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州市

世界无烟日 让我们对公共场所吸烟说“不”

2017年05月31日 11:02:56 来源: 昆明日报

  尽管世界无烟日活动已经进行了这么多年,但公共场合吸烟现象仍然普遍。吸烟有害健康,无论对吸烟者还是被动吸烟者都是一样的。今天是世界无烟日,当你面对在公共场合吸烟者时,你应该对他坚决说“不”!

  受访者

  10%的受访者愿意直接说“不”

  近日来,记者走访昆明市商场、写字楼、医院、学校、公园等公共场所,共采访了100名市民。调查发现,受访市民都对公共场所吸烟表示了不满,但是只有10%的人敢对公共场所吸烟说“不”,60%的受访市民觉得不想惹事不敢说,剩余30%则认为是他人的自由不想说。“我劝阻别人,都是要看人,觉得这个人面善才会说。如果不好说话的,我就带着孩子自己走开。”带着孩子在翠湖公园散步的刘女士说,为了孩子考虑她经常在公共场所劝阻别人抽烟,大部分人听到劝阻都会熄灭烟头。但也有例外,刘女士就有过因为劝阻别人而发生争执的情况,一次,刘女士去医院看病,在医院走廊里看见有人在抽烟,就上前阻止。没想到对方很强势,冲她叫道:“关你什么事!”后来医生出来制止,才避免了冲突加剧。在10%敢对公共场所吸烟说“不”的市民中,大部分都表示,劝阻后烟民基本都会理解。而60%不敢说怕惹事的市民中,大多都没有过制止行为,“主观上就是会认为对方会不高兴。”

  相比有孩子的父母和老人,年轻人对公共场所吸烟却是另一种态度。“我认为这是别人的自由。”在云南大学采访中,学生、刚毕业的大学生都表示这是别人的自由,虽然经常在学校、写字楼里看到抽烟,看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对于公共场所吸烟,为什么大多数市民都不敢不想说“不”,社会学科的研究生小刘说:“这也许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中国传统观念有关,大家更习惯于明哲保身,不愿意惹事。”

  烟民

  禁烟标志不明显缺乏制约

  那么,在公共场所吸烟的烟民,面对劝阻真的都不听吗?在翠湖公园内,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正在抽烟的市民。28岁的小刘正在抽烟,记者上前询问是否知道公园内不可以抽烟,小刘立刻熄灭了烟头。他说,并不知道公园内不可以抽烟。在翠湖公园内,并不是没有禁烟标志,相反在卫生间外、公园走廊、商店等墙壁上都能看到“禁止吸烟”的标志。但这些标志所贴放的位置都不是很明显,有的甚至隐藏在树叶中,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略。所以当询问起这些正在翠湖吸烟的烟民,他们都认为公园是可以吸烟的。

  禁烟标志不明显,公共场所管理方没明确表示,这是造成大多数人在公共场所吸烟的原因之一。“在昆明市大多数餐厅都没有看到有禁烟的标识,而且在餐厅抽烟服务员也不会说什么。”胡坤说,自己在公交车、火车、飞机上都不会吸烟,因为能看到明确的禁烟标识,同时管理人员发现会及时制止。但比如学校、公园等一些露天公共场所,大多数烟民认为这里空气流通就可以抽烟。

  刚刚毕业的小赵说,自己以前也抽烟,也会注意在公共场所不吸烟。但工作后在办公室或者出去应酬,领导都会给自己递烟,久而久之自己也开始在公共场所吸烟。“有时也是无可奈何,在外面烟瘾犯了,想找个抽烟的地方也是真的难。”小赵的话说出了烟民的共同心声。

  专家支招

  如何对公共场所吸烟说“不”

  市民反感公共场所吸烟,烟民又想寻求一个可以吸烟区,如何在公共场所禁烟与吸烟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呢?

  昆明一些餐馆、网吧等室内公共场所,将公共区域划分为吸烟区和无烟区,让顾客可以自由选择来达成平衡。然而,云南民间控烟组织“云南超轶健康咨询中心”的主任李晓亮认为,这并不是最佳解决方法。“室内公共场所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空气在其中自由混合,吸烟区的烟雾一样会飘散到无烟区。烟民有吸烟的自由,但没有危害他人健康的权利。”

  李晓亮认为,控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不仅需要烟民的自觉遵守、市民勇敢说“不”,更需要政府的支持引导。一方面是政府要从源头上控烟禁烟;另一方面要尽快推进立法,明确执法主体,严格执法,督促公共场所粘贴明确的禁烟标志,管理方主动说“不”,才能为市民提供一个敢说“不”的有力依靠。(实习记者陈雯 赵春梅报道)

[责任编辑: 罗媛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091363278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