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服务 州市 新媒体

昆明商家试水“母婴共享经济”

2018年06月01日 10:05:29 来源: 昆明日报

  当前,共享经济越来越多地进入人们的生活,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纸巾……“共享”一词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时髦的前缀,涉及生活的许多方面,其中也包括母婴行业。从最普遍的共享绘本开始,再到新晋出现的共享玩具、共享儿童推车等,昆明已有一些商家开始试水“母婴共享经济”,也有市民尝试过使用共享母婴用品,那么尝鲜的感觉如何呢?近日,记者就此进行了走访。

  共享绘本:接受度越来越高

  出租绘本是家长比较熟悉的“母婴共享”项目,目前在昆明有多家绘本馆提供租赁服务,除了加盟全国连锁店,也有“单打独斗”的本土原创绘本馆。

  据五华区一家绘本馆的经营者麻女士介绍,她此前曾在商场里租过铺面开绘本馆,但是租金成本高,只经营了一年。后来她转而在小区里开起家庭式绘本馆,再加上越来越多父母重视绘本阅读,所以绘本馆的注册会员也日益增多。

  但仅靠会费,并不足以支撑绘本馆运营。“我们有200多名会员,每人每年会费是1500元。这些收费要用来更新绘本,还有房租、水电以及人工费、宣传费,所以盈利空间有限。”麻女士说,为了增加盈利,绘本馆同时也组织团购绘本和学习用品,并定期举办收费的亲子手工活动、假期托管班等。

  在这家绘本馆租书的周女士说,自己每两周来借8本绘本,刚好够孩子看。“共享绘本的形式很不错,可以节省一笔买书的费用,特别是英文绘本,售价高,租来看更划算。”周女士说。

  共享玩具:成本比想象高

  市民李先生最近从网上为孩子租了一套“共享乐高积木”,从浙江寄来,两周租期满后再寄回。“支付宝上可以免押金租,租期自选。包括来回邮寄费用和租金,两周一共85元,仅是这套乐高在实体店售价的15%。”

  李先生比较认同“共享玩具”的形式,特别是像乐高积木这类售价较高的玩具,买来以后孩子可能只玩几次就闲置。“玩具租来玩,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花同样多的钱可以玩到更多玩具,也符合小孩子喜欢新奇的心理特点。”

  除了乐高之外,支付宝上还有其他玩具租赁服务。同时,省外一些城市的社区内也陆续安装了线下“共享玩具柜”,居民可在小区内扫码租玩具。

  昆明一些商家早在几年前就试水玩具租赁。其中一家于2015年注册的玩具出租店位于西山区近华浦路,但记者打电话咨询时,对方称已经歇业。问起原因,这位姓宋的商家表示,玩具租赁的成本并不像外人看起来那么低。“除去购买玩具、门店租金等成本,还需要清洗、消毒、配送的成本,还有折损率和修理费。”宋先生说,玩具出租的定价也是个问题,定高了没有人租,定低了连成本都赚不回来。

  家长:担心共享用品卫生

  对于部分昆明市民来说,“母婴共享经济”比较新鲜,家长们也有各种声音。尝鲜者认为租用绘本、玩具等母婴用品,是省钱的好办法,节约了家庭开销。但反对者认为母婴用品的服务对象有特殊性,卫生和安全要求较高,但商家的消毒条件和维护能力却难以达标。

  卫生问题也是许多持反对意见的家长所关注的。在绘本馆,记者看到经营者用消毒装置对每一本绘本都进行紫外线消毒,但翻开某些绘本,依然会看到油污、食物残渣等难以去除的污渍。

  另外,家长还担心孩子损坏、弄丢租来的用品,得不偿失。市民邹先生说:“比如乐高,有很多小颗粒,孩子一不留神就弄丢,家长总得盯着,心累得很。”

  专家:可尝试社区集中经营

  对于“母婴共享经济”的市场前景,经济学专家持肯定态度。

  云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学术认为,共享经济与母婴行业携手,确实是应市场需求而生,因为年轻父母一方面追求母婴用品的品质,愿意花钱购买品牌玩具、用品;另一方面随着孩子的年龄增长和兴趣转移,这些用品的使用时间也是有限的,这就造成了资源闲置和浪费。租赁服务的出现,从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李学术认为,尽管有市场前景,但进行商业运作时还要讲究策略,商家的经营模式还需要经过长期的摸索和实践,同时消费者的消费观念也需要培养的时间,所以当前存在种种经营问题也是难免的。“商家在探索经营模式时,要想办法解决家长担心的消毒、使用安全等问题,从消费者的角度来思考如何为用户提供满意和便捷的服务。”李学术说。

  要让“母婴共享经济”在“互联网+”的时代风潮中实现突破,李学术建议从社区做起,“比如建立社区共享中心,把和儿童相关的共享服务都集中起来,这样一来既能利用社区空间,方便用户,也便于宣传。而且在社区里开展共享服务,用户的信赖度也比较强,更容易接受这种形式”。(记者余苏晏报道)

[责任编辑: 胡安琪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72222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