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富源:后所得名由来

2016年10月14日 15:30:37 来源: 富源县委宣传部

    地名是文化的载体,透过地名,能够获得历史文化信息。提到今天富源县后所这个地名,人们往往想到的是一个挖煤的地方,辖地上有一个后所煤矿。其实它的历史也是值得挖掘的。

    所是明代设置的军事单位,有千户所和百户所,千户所相当于今天一个团,管军士1120人,千户所下有十个百户所,百户所管军士112人,每个军士必须组成家庭在当地屯守。千户所隶属于卫(卫相当于一个旅,管军士5600人),卫下一般设置左右前后中五个千户所。但也有特殊情况,有的卫下只有两个千户所,有的卫下的千户所多于五个。富源在明代设置过一个卫,叫平夷卫,今富源后所就被很多人认为是明代平夷卫下辖的后所。其实平夷卫在明代中期才增设两个所,即平夷卫左所和右所,并未设置过后所和前所。后所得名与明代初期设置的乌撒卫后所和明代末期天启年间一场战事有关。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付友德平定云南行省后设置云南布政司、云南都司和云南按察司,分别管理云南民政、军事、司法,三司互不统属,各司其政,互相制约。布政司下设府、州、县,都司下设卫、千户所、百户所。洪武十五年在当时云南布政司(布政司俗称省)下辖的乌撒府中心地设立了一个军事据点乌撒卫(今贵州威宁),在曲靖府沾益州(当时沾益州包括今宣威、沾益、富源北部)中心地设置了一个千户所,叫乌撒卫后所,简称后所,隶属于乌撒卫。也就是说乌撒卫和乌撒卫后所建立在当时云南布政司(省)乌撒府和曲靖府沾益州腹地,隶属于云南都司。卫所军人根据汉人的习惯,建了有围墙的城。《宣威州志》记载:后所城(今宣威城)建于洪武十六年(1383年),当时设置的流官知州也住在后所城,故当时的沾益州城和乌撒卫后所同城,叫沾益州城又叫后所城。明代设置的卫所是军事驻防地,布防在交通沿线和山林险要的地方,间杂在土司地盘上,是为了保障交通顺利和对土司、土目等大大小小的土官进行制约。卫所的军户屯田戍守,故卫所也有辖域,今天叫站、屯、铺的地方即是明代卫所军户屯田戍守的辖地。沾益州土知州是元朝世守其土的安土司,住河东营(今宣威河东营),归附明朝,和住在后所城的流官知州共同管理沾益州的民事和土著兵(沾益州的流官知州其实只是起监督土知州的作用),开始土流合治。后所的长官叫千户,管理属于后所的站、堡、屯的汉族官兵。那么后所在历史上怎么会被认为是属于贵州呢?

    贵州地域在元朝分属湖广行省、四川行省和云南行省三省管辖,明洪武九年,行省改为布政司,即通常称的省。明初贵州并未设置布政司(省),永乐十一年(1413年)才在贵州都司的基础上设置贵州布政司(省),经过几个朝代的调整才形成今天贵州省的格局。隶属于云南都司的乌撒卫永乐十二年(1413年)才改隶贵州都司,后所作为乌撒卫下辖的一个千户所也改隶贵州都司,故沾益州当时在云南布政司称沾益州,在贵州都司称乌撒卫后所。乌撒卫后所和它下面的站、铺布置在云南沾益州驿道沿线,贯通云南沾益州,却隶属于贵州都司乌撒卫。居住在富源杨梅山的村民告诉我:后所这个地方在老辈人那会叫夷子区,夷子就是彝族,就像苗子就是苗族一样,夷子区就是彝族居住地的意思。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后所是彝族居住地,后来汉族军队入滇,驻守在交通要道,又在驻守地周边屯田自给,娶当地彝族女子为妻,当地彝族有的迁走,有的渐渐被汉化,汉族渐多,遂成主要居住人群。清代平彝县的北部(老百姓称上半县)是明代的平夷卫,在元代和明初设卫前地属沾益州,设卫后划定北边四百户屯与三道箐为界,东北的迤后所与老牛场接壤,以路为界,东北角的教坪与嘉河接壤,以河为界,平夷卫与亦佐县合并成平彝县后,北边的县界照旧。沾益州当时属彝族安姓土司管辖,故《光绪平彝县志》记载平彝县“北连安彝”。迤后所就是今富源后所镇政府所在地,因为再往北进就是去乌撒卫后所(简称后所)的路,迤后所就是富源人说的“往后所以头去”的意思,文人根据这个意思把这里取名“迤后所”。“迤”就是“往——方向去”之意。富源人说的“以头”意思是“里面”,“以头”的反义词就是“外头”(外面),“以以外外”就是“里里外外”,有“里”就有“外”,故迤后所南面有一个地方被取名叫外后所。

    富源:后所得名由来

    现在我们再回头说明代天启年间与乌撒卫后所和平夷卫有关的战事。到明代末期的天启元年(1621年),四川土司奢崇明在明政府忙于征四川兵去辽宁抵抗努尔哈赤军队时反叛明朝,天启二年正月贵州水西土舍安帮彦判附,安帮彦的堂妹、沾益州女土酋设科早就对土司职位垂涎已久,遂乘乱响应安邦彦起义。设科趁曲靖兵备吴参政路过沾益州、土知州安远迎候时纠集土兵数百名埋伏在路边,看见安远带着人马走来就冲杀出去砍伤安远。正在交战时守备的护送兵赶到救走安远,受伤的安远不久死去。卫所间杂在土司地盘,一旦有变,卫所往往成为土兵攻击对象。安远死后,安远管辖的土兵大都附随设科围攻后所城,水西、乌撒土官带兵来助,后所千户刘受禄弃城逃跑到交水(今沾益县交水村)。设科占领后所管辖的沾益站(今宣威地)、倘塘站、炎方站、松林站、白水站。从沾益通贵州到四川的蜀道被阻碍。接着,尾随设科叛乱的李贤又攻陷了平夷卫城(今富源城),平夷卫指挥使唐九官弃城逃跑,平夷卫管操指挥佥事曹三捷和官屯田指挥佥事李天植战死。平夷卫的另一个指挥佥事兼沾平守备李嘉培被调往交水集聚四方征召来的兵员,准备援助四川。因为当时西南地区的彝族起义风起云涌,势力强大,云南巡抚沈儆价为便于调动兵员、机动作战,把负责守卫城堡的沾平守备改为游击。身兼平夷卫指挥佥事、沾平守备和游击三职的李嘉培,既负责守卫城堡又负责应援,跟随参将尹启易从交水督兵征战沾益州城(今宣威),暂时夺回沾益州城。天启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李嘉培与另一个沾平守备周嘉映出城讨伐反叛的彝族寨垒时被伏围,血战而死。李嘉培死后由跟随他征战的弟弟李嘉元抚柩归葬石岑铺(今富源多乐村),李嘉元因为娶沾益州甘氏为妻而落籍沾益州甘家屯(今宣威甘家屯)。天启二年十月,乌撒土官安效良攻陷并盘踞沾益州城。李嘉培死后他的长子李成乔天启三年袭位任平夷卫指挥佥事兼沾平守备,天启五年李成乔带着三个儿子再次收复沾益州城时战死,他的三个儿子也一同战死。李家在三年之内捐躯五人。至今富源李家后人说李家在明代出过三个将军:李嘉培的父亲李厚任平夷卫指挥佥事时多有建树,被封为明威将军,李嘉培被封为定国将军,他儿子李成乔被封为武威将军。他们的坟墓都在今富源多乐村李家祖茔,多乐村的老村民叫那块坟地为三将军墓。天启二年的平夷卫战事中平夷卫的一把手即平夷卫指挥使唐九官弃城逃跑、二把手即平夷卫指挥佥事曹三捷和李天植战死,接着另一个指挥佥事兼沾平守备李嘉培在沾益州城战死,云南巡抚起用参将袁善收复白水站和平夷卫。袁善驻守在平夷卫城。天启三年五月,水西、普安土著军队约一万人带着大象又来攻平夷卫城,袁善用炮轰土军的大象,大象被炮击死后,土军士气大减,无心恋战,在东门外的野地焚祭大象的尸体。袁善带兵遣散,水西、普安兵在追击下四散逃往羊肠、亦佐、越州。天启三年十一月,设科、李贤被官军擒杀。天启五年,袁善统兵收复沾益州城,修复松韶关、倘塘、松林、炎方等站堡,蜀道又得以通行。

    天启年间的这场以彝民为主的起义最后被明朝政府镇压下去,它加速了明王朝的结束,也给西南地区带来了灾难。乌撒卫后所城(今沾益州城)、平夷卫城(今富源城)都受到损坏,后所的千户刘受禄和平夷卫的卫指挥使唐九官因弃城逃跑后来于天启六年被刑部判斩。天启四年,为便于管辖和控制,兵部把乌撒卫后所军屯地面划归沾益州管辖,后所辖地遂隶沾益州,由流官知州管辖。沾益州城暂时移到天启三年建的新交水城(今沾益城),移平夷卫右所(平夷卫右所官军之前没有衙门,下辖十个百户所,分散在曲靖坝子和马龙、寻甸)官军守卫新交水城。沾益州流官知州住新交水城,老沾益州城由沾平守备守卫,土知州安土司仍住河东营。《宣威州志》记载:顺治十六年,正式移沾益州治于新交水城(今沾益城)。到了雍正五年,沾益州最后一届土知州安于蕃被革去土知州官职。沾益州分为宣威州和沾益州,可渡、倘塘、沾益等站堡划归宣威州;炎方、松林、交水、白水等站堡划归沾益州。宣威州新设知州。

    今富源后所的庆云(那所营槽子)、梨树坪、发凹、站马地、姚二场、三道箐和小冲、洗羊塘、阿衣诺、杨家坟、岩上、双诺原属沾益州,分别于1950年和1956年划归富源;今富源后所的老牛场、何鸡田、小湾头、者黑和业土依、白龙洞、红洞原属宣威州,分别与1948年和1964年划归富源。由于划归富源的这些地在明代属于沾益州辖地或乌撒卫后所屯地,随着卫所建制的加强,汉族渐多遂成主要居民,这些地盘上的汉族多是明代军户的后代,他们称自己是后所人,后所军屯地归还沾益州后他们仍然把居住地叫后所。这块地并给富源后仍然叫后所,这就是为什么富源有后所之名的缘由。(杨平原)

 

[责任编辑: 刘馨蔚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0135754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