建坝堤100%绿化。

  制度

  严格考核助推生态建设迅速发展

  2012年12月,东川区结合本地实际,创新绿色经济管理体系,探索出台全国首个《昆明市东川区区管领导干部离任绿色责任审计制度(试行)》,通过对领导干部任职期间在其管理职责与职权范围内履行林业生态建设总体目标责任情况进行审计评价,加大林业生态建设在各级领导班子年度目标考核中的权重。

  无论是审计内容、审计对象,还是审计带来的结果,就像是一把“绿剑”悬在官员头上,从制度设计上来看,绿色审计对东川生态建设迅速发展确实具有推动作用。

  制度实施后,干部责任心明显提高,一些数据印证了这点。荒山造林以前的成活率在50%~60%,后面基本可以达到80%~90%,森林防火指标名次提前到全市前三,一些乱砍滥伐、放牧现象基本消除。

  “培育绿色政绩的真正目的并非官员保证自己仕途无忧,而是为脚下这片土地规划前程,为后代留下财富。恰恰相反,用仕途来对官员进行约束,以此推动生态建设,这样的尝试会收到双面效果,既是地方管理干部的有益尝试,也是推动生态建设的必要制度保障。”东川区委主要领导介绍,通过实施绿色审计制度,东川林业生态建设成效显著,全区干部林业生态建设意识得到增强,干部履行绿色责任得到监管,林业生态建设资金得到规范,生态建设取得明显成效。

  对干部有要求,对基层护林员也有要求。

  东川出台《昆明市东川区护林员管理办法(2016年修订)》,办法要求各镇(街道)林场按林地面积大小,确定护林员配备名额,对其相应的聘用条件、责任、考核、奖惩补助等一系列条款作了规定。同时,常设护林员的管护范围进行再次明确,管护点落实至山头地块,明确每个常设护林员的管护区,并对护林员的工作通过GPS定位进行监督。GPS定位管理能够对常设护林员的上岗、巡护情况进行适时监控,最大限度地发挥护林员在生态保护中的作用,防止吃空饷、长期脱岗等现象发生。

  此外,举报辖区内野外违规用火、人为纵火等森林火灾肇事者线索的个人或机构,经查证破案后,进行500元至3万元的奖励。

  效益

  生态补偿助推摘穷帽

  家住乌龙镇园子村的老肖将在今年中秋迎来丰收。老肖和表哥都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家里各有两亩核桃林,表哥还在镇上当护林员。今年核桃迎来盛果期,亩产约150公斤,按市场价每公斤40元,除去成本赚头也不少。

  当初种苗时,老肖早把经济账算了个明白:“种烤烟种玉米不如栽树,国家有补助,核桃市场稳定、价格高。今年开始推广核桃树下种芍药,对于脱贫,大家可是信心十足。”

  截至去年底,国家、省、市共下达东川的各类涉林项目财政补助资金1.28亿元,东川相继制定《东川区精准扶贫林业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实施方案》《东川区脱贫攻坚林业“十三五”规划》和《东川区2016年林业生态补偿脱贫工作实施方案》。

  “现在到东川任何一个乡镇,都能见到满山青翠,包括很陡的山崖,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从光秃秃的山变成绿油油的树,每天呼吸新鲜空气,幸福指数很高。”在东川生活40年的老李感慨万分。

  东川林业补偿项目包括上一轮国家退耕还林工程、市级退耕还林工程、森林生态效益补偿、森林管护、区级荒山造林工程、产业发展项目6项。老肖的表哥属于森林管护类中的护林员岗位,工资从去年11月起调整为每年8040元,加上两亩核桃林的收入,致富不成问题。

  按照“区级确定岗位、乡镇聘用考核、村级监管使用”的管理机制,护林员聘用重点向建档立卡贫困户倾斜,全区聘用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护林员达890名,每名护林员森林管护工资性收入达每年8040元,加上一小部分其他收入,可实现3187人脱贫摘帽。

  生态补偿脱贫一批,东川加大“造血型”生态保护补偿力度,通过创新资金使用方式,利用生态保护补偿引导贫困人口有序转产转业,使当地有劳动能力的部分贫困人口转化为生态保护人员,引导贫困群众依托当地优势资源发展“绿色产业”。退耕还林得补贴,种上核桃摘果实,树下再来养鸡鸭,大树种出宝藏,种出贫困户脱贫的信心。

  家住马店村的肖朝明最近可是忙坏了,家里的4亩杨梅树长势正好。“看这棵,叶子宽、树干壮,长出的杨梅又大又红,今年如果雨水好定能丰收。”他介绍,家里15亩地全部纳入退耕还林,4亩杨梅每亩有260元补贴,其余11亩用来种了核桃,每亩有400元补贴。肖朝明算了一笔账,15亩地退耕补贴一共5440元,杨梅丰收按市场均价能卖8000元左右,核桃今年进入盛果期,明年丰收,树下再养点土鸡,“今年脱贫明年就能过好生活,多亏政策好,让大家得实惠。”这是肖朝明的希望,也是马店村贫困户的希望。(记者张星宇 实习记者胡耀元报道)

[责任编辑: 胡安琪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72168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