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网视 图片 思想汇 财经 舆情 热点 健康 家居 旅游 东盟 专题 汽车 娱乐 服务

24家央企上市公司高层薪酬比2014年少1700万元

2016年04月15日 09:23:37 来源: 新华社

    近期公布的上市公司年报透露了部分央企高管2015年的“工资单”。“新华视点”记者统计发现,包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铝业、中国神华、中国远洋、中国国航等在内的24家央企上市公司,其董事、监事、高管等企业高层的2015年薪酬总额为2.23亿元,较2014年减少了1700万元。

    在中央提出对国企领导人员薪酬分配进行改革的要求下,央企上市公司的实践透露哪些新趋势?

    总体突出与业绩挂钩,但仍有企业利润降高层薪酬不降

    截至4月13日,沪深交易所已有能源业、制造业、交通运输业、基建业等领域的24家央企上市公司披露了董事、监事、高管的薪酬。

    一部分央企上市公司领导被降薪的原因,是因为其同时兼任了集团领导。如中国神华等公司表示,在集团兼职的高管,薪酬发放按《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执行。据悉,按照规定,由组织行政任命的企业领导,在上市公司的取酬大幅下降。

    除此以外,大部分上市公司高层降薪的原因是落实改革要求,将薪酬与业绩挂钩。因此,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海油服、中国神华、鞍钢股份等经济下行压力相对较大的重化工企业,其领导人员普遍降薪。

    尽管薪酬总额下降,但24家央企上市公司中仍有12家公司的薪酬总额增加,近半数公司总经理薪水上涨。这意味着,央企薪酬差异化和结构性变化的特征在明显增强。

    记者了解到,受到业绩挂钩的影响,去年效益较好的发电企业、航空企业由于业绩普遍向好,都上调了高层人员的薪水。华能国际、华银电力、华电国际、桂冠电力、三大航空公司等上市公司,不仅高层整体薪酬上涨,大部分一把手的薪酬也上涨,其中几家电力上市公司总经理涨薪幅度达30%-40%。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有些企业虽然业绩下滑,但高管薪酬却在上涨。如中国远洋、中海集运和一汽轿车这三家公司,去年净利润分别下滑21.83%、377.88%和64.75%,高层管理人员薪酬总额却分别较2014年上涨47%、88%和7%。其中,去年以来一直运营压力较大、主营业务亏损的海运行业两大巨头--中国远洋、中海集运,其总经理年薪均达150万元左右。

    国企高管薪酬改革实践呈三大趋势

    2014年与2015年,中央相继发布《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记者了解到,中央提出对国企领导人员实行与经营业绩相挂钩的薪酬分配后,目前国企薪酬改革实践呈现以下几个趋势。

    --上市公司不再是央企集团领导的“取款机”。此前,部分央企集团领导在上市公司拿高薪、获补贴“较为随意”。自去年中央有关文件精神落实后,有的国企一级企业领导改从集团拿工资,并被严格考核,收入大幅减少。

    从2015年起,根据中央有关文件,在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上市公司东方电气,兼任董事、监事的7名集团领导不再从上市公司取酬,而改由从集团领取工资。

    --高管薪酬将“先考核,后兑现”。在近期披露的央企上市公司年报中,因考核尚未确定,不少高管此前年度的绩效工资被延后发放。中煤能源称,当期绩效薪金发放比例仅为70%;一汽轿车则明确规定,执行的年薪制包括基础年薪和绩效年薪两个部分,每月只发放基础年薪,绩效年薪依据公司的经营业绩、绩效考核、履职情况等指标确定。

    云南铜业是典型案例。由于有色金属行业不景气,作为中国铝业公司系统内的一家上市公司,云南铜业的年报显示,总经理高贵超2015年薪仅为6万元。这被一些网民调侃“还不如一个送快递的”。记者从云南铜业控股股东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事实上,高贵超2015年9月才正式上任云南铜业总经理,这6万元是去年9月至12月的基础工资。他任云南铜业总经理期间的绩效考核奖金应发多少,到目前还没有算出,因此没有发放。

    --薪酬考核公开并细化。此前,国企高管薪酬的考核环节一直较为“神秘”和粗放,但近期的年报透露,考核正趋向更公开、细化。

    如中石化、大唐集团均表示制定了具体考核办法。大唐集团控股的桂冠电力透露,确定领导人员的报酬要依据10多个考核指标,包括利润总额、经济增加值、发电量、平均电价、电热费回周期和资产负债率等资产经营指标;设备完好率、非计划停运次数和发生责任事故等安全生产考核指标;党风廉政建设和依法治企等指标。

    高管降薪会否导致层层降薪?

    在对高管考核越来越严格甚至降薪的形势下,国企是否会出现层层降薪的情况?一线职工将受到哪些影响?优秀人才是否因薪酬限制而流失?

    去年以来,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一些大型央企也面临经营困难。中国神华的年报显示,该公司高层领导薪酬降幅达46%。2015年5月,中国神华公开表示,2015年会按全员工资总额的10%下调职工的薪酬总额,但这一薪酬下降的额度远低于高管。

    多家央企上市公司表示,要在薪酬政策上向一线职工倾斜。中煤能源表示,要求各单位在结构调整上下功夫,通过管理人员多降工资,一线职工少降或不降工资,在实现薪酬整体下降的同时,保证职工队伍基本稳定;中国西电表示,要对生产、营销、科研等一线岗位实行工资倾斜政策;中国国航表示,2015年调整了乘务、地面人员薪酬福利标准,进一步体现向低收入群体倾斜,加大对基层、一线岗位人员的工资激励水平,增加乘务人员浮动工资收入。

    在向一线职工保障倾斜、防止出现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的同时,一些完全市场竞争的国企,在用人和薪酬机制上还存在需要克服的障碍。

    “目前,国企改革的一个痛点仍是激励机制不明确,内部活力不够,人才流失问题突出。”上海张江高科总经理葛培健说。

    东航集团党委书记马须伦说,必须将市场化选聘的人员与现有的国企干部,从管理制度上真正区分开来,才能吸引优秀和专业的人才。

    中央在国企改革十项试点中,已提出国有企业用人“三轨制”的改革思路。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说,要力争通过3至5年,使绝大部分国企按照职业经理人制度选聘人才,用市场化考核制定相应的合理薪酬。(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杨毅沉、何欣荣、浦超)

[责任编辑: 刘馨蔚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01352806841